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历史军事 -> 荡宋

正文 梁川意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梁川第一次试车时出了意外,把自己的肋骨都搞折了。

    这在当年可不是什么小事,万一断骨要是***胸腔里的话,可是会把内脏伤到,万一插到心肺,那死亡的概率就高了,没有外科手术,神仙来了都抢不过来。

    所以第一次失败,大家就当是一个笑话,茶余饭后的谈资说说就算揭过了这件事。

    大家也就觉得东家好大喜欢,爱折腾,不过他们只能陪着,谁让这岛上的一切都是梁川搞出来的呢!

    这一次铺设钢轨的动静太大,一条钢铁长龙仿佛是老仙溪这条老王身上的龙筋,与河堤同一个方向,向远处蜿蜒着。

    整个海岛也没有一个人能猜得出来,这条钢铁长龙有什么作用。

    大部分人的猜测,这条钢铁长龙是要做防洪用的,以后可以会筑得老高。。

    可是当梁川弄出一辆木头的车子时,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有什么用?

    人们的眼光还停留于食物与饥饿时,他们是看不到任何事物的将来的。

    梁川再一次把那辆轨道车开走了,因为害怕再次翻车,他便控制了速度,轨道车平稳地行驶在钢轨之上,三里多长的距离,很快便走完了,几个民夫在钢轨的尽头等着,等梁川到达的时候,便把轨道车抬下来,调转一个方向。。

    梁川再次摇着扶手,往返回而来!

    来了来了!

    人群当中爆发一阵欢呼,这才短短的时间,来回六里地,就这么走完了

    ,刚刚烧起来的那炷香,还有一半多没烧完呢?

    好快的速度!

    再看梁川,这一次完好而来,车速虽然快,但胜在平稳,没有任何的意外!

    而临近终点,梁川手上开始捏住刹车手柄,刹车钳爆出耀眼的火花,老百姓看得心惊肉跳,却看到这车轨道速度立时减了下来,越来越慢,最后平稳地停在众人跟前,没有第一次翻车的场面!

    成了!

    梁川站在车上高呼:‘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河堤上的老百姓高兴,是因为梁川许了他们一场酒水,可是他们也不明白,弄这铁马是什么意义?至于这么高兴吗?有的人在私下就在说,梁川天天干一些不着调的事,看来传言是真的。。

    要不是岛上的家底还算厚,早败得精光了!

    不仅是老百姓,就连梁川的家人,他身边最亲密的人,还有梁家军的所有人,都不能理解梁川的想法。

    这铁马快是快,可是成本这么高,就比马快了一点,要赶路的话,骑马不是更方便,否则山路怎么上?

    唯一高兴的人可能就是梁知行梁玥这帮娃娃了吧,他们仿佛看到了一件好玩的新玩具,两眼正放着光呢!

    当天河堤上如梁川所言,真的举办了一场水席,虽然酒菜不好,也就是大鱼还有一些青菜,以及地瓜粉做出来的粉条,不过来了好些老百姓,他们全部都享受到了这场盛会。

    上一次,还是大堤刚刚垒好的那一天!

    为

    了纪念这一次的成功,在钢轨道边上,梁川还特意让人立了个土地公庙。。

    现在河堤上的庙已经两座了。

    老百姓可不管别人家的闲事,有得吃有得喝还不要钱,这才是最重要的!

    梁家高兴,他们跟着沾光!

    这一场,梁川喝了不少岛上自己酿的酒,现在岛上的粮食很多,不管是地瓜还是大米小米,高粱五谷的,许多人在自己家里都开始酿私酒,梁川也不禁止,本来也是一门挺好的垄断手段,但是梁川知道,酒与其他的农作物产出不同,这玩意不好禁,民间要是跟自己反着来,带来

    的风气更加不好!

    地瓜烧出来的酒,因为可以不断地提纯,与原来的糙酒相比,酒精度算是比较高的,也容易上头,梁川这种酒量都不敢多喝,不过,今天的心情是真的好,一喝又多了。。

    梁川再次睁眼之时,天已大亮,略带微燥的海风吹在他的头上,让他更加难受,没办法他只能再次请安逸生配一个方子,要是能快速解酒就更好了。

    他斜倚着门框,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感慨了一句,自己的身体也开始挡不住的酒精的侵蚀了。

    下一次再喝酒,真的要把握一点量了!

    安逸生很快就写了一个方子,到药房拿了药,煎了一喝,还别说,这药是真的好使,口不干了,脑袋也像清风抚过,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要不是自己才刚刚在心时默默发誓以后要注意控

    制酒量,他都想再喝一点,试试这药是不是这么好用!

    ‘怎么大家都来了!"

    各个街道的保正,两个军师,军中大小各级干部,一窝全涌到了梁家来。

    修了一条钢轨,大哥高兴,他们这些做小弟的自然不敢扫大哥的兴。

    不过现在大家都觉得梁川不对劲,在败家与不务正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三郎,你现在想什么呢?虽然岛上的事是安定下来了,不过咱们不是更有重要的任务,你可不能坐吃山空!"

    何保正在这里算是辈份较高的人,一群人还没等梁川醒的时候就商议推他出来说这话。

    梁川给众人给搞糊涂了,歪眉反问道:‘我怎么坐吃山空了!"

    苏渭看了一眼坐在边上的郑若萦还有阿侬道:‘你们两位夫人管着咱们现在的财权,给大家说说,这条钢轨花了多少钱?"

    两人未及开口,梁川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原来是为的这事啊!"

    苏渭等人可笑不出来,几万人挖出的煤铁,就弄了这么条玩意,无非就是玩乐用的,大家看不出有什么回报,可不就是败家嘛!

    ‘我费这么大力气,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们只需要帮我管好大后方,我什么人你们还不清楚,绝不会做那等赔本买卖!"

    梁家军自从可以制出新工艺的武器之后,靠着这些武器赚了不少钱,大家看到了几口矿的收益,也就不说什么,可是刚赚到钱,就全部砸到这钢轨里

    面,这谁能舍得。

    后勤处阿侬的压力也很大,现在几口矿可不是几张嘴在吃饭,相当是养着一支大部队,几万人呐,一天光是粮食都能吃掉上万斤,要不是现在自己山下的产量还可以,港口买粮食也方便,自己仓库再屯了不少的粮食,他早就被这么大一批吃货给吃到倒闭了!

    郑若萦那里现在赚了一点点的钱,主要是港口的手续费,虽然这大半年收入增加了一大截,但是还是没办法与当年清源的收入相比,毕竟大部分的生意都是走私来的。

    现在赚的钱,全部是在补岛上的亏空,这一次的亏空,最大的就数梁川这大手一挥的创造,实在是败家!

    他们看不到这条钢轨能带来的正面收益!所以他们一行人全部找到了梁川,希望能劝梁川苦海回头,好好地经营他的夷州。。真的再败下去,可能要出大事!

    ‘那你是要打算的?"

    苏渭与郑若萦还有阿侬走得比较密切,他心中也有一个算盘,算的是整个大局。

    将来不久,可能会有一场大战,就是他们夷州与中原的几个势力,为了支撑整个战局,钱是必不可少的,不过看着这眼下花钱的速度,也不要说什么打仗了,夷州

    自己都要亏空完了!

    没钱养人,岛上这支军队,还有几个矿上的人,全部都要吃人了!

    梁川起身,在那幅巨大的夷州地图前站了半天,最后才说道:‘我现在才修了三里左

    右的钢轨,目标是要从山下的冶炼场修到山上的矿厂,这可不是一小段的距离,这搞下来怕是。。"

    什么!

    苏渭听得心肝儿都在发颤。。

    见过败家的,没见过这么败家的!

    这可不是几里地,要是修到中央山脉的这几口矿,那非得几百里的路程不止了,这得花费多少的钢材!

    ‘三郎你在开什么玩笑,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坏东西,还是脑子生病了。。快让安神医过来诊治诊治!"

    梁川眼神坚定地扫视了众人一眼道:‘我没有跟你们开玩笑,铺就钢轨这件事,将成为接下来这一段时间我们岛上头等重要的大事,这事没得商量,必须要修起来。等修好了钢轨,咱们岛上的人口就要再多许多了,等到那时候,我还要把路修起来!"

    ‘什么路?"

    苏渭心痛呐,他自知自己的时日无多,就想等着克复中原的那一天,可是梁川自从上了岛,不是盖房子就是挖山开矿,全心扑在这座化外荒岛之上,完全就是想经营好自己的安身之地,一点进取的心思也没有。。

    等梁川把这些事都做完,他坟头的草早就几丈高了。。

    还能看到回到中原的日子吗?

    ‘我要把路修通整个岛屿,就像老秦朝修的那种直道,可以两架马车同时飞奔的驰道,等驰道修好后,钢轨也要跟上!"

    苏渭一听,两眼一黑,差点吐出血来!

    这样的路修完,没有三五十年,能成?

    其他

    人也是不解,修这么些个玩意,到底图什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