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白夜猎凶

正文 第【346】章:口味很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但是不管怎么叫,那个警察都没有任何反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了重伤,还是已经失去了生命,现在对于我来说,自己必须要脱离这个困境。

    只有离开了这个车体,才可能出去救自己的同伴,但是有什么办法才能让自己离开这里呢

    使劲的晃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把自己从安全带里面退出来。

    但是就在晃动的时候,这个车架就像在水里面颠簸的小船一样晃了几下,往悬崖边移动了过去。

    我吃了一惊,看到车架已经在移动了,自己不敢动了。

    害怕自己万一晃动的时候,把车架换了掉下去,本来已经捡回来的一条命,又再次送到阎王爷的手里面去。

    我在车里面使劲保持着平衡,等出租车车体平稳之后,我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本来以为这样可以安全了,但是一阵刺鼻的臭味却传进了我的鼻子里面来。

    这是非常浓重的汽油味道。

    儿子听得见,好像有汽油滴在石头上的声音,像水滴声一样,非常的清脆。

    我心里感到完蛋了。

    可能是一通过剧烈的撞击之后,出租车的油箱被撞爆了,然后汽油就从油箱里面漏了出来。

    幸好现场没有发现明火,要不然一旦把这个汽油引爆的话,那这里将变成一个巨大的。

    车架里面的我,有可能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这种事情,想想都可以让人心里面发毛,我当然不希望自己被炸得粉身碎骨了,所以必须要小心又小心。

    在灾难发生的时候,你必须要保持最高的克制性,还有最沉着的冷静。

    但是,面前的画面却让他冷静不下来。

    因为我回过头来再次看向小警察的时候,发现刚才那个奇怪的司机已经站在了小警察的旁边。

    司机缓缓的弯下腰去,伸出了他那满是鲜血的手,然后从这个小警察的后脑的部位,扒开了小警察的头发。

    “住手,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制止那个司机。

    可是那个司机头都没有回,看都不想看一眼,另外一只手捡起了一个尖尖的石头,对准了小警察的后脑。

    我彻底的荒神了。

    这个司机这是要杀人吗如果他真的要杀人,那怎么办啊

    因为小警察身着便衣,所以看不出他的警察身份,怀中一丝丝的侥幸,我大声的叫出了声来。

    提醒那个司机说“大哥,你不能动他啊,他是一个警察,你这么做是犯法的,你不知道吗”

    那个司机拿着石头的手定格在了空中,但是还是没有放弃的打算。

    他甚至连头都没有回,直接就回答了一句话“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我也不会放过他,你放心吧,等我杀死他之后,我就过来杀你。”

    我算是明白了,这个司机一定是一个嗜血成性的人。

    刚才开着出租车,本来就想把两个人拉着冲下悬崖去的,但是因为出了一个意外,发生了这场车祸。

    他可能不甘心,想要把两个人杀死。

    我说“大哥,我劝你冷静一下,你不能做犯法的事啊。”

    “我已经杀过人了,我不会在乎再多一个。”

    司机冷静的说出这句话,让对面的我彻底的凉了心。

    虽然这个司机看起来已经铁石心肠的要杀人了,但是我还是不想放过任何机会。

    要想办法跟这个司机周旋,能够周旋一秒算一秒。

    只希望在周旋的时候,那个小警察能够奇迹般的醒过来,要不然的话,说再多的话,都是徒劳。

    我对司机说“大哥,你为什么要砸别人的脑袋你难道不觉得那样杀人很恶心吗”

    没想到我的这句话,让那个司机本来要砸下去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司机竟然笑着转过身来,面对面的站在那里,看着困在车里面的我,就像在看一个标本一样的。

    司机说“小伙子,你真的想知道,我为什么要砸他脑袋吗”

    “不是我想不想知道的问题,而是你砸别人的脑袋,真的很恶心。”

    我开始胡说八道了。

    其实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杀人的过程,无论怎么样都是十分刺激的,他们不会在乎恶不恶心,只在乎痛不痛快。

    一个杀手能看见自己的猎物,通过自己而痛苦的死去,这也是种很高的成就感。

    可能对于我来说,永远你体会不到这种快感,因为从来就没有杀过人,所以快感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不存在的词汇。

    那个司机嘿嘿一笑“在你看起来很恶心的东西,在我看起来却非常的受欢迎,你想知道是为什么吗”

    对于这个司机这种癫狂的语言,我心里面早已把这个司机当成了一个疯子。

    但是为了缓冲疯子的行动,必须装作跟疯子能够沟通得起来“我非常喜欢听,也非常渴望知道,要不要你跟我讲讲吧。”

    “你喝过脑吗”

    突然,这个司机竟然这样问道。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才好。

    看到我这个样子,这个司机非常得意的笑了起来。

    好像自己做了一件非常让自己值得高兴的事情,他笑得这么的张狂,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行为非常的欣赏。

    他对我说“如果你没有喝过,那我可以跟你形容形容。”

    我冷笑了一声“说起来,就像你自己已经喝过了一样,大哥不要吹牛了,要不咱们坐下来慢慢聊吧。”

    这本来就是一个缓兵之计。

    当然,那个司机虽然看起来已经发疯了,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傻子。

    他应该也知道我就是在跟他玩缓兵之计,就是在拖延时间,但是他非常乐意这样拖延时间。

    因为他想跟我炫耀炫耀,他自己曾经有过的疯狂经历,那个所谓的疯狂经历,那肯定就是他刚才所说的喝脑。

    疯狂的司机哈哈哈哈的笑着“我真的不骗你小伙子,我真的喝过那个玩意儿,而且那还是我媳妇儿的。”

    什么这个司机竟然喝过他媳妇儿的脑。

    如果这个司机不是在吹牛的话,那肯定就是个丧心病狂的魔鬼,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我冷声说“请你别跟我开玩笑,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喝脑,你以为你是在喝豆浆吗张口就来的那种”

    我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心里面还抱着一丝的侥幸。

    他不希望面前这个人是一个杀人狂魔,更不希望这个人真的杀害了自己的老婆,那样的话真的是没有了天理。

    但是,他的希望看起来要落空了。

    丧心病狂的司机继续说道“我当然没有骗你,我怎么可能骗你,我老婆生孩子,但是生不下的孩子,我拽着扯的时候,我老婆流了很多的血。”

    听起来非常残忍。

    这个司机的老婆因为生孩子生不下来,这个司机就亲自动手去扯,然后导致他老婆发生了大流血。

    我心里面扑通扑通直跳。

    看着面前这个双目血红的司机,看起来果然是恐怖,就像一个青面獠牙的魔鬼一样。

    问司机“你是魔鬼吗你老婆生孩子生不下来,你不会找医生吗你为什么要亲自动手去”

    “我老婆当时没有死,但是非常的痛苦,她一直在哀嚎,一直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整张脸都变了形。”

    通过这个司机的叙述,可以想象得出来,当时那个情况是多么的惨烈,那个生孩子的妇女是多么的无助。

    我咬了咬牙,破口大骂“你这个畜牲,你害死了你老婆,竟然还这样厚颜无耻的在这里大放厥词,你觉得你非常光荣是吗”

    那个司机哈哈哈哈的,仰天长笑了起来。

    他一脸鄙视的,看着面前的我,就像看着一个傻逼一样“你懂个鸡毛,就是这样的时候,取出她的脑,味道才是最鲜美的时候。”

    什么意思这个魔鬼到底是在表达什么东西

    我说“你能不能闭嘴,你老婆都已经死掉了,你还不能口下留德吗”

    “年轻人,我看过一本书,书上说,一个人在极端痛苦的时候,浑身的神经都会刺激着大脑,让大脑里面的脑组织变得非常的敏感,而这样敏感的脑组织,如果吃在嘴里的话,就是世界上最鲜美的东西。”

    这个司机津津有味的说着这些话。

    天哪,他到底在放什么狗屁啊这是什么狗屁言论呀

    人的脑怎么可以吃呢

    只有最丧心病狂的人才会写出这样的文章,只有最没有人性的人才会相信这样的胡说八道。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就在眼前发生了。

    你说你不相信吗可是这就是真正的现实啊。

    面对面前这个疯子,我已经无语至极了,但是疯子继续说着他的话“就在我老婆最痛苦的时候,我用最锋利的刀,揭下了她的骨。”

    我听到这个话,整个人都快晕了过去。

    但是面前这个人却绘声绘色的说“然后我取了一个勺子,在上撒了一点盐,一勺一勺的放进嘴里面去,那真是人间最美味的极致体验呀”

    面前这个魔鬼,形容着这一切的时候,面目狰狞,看起来已经失去了人性。

    如果有可能,我甚至想把耳朵捂起来,不想再听到这个人放屁。

    那个司机舔了一下舌头,两眼放光的盯着我“年轻人,接下来就轮到你了,请问你准备好没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