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玄幻魔法 -> 妈妈的校园邂逅

正文 【妈妈的校园邂逅】(22)搭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作者:夜海辰星。

    20171206。

    第二十二章 搭讪。

    <u>妈妈<u>的围巾被身后的赵斐缓缓地解开了,鸡心领内漆黑的乳沟若隐若现。赵

    斐的手臂立刻挡在了<u>妈妈<u>的胸前,并将自己的身体紧紧地贴靠在了<u>妈妈<u>的后背。

    瞧见自己心仪的女人被别人搂着,程诠才刚刚燃起的爱火似乎又熄灭了,他

    满脸沮丧地低下了头,说道。你们看,她和儿子黏在一起的样子,说他们是情

    侣也不为过,我看还是算了吧。

    情侣得了吧难道搂在一起的就一定是情侣吗母子之间难道就不能拥

    抱了小龙说道。

    小龙说得没错,这么久以来,你们看见过他们亲嘴吗志强问道。

    没有啊小龙答道。

    那你们有没有看见他们摸过对方的敏感部位,比如奶子或屁股志强又

    问道。

    好像也没有程诠答道。

    情侣之间该有的动作他们都没做过,只能说他们是感情很好的母子,而并

    非情侣,更不可能是已经越界的母子。志强说道。

    就是,再过一会儿她儿子就要走了,你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怂了小龙

    紧张道。

    关键是你看他们也太难舍难分了程诠说道。

    这才是机会啊,你说她为什么和儿子难舍难分还不是因为平时生活的重

    心都在儿子身上。等儿子走了,她肯定是非常的空虚寂寞难受,如果这个时候你

    能出现在她的身边,对她嘘寒问暖、为她排忧解闷,她还有不对你投怀送抱的道

    理志强信誓旦旦地说道。

    得到<u>妈妈<u>纵容的赵斐,行为似乎更加异常。只见他居高临下俯视着<u>妈妈<u>高耸

    的胸脯,可眼神中却没有流露出半点淫荡,而是满满诧异。他在<u>妈妈<u>的锁骨附近

    掐了掐,又仔细瞧了瞧,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有所察觉的<u>妈妈<u>转身望向了赵斐,赵斐脸上露出了勉强的笑容,嘴里似在询

    问,<u>妈妈<u>似在回答。然后,他指了指<u>妈妈<u>的锁骨,说话的脸色随即变得阴沉了。

    <u>妈妈<u>下意识地摸了摸锁骨,似乎憬然有悟,便没再说话了。赵斐的情绪变得激动

    了,嘴里仍在穷追不舍,而<u>妈妈<u>只是保持沉默。

    快看,她儿子好像在和她吵架哦小龙惊声道。

    志强说道,是哦,她儿子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程诠愤怒道,那男的真不知好歹,<u>妈妈<u>这么冷跑来送他,他还在大庭广众

    下对<u>妈妈<u>发火,真是被惯坏了。

    <u>妈妈<u>的锁骨上到底有什么异样,能让赵斐如此恼怒呢对了,前晚李凯在亲

    吻<u>妈妈<u>脖子时,好像在锁骨附近吸出了一个深深的红印。难道时至今日,红印依

    旧未褪,又恰巧被经验丰富的赵斐一眼识别赵斐定然知道爸爸不在家,又得知

    李凯来到了我家,还从<u>妈妈<u>那了解到李凯缺乏母爱,如此一来,是谁留下的红印

    岂不是显而易见了。

    不过话说回来,以赵斐细腻的心思,早在酒店就应该发现啊难道<u>妈妈<u>在酒

    店并没有脱衣服,更没有和赵斐发生关系不可能,两个小时里,即使<u>妈妈<u>再矜

    持,赵斐也不会矜持啊对了,谁说<u>妈妈<u>和赵斐一定相处了两个小时,兴许<u>妈妈<u>

    也就比我早到一步呢想到此,我心中倍感安慰,如果<u>妈妈<u>和赵斐就此决裂,那

    么让李凯回家的决定显然是正确的。

    载满学生的班车刚刚离去,一辆空车就驶向了站台,队伍又开始缓缓前行。

    赵斐停止了追问,转身背对着<u>妈妈<u>,<u>妈妈<u>低着头,眼眶中似有泪光闪动。虽然赵

    斐没再搭理<u>妈妈<u>,但<u>妈妈<u>却依然跟随在赵斐的身后。

    程诠,你的机会来了哦志强说道。

    你要我去安慰她,可那毕竟是他们的家事啊程诠笑道。

    我没要你去管他们的家事,你刚不是觉得她和儿子太过亲密吗我觉得之

    所以她和儿子能维持亲密的关系,是因为她的默默付出和忍让,而这就是你和她

    感情的切入点。如果你能走进她的生活,倾听她在生活中的无奈和委屈,久而久

    之,她就会拿你来<u>对比<u>她那不懂事的儿子,也会逐渐地将生活重心转移到你的身

    上。志强说道。

    是啊,我觉得也是,他们之间可能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好,你绝对有机

    可乘小龙说道。

    程诠似乎又燃起了希望,紧张地问道,那那我去了该该说些什么

    呢。

    这还用我们教你啊拿出你泡妞的本事来啊志强笑道。

    眼见就要上车了,赵斐转过身,轻轻地托起<u>妈妈<u>的下巴,瞧见了<u>妈妈<u>那双闪

    泪的眼睛。突然,他紧紧地搂住了<u>妈妈<u>,并抚摸着<u>妈妈<u>浓密的长发。<u>妈妈<u>闭上了

    眼睛,泪水划过了脸颊。终于,赵斐上车了,坐在了班车最后排仅剩的一个座位

    上,<u>妈妈<u>站在队伍外,仍然望着车内的赵斐。

    她儿子已经上车了,你展现自己的时候到了小龙激动道。

    她儿子还没走呢,而且他们又和好了程诠略显失望地说道。

    母子和好难道不在意料之中吗如果没有和好,她心烦意乱的,你又怎会

    有机会搭讪呢志强说道。

    程诠双手相互搓揉,神情显得异常纠结。

    你嫌弃成熟的女人志强问道。

    那那倒没有程诠羞涩地答道。

    那你是觉得泡成熟的女人会很丢脸志强又问道。

    小龙立马说道,丢脸丢什么脸如果是个又老又丑的女人的话,那我不

    否认,可如果是这种长得又美、身材又屌的熟女,那绝对要比泡到一个小女生有

    面子多了对吧,志强。

    我嘛我就特别想找到一个美女志强说道。

    小龙捧腹大笑道,得了吧你就你那挫样。

    有什么好笑的,我知道自己长得不行,可我就是喜欢美女怎么啦我是这

    么想的,与其去泡一个不可能会看上我的同龄美女,还不如去找一个<u>妈妈<u>级别的

    成熟美妇,至少她们应该不像小女生那么看重脸,至少我在她们面前还有年轻的

    优势。志强说道。

    程诠沉默了,似乎陷入了深思。

    班车开动了,寒风中只剩下<u>妈妈<u>孤独的身影,她望着远去的班车,迟迟没有

    离去。三天的元旦假期,和赵斐彼此猜忌、分分合合,和李凯意外激情、感情微

    妙,连我都感觉像是做梦一般,更何况是亲身体会的<u>妈妈<u>。

    喂,她儿子已经走了,你再不上,人家就要回家了小龙催促道。

    保护的<u>欲望<u>渐渐奋起,萌动的春心砰砰直跳,程诠缓缓地踏出了一步,又猥

    琐地收了回去。

    班车消失在了视线范围,<u>妈妈<u>转过身,朝车站外走去。

    人家已经走了,你要是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小龙激动道。

    就是啊,她之前主动看你,而且还看了那么久,不说她喜欢你,至少可以

    说她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生吧,现在正是她失落的时候,你要是错过了,可能真

    会遗憾一辈子志强也激动地说道。

    程诠再次踏出了一步,又转头问道,真的要去吗。

    你就别磨磨叽叽的了小龙说完,便将程诠硬生生推出了队伍。

    身后是同伴的强硬催促,眼前是心仪对象渐渐远去的背影,无法回头了,不

    能再犹豫了,冲动就在一念之间,程诠咽下了一口口水,握紧了拳头。然而就在

    此时,队伍中冲出了一个身影,向<u>妈妈<u>狂奔而去,正是志强。

    只见腿短的他扭动着臃肿的屁股,样子甚是滑稽,可他那股不依不饶的热情

    却让我倍感意外,更让程诠和小龙看得目瞪口呆。

    志强终于跑到了<u>妈妈<u>跟前,<u>妈妈<u>先是满脸惊讶,可不知志强说了些什么,妈

    妈竟然勉强露出了微笑。

    哇靠,他好像勾搭上了哦小龙说道。

    程诠的脸上再也瞧不见了紧张,却充斥着不甘与悔意。

    <u>妈妈<u>的心地太过善良,即使自己心情不好,也没有祸及他人。只见志强一边

    说着,一边比划着,<u>妈妈<u>未必听得仔细,却已是足够耐心。

    叫你去你不去,现在让那矮子捷足先登了,你揪心不揪心啊小龙以一

    种鄙视的眼神望着程诠,说道。

    矮子真阴险,故意怂恿我去,其实他早就有想法了程诠怒道。

    哼哼,他也不是没叫你去啊,是你自己一直磨磨叽叽的小龙冷笑道。

    渐渐地,<u>妈妈<u>脸上的愁容消失了,神情也变得更加专注,不仅如此,在志强

    说得兴起时,<u>妈妈<u>甚至会掩口而笑。

    那女人本来还愁眉苦脸的,现在竟然会笑了,矮子到底再说什么啊小

    龙拉了拉程诠的衣服,问道。

    程诠冷笑道,我怎么知道哼,刚才我不是问过矮子该怎么说,矮子怎么

    回答的。

    矮子这人一向很贼,你又不是第一天才认识他不过他刚才说的很有道理

    啊,那个女人虽然长得漂亮,但不一定就很难泡,只是很<u>多人<u>被她的年龄和相貌

    镇住了,不敢去泡而已。你看看,连矮子这么丑的人去都能和她聊上她有多饥

    渴啊小龙惋惜道。

    程诠重重拍打着额头,大声叹息道,唉。

    后悔了吧你长得帅,最关键是那个女人还对你有意思,而你偏偏不去。

    现在让矮子抢先了一步,如果真让矮子给泡到了,那你真要找个墙角去哭吧

    小龙嘲讽道。

    好了好了,别再说了,他去了又怎样你看他那样子,可能泡到吗程

    诠不耐烦道。

    嘿,你还别小看矮子,矮子平时很猥琐的样子,可能在女人面前还真能装

    出一副稳重的样子呢再说了,也许那女人真不看重脸呢也许那女人真的很空

    虚寂寞呢小龙说道。

    被小龙这么一说,我心中也有了隐隐的担忧。不过想想也不可能,那个志强

    眼睛又小又长,鼻子又圆又塌,嘴唇又厚又翘,尤其是那棱角模糊的肉脸,不仅

    蜡黄中透着油光,还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痘痕。更恶心的还属他的身型,不但背厚

    腰粗、臀肥腿短,而且身高还不足一米六五。即使<u>妈妈<u>的眼光再不济,也不可能

    会接受如此五短三粗的丑陋男人。

    想必正因为志强太丑,<u>妈妈<u>才会卸下防备,倘若换作一个帅哥,<u>妈妈<u>反而会

    提高警惕。话说为什么连<u>妈妈<u>的眼光我也会开始怀疑呢难道是因为看见了赵斐

    将肮脏的阴茎塞入<u>妈妈<u>嘴里,又看见了欲火焚身的<u>妈妈<u>主动挑逗李凯,这些以往

    不敢想象的场景颠覆了我对<u>妈妈<u>原有的认知如此说来,我和<u>妈妈<u>之间岂不是已

    经变得陌生我们的母子亲情岂不是渐行渐远。

    这时,志强和<u>妈妈<u>竟然同时拿出了手机,像在互留号码,又像在互加微信。

    然后又聊了几句,便彼此挥手道别了。

    天已微黑,寒意逼人。看着<u>妈妈<u>渐渐远去的背影,<u>回忆<u>起<u>妈妈<u>对我悉心照料

    的生活片段,不禁鼻子一酸。她毕竟是含辛茹苦将我抚养成人的母亲,即使背叛

    了爸爸,也不会改变对我的感情,我又怎能对她心存芥蒂呢。

    终于上车了,我坐在了靠窗最后一排,小龙和程诠恰好坐在我的前排,志强

    则坐在他俩的前排。只见志强如同吃了蜜糖一般,即欢快又兴奋,而程诠却望着

    窗外,显然情绪低落,只有小龙激动地搂着志强,问长问短。

    你是怎么加到微信的小龙激动道。

    这就不能告诉你了哈志强故作神秘地笑道。

    强哥,叫你强哥了行不快说吧,别这么吝啬小龙激动道。

    志强微微一笑,仍旧一副神秘的表情。

    你小子也忒不厚道了,明明说好让程诠去的,结果自己跑过去了你该不

    会是以程诠的名义加上她的吧小龙冷笑道。

    这个真没有志强说完,又瞧了瞧程诠,略显内疚地说道,我开始也

    是希望程诠去的,只是看程诠一直不去,我又担心她跑了,就赶紧去追了。

    嘿嘿,如果你觉得内疚,现在还给我们程诠还来得及小龙笑道。

    程诠望着窗外,冷冷一笑,哼哼。

    那个女人太让人受不了了,这次我真的舍不得,以后我再帮程诠搭讪个更

    好的,可以不志强说道。

    听到这句,小龙更加激动地问道,怎么让人受不了你看见什么了。

    近看她真的好白,而且五官长得很标致,特别是那张又红又厚的小嘴,正

    符合我胃口还有啊,她的身体肥肥软软的,看着真想搂住她志强痴笑道。

    真的假的小龙激动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她身上有种味道,让我闻着很舒服,舒服到有想立刻搂住她

    的冲动志强说道。

    那是什么味道小龙激动道。

    我闻着是一种香味,又不是香水的那种,你可以认为那是成熟女人身上特

    有的体香吧志强说道。

    哇靠,你小子也太爽了吧快说,你还发现了什么不小龙激动道。

    这矮子真能忽悠,我怎么就从来没有闻到<u>妈妈<u>身上的体香呢我心中暗潮的

    同时转念一想,不对,也许<u>妈妈<u>的身体真有让男人无法抗拒的味道,从赵斐和李

    凯接触<u>妈妈<u>身体时的兴奋程度就足以体现,只是作为儿子的我感受不到而已。

    她儿子走之前不是只解开了她的围巾嘛你说我能看见什么志强淫笑

    道。

    你看到她的奶子了小龙激动地推扯着志强,问道。

    她里面穿的刚好又是深v领,单单从v领里就看到两个特肥特白的奶子紧

    紧地挤在一起,挤出了一条很深的沟,只可惜的是我才和她差不多高,要是能有

    你这么高,估计能看到更多。不过,就算是看到这么点,已经让我鸡鸡硬得不行

    了志强兴奋地说道。

    见矮子猥琐的模样、淫荡的语气,我真想狠狠地揍他,不过想想又何必和他

    置气瞧他那副丑陋的模样,除了整天意淫还会什么呢。

    我去,看把你爽的,那你觉得能拿下不小龙激动道。

    才刚认识呢,哪有那么快,还要慢慢培养的嘛不过我觉得她应该不难上

    手志强淫笑道。

    为什么小龙问道。

    你看她的衣服,按理说奶子那么大,天还这么冷,又到了这个年纪,怎么

    可能还会穿深v领的衣服打底呢再说了,她心情不太好的情况下都能和我聊这

    么久,说明了什么而且我说话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了她的手,她竟然一点反应也

    没有,我当时都在想要是再碰下会怎样志强淫笑道。

    你的意思是她穿得那么性感是因为她骨子里很风骚,想吸引男人注意,她

    能和你聊那么久,说明她平时太寂寞了,你碰她都没反应,是不是想说她太需要

    男人的滋润啦小龙猥琐地说道。

    可不就是嘛说完,志强和小龙淫笑到了一块儿。

    有完没完了,人好歹是个母亲,你们也太不尊重人家了吧程诠怒道。

    虽说不和他俩计较,但听着他俩喋喋不休地讨论<u>妈妈<u>,甚至在诋毁、污蔑,

    我的忍耐也几乎到了极限,不曾想到,程诠比我更加无法忍受。看来正印证了那

    句丑人多作怪,越丑陋的人,越是思想龌蹉。

    小龙鄙视地瞧了瞧程诠,对志强低声道,快快给我看看她的微信。

    志强低声说道,我自己都还没看呢,你看就看哈,别偷偷加了。

    俩人搂在一起观看手机,还不时发出淫荡的惊呼,只是声音比先前收敛了不

    少。程诠摇了摇头,一副不耻为伍的模样。

    瞧着窗外闪耀的霓虹晃晃而过,想到自己近半年来忙碌的生活状态,强烈的

    疲惫感油然而生。曾经向往的大学生活,是可以脱离父母、远离家庭、和哥们把

    酒言欢、和姑娘谈情说爱的<u>自由<u>生活,可如今身边的刘子军有了女友、李凯找了

    情人,自己仍是孤家寡人不说,还常常因担心母亲出轨而在家与学校之间两头奔

    波。

    为什么别人眼中犹如天堂的大学生活被我过得却像是地狱一般呢难道这就

    是成长的烦恼难道想要比别人强大就必须要经历更多的痛苦可是,我真是累

    了,而且很累很累。

    元旦假期结束也就意味着寒假不远了,然而在寒假到来之前,却要面临令人

    头痛的期末考试。只剩下不到两周的时间了,许多学生都会选择前往自习室复习

    功课,听说只有在那里,才会令学习的效率倍增。

    我们随意走进了一间,只见偌大的空间内满满地坐着上百名学生,这里果然

    没有谈笑风生,也没有交头接耳,有的只是浓郁的学习风气,有的只是安静的读

    书氛围,我们找到了空位,相继坐下。

    桌上的手机屡次震动,引起了对面一个看似好学生的不满,他狠狠地瞪了瞪

    李凯。李凯立刻拿起手机,回复后塞进了口袋,又向对面男生微微一笑,表示歉

    意。

    想必又是季阿姨来骚扰她的小情人了,我也没必要多问。然而,季阿姨似乎

    不通情理,明知道要期末考试,还不让李凯专心复习,只见李凯接二连三地掏出

    手机,那张原本充满斗志的脸上已经逐渐显露出了疲态。

    是哪位姑娘一直在找你呢刘子军蚊声问道。

    李凯无奈地摇了摇头,蚊声答道,唉,是韩佳蕊。

    我本也觉得奇怪,话说季阿姨也是一位母亲,且女儿正在读高三,自然非常

    理解考试的重要性,又岂会无理取闹呢不过,韩佳蕊也要期末考试,为何在这

    时纠缠李凯呢再说她不是已经拒绝李凯了吗

    韩佳蕊你们不是已经掰了吗她又找你说什么刘子军惊讶地问道。

    她说心情不好,想要我去陪她李凯答道。

    心情不好难道她那弱小的心灵又受到了赵斐的伤害,所以来找李凯寻求安

    慰我心中暗笑道。

    心情不好就来找你这女的也挺犯贱的哈刘子军笑道。

    她有没有说为什么心情不好呢我问道。

    倒没说,只说想我去陪她,又说什么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很安心,什么她的

    事情只想告诉我一个之类的李凯说道。

    那你要去吗我问道。

    你说要去吗李凯反问道。

    别去了,好马不吃回头草再说了,我们还要复习,特别是你李凯,你要

    是掉了链子,我们抄谁的去呢刘子军说道。

    砰拍打桌面的声响让我们一惊,我们下意识望向了对面,只见对面

    男生气势汹汹地瞪着我们,嘴里骂道,你们有完没完了,要聊天出去聊,这里

    是学习的地方。

    他的声音也惊动了周围的许多学生,大家纷纷向我们这边望来。我身边的女

    生向他作出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不要大声喧哗。可他却仍皱着眉头,嘴里

    念叨着,跑自习室来聊天,我已经忍他们很久了。

    大家的目光聚集在了我们三人身上,我们相视而笑,面露尴尬,却又无从反

    驳。毕竟自习室不是聊天的地方,我们确实理亏,只是我们的声音已经很低了,

    如果他真是全神贯注地看书,又怎会对我们的声音如此敏感呢。

    见那男生咄咄逼人,刘子军只好站起了身,说道,好了好了,我们出去行

    了吧。

    我也站起身,向身边女生感激地点了点头,便和李凯、刘子军一同走出了自

    习室。

    自习室真是藏龙卧虎,什么样的人才都有刘子军笑道。

    可能我们真的吵到他了,他的样子一看就像是学习很好的那种李凯说

    道。

    读书好了不起啦你的成绩也很好啊,会像他那样吗再说了,现在都大

    学了还整天比成绩,有意思吗刘子军辩道。

    我看那人也是心不在焉,如果专心看书会一直听我们说话吗这种人就是

    以圣人标准来衡量别人,以垃圾标准来要求自己我说道。

    就是就是,他一看就是那种道貌岸然的垃圾,背地里指不定做过多少龌蹉

    事呢刘子军笑道。

    见李凯默不作声,我问道,怎么了还在想韩佳蕊的事。

    李凯点了点头,刘子军立刻说道,还想什么呢这女生跟你不合适,既然

    你不喜欢,就应该拒绝得彻底一点啊。

    虽然季阿姨已经缠上了李凯,但李凯仍能设法摆脱季阿姨来见<u>妈妈<u>,倘若让

    韩佳蕊再来纠缠李凯,想必夹在<u>两个女人<u>中间的李凯会有一身麻烦,也就无暇再

    纠缠<u>妈妈<u>了。于是说道,也不一定,人女孩子总是要矜持下的嘛,指不定当初

    还没想好,现在又想通了呢。

    那倒也有可能,只是这样的女孩子太作了刘子军摇摇头道。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去,只是她好像挺可怜的,又一直在找我,我不去会不

    会不太好李凯问道。

    有什么不好的刘子军反问道。

    就是没做成男女朋友,连朋友都不是了,会不会让人觉得你太势利了。

    李凯说道。

    本来就是这样的啊,做不了男女朋友还想做朋友的那才叫过分刘子军

    笑道。

    算了,让李凯自己决定吧我说道。

    真的要去吗李凯问道。

    想去就去呗,反正今晚也没心情看书了我说道。

    李凯向女生宿舍走去,我和刘子军回了寝室。

    熄灯之前,李凯回来了,刘子军兴匆匆跑到李凯跟前,淫笑道,怎么去了

    这么久你俩怎样啦。

    也没怎样,就陪了她一个晚上,她说和寝室几个女孩子合不来,宁愿和我

    待在一起也不愿回寝室李凯说道。

    没说点别的没做点别的刘子军问道。

    真没有李凯说道。

    次日夜里,我们在寝室复习,手机的频繁震动再次让李凯无心复习。他犹豫

    了好一会儿,终于踏出了寝室大门。可才踏出一步,他又转头望向了我们,似乎

    想征求我们的同意。

    想去就去吧,不去你也没法安心,反正以你的成绩也不可能挂科我笑

    道。

    刘子军摇摇头,说道,唉去吧去吧都走到门口了。

    往后几日,李凯每晚都会悄悄出门,回来后被问及情况,又总是含糊其辞。

    李凯和韩佳蕊到底发生了什么,令我和刘子军产生了好奇。

    考试前两天的夜里,晚饭后我接到了刘子军的电话,只听见电话那头他语气

    神秘地让我赶紧赶去荷塘<u>月色<u>,我匆匆赶到荷塘<u>月色<u>,见到了刘子军,

    他带着我悄悄走到了池塘边的大树后,朝池塘中间的小亭望去,只见亭子里石凳

    上,一个微胖的女生靠着一个高瘦男生的肩膀,正是韩佳蕊和李凯。

    韩佳蕊不是喜欢赵斐的吗怎么又和李凯在一起了难道韩佳蕊和赵斐发生

    了矛盾我感到好奇的同时,想到了李凯平日里儒弱的模样,强烈的厌恶感油然

    而生。和季阿姨成为了情人,又向<u>妈妈<u>深情告白,他竟然还不满足,看来他也是

    个心口不一的无耻之徒。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一个相貌平平的乡下人凭什么和

    三个女人产生了瓜葛。

    我也是和女朋友吃完晚饭经过这里,没想到有意外的收获刘子军低声

    道。

    这小子现在也不老实了,明明有情况,还只口不提我冷笑道。

    唉算了吧,咱们也别问他了,他不说大概是怕我们笑话他又吃了回头草

    吧说完,刘子军又叹道,这下要遭殃了。

    怎么了我问道。

    他几天都没复习,我怕考试要完蛋了刘子军说道。

    你还怕他挂科不成我笑道。

    他当然不会挂了,我担心我们要挂了刘子军摇摇头道。

    想来确实如此,期中考试时,我们之所以能顺利通过,是因为李凯迅速完成

    了试卷,并将答案纸条偷偷传给了我们,我们在时间充裕的情况下顺利地抄完了

    试卷。如今李凯没有复习,成绩很可能会受到影响,如果他的答案准确性降低或

    是不能给予我们充裕的抄袭时间,我们还真有挂科的可能。其实我早也想到了这

    点,只是更想让他不再纠缠<u>妈妈<u>。

    期末考试结束了,不论考得如何,学生们都早已归心似箭,因为期盼已久的

    寒假终于到来了。寝室的同学都在收拾回家的行李,只有李凯无动于衷,似乎准

    备在学校多待几天。也不知是为了陪韩佳蕊,还是和季阿姨有了安排,我也没有

    多问,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回到家,见餐桌上摆着几道我最爱吃的菜,又见<u>妈妈<u>仍在厨房烧菜,我顿时

    倍感温馨。带着满身的疲意,我躺在了沙发上,墙壁挂画边缘的一张蜘蛛网映入

    了眼帘。

    奇怪,<u>妈妈<u>每天都会打扫,如此显眼的位置怎会有蜘蛛网的存在再说今天

    是周六,以<u>妈妈<u>的习惯,定会将家的里里外外打扫得一尘不染才对啊。

    我爬起身,在家中观察了一圈,才发现除了蜘蛛网以外,家具、电器甚至地

    面都沾上不少灰尘,连杂物也是随意摆放,整个家显然不如以前那般干净整洁、

    井井有条。

    这不像<u>妈妈<u>的风格啊难道<u>妈妈<u>已经变了难道<u>妈妈<u>的心思都放在了和赵斐

    的恋爱上,所以对家务懈怠了想到这,我顿时怒上心头。可转念一想,家务一

    直以来都由<u>妈妈<u>一人承担,我从来不曾帮忙,又有什么资格生气呢再说<u>妈妈<u>做

    了这么多我爱吃的菜,至少说明她对我还是格外上心的啊。

    怎么做了这么多菜呢我边吃边问道。

    你这段时间复习肯定累着了吧<u>妈妈<u>笑道。

    不累,一点也不累我笑道。

    <u>妈妈<u>见我狼吞虎咽的样子,露出了和蔼地笑容。

    对了,我明天要加班,你自己一个在家,把剩菜热了再吃吧。

    加班怎么今天不加,明天加呢。

    今天不是你要回来嘛,我推到了明天说完,<u>妈妈<u>又补充道,现在是

    年底了,要忙的事情挺多的。

    在我的印象中,<u>妈妈<u>所在的事业单位除了闲还是闲,这么多年以来加班的次

    数屈指可数。难道她明天要和赵斐见面难道一桌的好菜都是源于她心中的内疚

    吗更让我害怕的是,如果在我回家的情况下,<u>妈妈<u>都敢去见赵斐,那么让他们

    再继续发展,岂不会更加肆无忌惮。

    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