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信手拈个小青梅

正文 第二十章 一厢情愿就得愿赌服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雨中漫步……这个可以有啊~”

    她又嘿嘿一笑“还要有烛光晚餐!我走啦安安~宇哥哥估计要等急了!拜拜~”

    “祝你好运~”

    游映雪夏天真的很想和小姑姑一样穿个干干净净的小白t,可她都没有魔鬼身材~

    好丧心的感脚~只能穿显瘦的黑色t,减肥吧!就从明早开始!嗯……她身材凹凸有致呀~

    还是可以承受下一顿晚餐的!

    决心已下,她一路蹦蹦跳绕过走廊跑到后台,一排排的人群,

    她心情美美越往前走眉心就一点点开始收紧,有了焦急

    “玄老师,宇哥哥呢?”

    她跑到一排,早就没了身影的男人让她心里一揪,转身问了坐在二排的玄海玄老师

    她没注意到的~那个男人脸上已经没了刚刚演出时的澎湃与激情,也只是在几分钟前……

    “他刚走!”

    玄海的话刚落,她便转身跑了出去,通往大厅的走廊,她心房那处像是被突然揪起,一落千丈的感觉让她难受的要命……

    她跑的极快,诺大的玻璃厅门敞开着~她听到雨滴连成一片疯狂朝地面砸下,砸的她乱了心智

    看着……

    夜色渐淡的路灯下,那个为那女人撑着伞的男人!

    他一手撑伞,腰间被严宛夕紧紧抱着

    两人脚步缓慢,映着磅礴的雨景,如果心境不同,可能赶紧拿起手机抓拍一下,把这唯美画景网上一发,做个手机屏保图,那肯定受万人追捧……

    可,她是游映雪啊~

    她从大厅跑出,

    那倾盆大雨,瞬间浇透了一颗还在为他跳跃的心!

    就看着美的不像样的两人背影,忘记了冰凉的雨水!感受不到眼睛里是被什么涩的发胀!就听着耳边霹雳吧啦的声音,任这雨水穿透了她的心脏

    是!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一厢情愿就得愿赌服输!

    她揉了揉眼里的雨水深深吐出口气息,全身像虚脱了一样!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给自己一边打着预防针,一边接受着那些他对她的‘残忍’!

    ……

    安安李换好衣服也没急着走,她又不住校,家也不回!自己上月刚买下的那套大hoe里……也实在太无聊!索性就去了观众台,撩几个小哥哥~

    这小色女撩了撩她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一头短发,大步流星~

    在推开通往观众台的通道门时……

    ‘嗬~’

    紧接‘咚~’的一声,她被猝不及防的一个撞击给后退了几步,额头撞上一堵肉墙紧接腰间被一大掌扶住。

    就那还未看清的一眼,安安李脸上已染了红霞,滚烫滚烫的腰间,她后退半步

    紧接她腰间的手也自然的收了回来,

    “你没事吧?”

    “噢~玄老师,我,我没事!”她揉了揉额头,也不知是被他那堵‘肉墙’撞疼还是~她只是想抬手遮一遮她那不争气的脸蛋儿!

    反正就是低着头,也看不到她面前男人眼潭深处自始至终呈现出的木讷神情~

    玄海确定她没什么事,没在多语,越过她,脚步随之继续向前!

    安安李暗舒一口气,恨自己怎么怂成这德性……

    “安安?”

    “啊?”

    他又突然停住脚步叫了她,那女人又是瞬间的紧张差点掐大腿,“什什么事啊玄老师?”

    “刚刚小雪跑出去找她表哥了!没打伞!”

    “……?”嗯!

    “她表哥和宛夕在一起!”

    “?”

    靠!

    安安李脑子瞬间飞过的无数只草泥马~也顾不得与她男神说再见直接奔向走廊大厅!

    ……

    游映雪是被安安李从瓢盆大雨中拉进的大厅!

    空旷的大厅里,她对安安李‘无所谓’的怂了怂肩膀“安安?他俩走了!”

    金晨宇和严宛夕走没走的和安安李无关!她现在气的是心都快疼死还一脸无谓的女人

    “游映雪,你傻呀!下着雨呢你就往外跑……”

    她拈一把还湿漉漉的头发

    “安安,你说,要是哪天宇哥哥娶了严宛夕!我怎么办?”

    一句话!

    安安李像是被她这一句话突然给噎住了嗓子!

    她眼前那个刚刚还一脸幸福的女人~被冰凉的雨水打湿了衣服,惨白的唇,花了的妆,发尖串串的雨滴落在白理石铺成的地面,

    一汪水

    映出这个可怜的如同被主人遗弃掉的小细猫!

    她装作无谓又红透的眼眶让安安李心里酸酸的~为了游映雪坚持着的爱情!她说如果宇哥哥和严宛夕结婚了,她怎么办?

    她会活不下去!她可能要去轮回喝了孟婆汤才能转世重新为自己再活一次!

    她安安李都没有见过对爱情这么执着的女人!大学里没追求她的吗?没帅的吗?没温柔体贴、没陪她乐陪她疯的男生吗?

    她说宇哥哥是她的全部!

    那严宛夕就是她心口的一把刺刀,压抑,沉痛,几乎痛苦的要流血,却还是在人前表现出一副没心没肺整天嘻嘻哈哈无所畏惧的样子!

    能怎么办呢??

    她总不能像这样天天哭给金晨宇看吧!

    哎!

    一声叹息,安安李说不出什么在劝她的话,只能拉着她手往更衣室走

    “拿上我的伞,我送你回家!”

    ……

    她今天画的美美的妆容被雨水冲刷的面目全非!几道眼线液顺着眼角流下的黑渍被她用卸妆棉一擦“走吧,衣服不用换了!”

    “会感冒的!”

    “反正他又不在乎~”

    她除了惨白的脸色又恢复了她的‘无所谓’,无所谓金晨宇与严宛夕约会几次,拥抱几次,或者亲吻几次!她不放弃!金晨宇一天没结婚,

    她就能坚持到他爱上她的那一天!就是这样执着~

    安安李给她找了件外套,开了她那辆骚包黄的玛莎拉帝驶出大学学城!

    副驾驶上,游映雪无聊一样翻着她的微博,翻着她的朋友圈!

    “小雪~你要不要考虑找个男朋友?又帅又体贴的那种!”

    副驾驶女人视线从手机转移,歪了头看上主驾驶,那个并没把车速开很快的女人

    “玄老师吗?”

    “……”

    “安安,连你也觉得宇哥哥不可能喜欢上我的是不是?”

    她已经平静的脸庞,话语悠悠却透着伤感,恢复正常的眼眶又红了一红,将头转了车窗方向“他不还没跟严宛夕求婚吗?

    就算结了婚,我依然可以等他啊!”

    “你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小雪,即使没有严宛夕,你觉得他就能接受了你吗?他只是把你当是表妹,就像念念!他不可能对一个妹妹动心!”

    这些话很残忍,安安李却给她说过无数次,每次都在游映雪这样心如荒漠的时候,让她早点看清总比到最后痛彻心扉的强!

    可每次……

    “也许会呢……”她眼角眉梢是他,四面八方是他,上天入地全是他,她不给自己打麻药自我麻醉,怎么有勇气活下去!

    ……

    安安李的车子停在了帝景苑门口,

    铁艺大门前,安安伸手在后车座拿了雨伞“我不送你进去啦,你快点回房间冲个热水澡小心感冒了!”

    “嗯!谢谢安安,”她会心一笑“伞我不拿了,我跑进去就行!你留着回家。”

    车窗外,黑蒙蒙的,没有了刚刚的倾盆大雨却也淅淅沥沥的雨雾朦胧不清!

    游映雪跑下车子,门檐下,她甜笑着一张小脸跟安安李摆手说再见!

    待车子离去,她转了身往那条通往大厅的石板小路跑去

    天空朦胧雨雾将她本就潮湿的头发又沾上露珠,她越跑越慢……看着眼前这处迷蓝色的山景别墅!

    她很小的时候~记不得是几岁跟着奶奶第一次走进这里,整个半山腰~美的像是仙境让她对这里充满了向往!

    她的向往,不是埋怨爷爷奶奶没有给她住上这么美丽的大房子,是她现在才知道的,那里是是她那时对生活的向往,

    就像荒景里碰上丰年,不喜说话,孤僻,自闭,接受不了父母的离开就在看到这么美丽的地方时,她突然不想在封闭着自己的感情……

    也是在那一天,她站在那个大的离谱的厨房,身后跑过来一个帅帅的小哥哥,亲了她的嘴巴~

    她的世界,从此就全部是他!

    ‘阿嚏~’

    有些发酸的鼻头被游映雪抬手揉了揉,深吸一口气,重重吐出,将他今晚与严宛夕的离开选择性遗忘,慢下的脚步又重新加快跑进大厅!

    灯光通明的玄关处……

    “小姑姑?”

    她湿漉漉的鞋子还未脱下就看到厨房走出来的白悠!

    那个三十几岁的女人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居家服,站在那儿,气质充盈!齐肩的短发还有保养精致的面容与游映雪站一起到像是姐妹!

    只是这会儿,游映雪湿答答的全身还有惨白的脸蛋让那想给它们一个惊喜的女人蹙了蹙眉,手中拿着的果粒奶急忙递给身边陈姨手中

    “小雪?怎么淋雨了?今早出门都没有带伞吗?”

    “嗯!忘记带了!”她将湿透的鞋子脱下,嘴角上翘,嘿嘿笑的娇羞“小姑姑是今天回来的吗?怎么都没提前告诉我们,我好和宇哥哥去机场接你们呀~”

    “我和你小姑父是临时决定今天回的,本想给你们个惊喜,结果你就让小姑姑看到你这么不知照顾自己!”

    白悠有些‘生气’看上她,也看的到她身上的湿漉不是从大门走到屋里就湿的那么透,

    她吐了吐舌头,嘿嘿傻笑几声眼里却遮掩不住的黯淡被她看了去!

    游映雪有些冰凉的手被白悠拉起,往厅内走去,从盥洗室出来的陈姨手里拿来了一块浴巾,被白悠接过,将游映雪身子包裹上

    “少爷不是下午去了学校吗?怎么没有和他一起回来?”

    houniangexiaoqgi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