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鸿门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刚走到商场门口,手机发来消息。

    女孩点开,是她舍友的。

    “我和王倩妮在K歌,你来不来?咱俩订了到下午五点的。”随即附送了一个位置。

    犹豫了一下,手指轻点屏幕,“我今天有事儿了,改天吧。”

    还不等消息发过去,那头又传来一张照片,文字发来:“我刚看见姜杰了。”

    心下挣扎,女孩删除了未发的信息,转念重新发了一条:“好,我一刻钟后到。”

    收回手机,转身去看跟在后面的少年,将包里的现金取出来,递给了他,“这钱你拿着,我还有事情,你想吃什么就自己买。”她将钱塞进男人的卫衣口袋里,“我差不多四五点再过来,你自己可以吧?”

    少年没说话,只是阴沉地看着她。

    “要不留个联系方式,一会儿我好找你?”女孩打开手机,“你把手机号给我吧。”

    少年还是沉默着,半晌才报出一串数字。

    “你叫什么?”她问,点开备注。

    “魏衡,”他顿了顿,补充道,“委鬼魏,权衡的衡。”

    衡,平衡和谐、公平正义。

    女孩点点头,将号码拨过去。

    少年打开手机,望着那串数字出神。

    “我叫……”她开口,被打断。

    “我知道。”他说,修长的手指握着手机,“时绥。”

    时绥,出自鲁迅书信集,意为四时安好。

    时绥愣了愣,随即挑了挑眉,转身挥手,“那我走了,想吃什么自己买,别饿着。”

    这句话是对她自己说的,因为真的饿了。

    ——

    时绥到包房的时候,里边儿俩人正唱得鬼哭狼嚎。

    “怎么才来啊!”朱雯放下麦克风,朝着时绥招了招手,“唱了半天了,果盘我们都吃一大半了。”

    时绥拿起剩下的水果就是一阵风卷残云。

    “真不是我说,你们找我玩怎么不提前跟我说?”时绥有些埋怨,拿手肘捅了捅朱雯。

    “这不是觉得开了个中包就我俩太浪费了吗?”王倩妮也凑上来,“好家伙,吃这么快?”

    “我本来要去吃饭的,你俩一会儿请客啊!”时绥厚着脸皮,把最后一个哈密瓜吞下去了。

    “话说你今天什么事情?重要吗?”朱雯询问,把麦克风递给时绥。

    “也……没什么重要的。”时绥接过麦克风,到一旁去点歌,“一会儿我早点走,我爸要喊我去吃晚饭。”

    “不重要还急着叫你回去?”王倩妮又问,把几首歌置顶。

    时绥出了神,脑海中回想着少年的模样。他的脸庞俊朗清隽,目光清冷淡薄,眼底好似万年都化不开的寒冰。

    鼻间还能回想起他身上的味道,即使一次也印象深刻。

    “喂,你想吃什么?”朱雯把手机递给时绥,给她点外卖。

    时绥也没客气,点了个自己爱吃的又还给了她。

    “刚才,你们说看到姜杰了?”时绥一边唱歌,趁着间奏时问道。

    “是啊,不过他好像已经走了。”王倩妮点点头。

    “就他一个人?”时绥又问,手指扣着话筒的一次性罩子。

    “好像是吧……”王倩妮回想着,又点点头。

    “屁哦,我刚刚上厕所看见他和一女的在一起!”朱雯抢过话头,语气激动,“那女的好像是管理学院的,我之前在社团上见过两次!”

    时绥沉默着没说话,包房内灯光闪动,没人唱歌。

    “你说这么大声干嘛!”王倩妮拍了拍朱雯,示意她闭嘴。

    朱雯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得激动了,坐了个拉上嘴巴的拉链的动作。

    姜杰是时绥喜欢的人,但他们没有在一起,以“同学”的身份相处了半个学期,她觉得姜杰对她也是有感觉的,即使两个人都没有撞破这层关系。

    这算是她的初恋,时绥想,第一次总要献给自己喜欢的人吧。

    灯光闪烁,时绥开口,好似没什么影响地唱着歌,心里直接emo了。

    ——

    下午四点半,父亲那边打电话来询问什么时候回来,他们要去饭店吃饭了。

    时绥吓得赶紧跑出包间,生怕那头听到她们唱得跑调的歌。

    “我要走了,有一个聚餐。”时绥将话筒递给两个女生,“下次我请你们。”

    ——

    时绥来到商场里的一家书店,走进去朝里面张望了两眼,看见少年正坐在书店的一个阶梯上。

    他手上拿着一本英语书,正认真地看着。

    “你干嘛不去那边坐着?”时绥问,指了指那个方向。

    “要消费才能坐。”少年收起视线,将书合上。

    时绥视线落在那本书的封面上,好家伙,原来不是英语书,是一本数学书。

    “我不是给你钱了吗?”时绥有些莫名其妙,“你都花完了?”

    魏衡起身将书本放回原处,又掏出口袋里的钱,“还给你。”

    他只用了一张,吃了一碗面,然后一直在书店里待着。

    少年光洁的手指捏着现金,纸钞整齐地迭着。

    “你自己拿着吧。”时绥没什么好气,转身就走,“去吃饭了。”

    ——

    “玩这么久啊!等你们俩好长时间啦!”父亲看着两个孩子终于进来了,笑着调侃。

    “怎么样,好玩吗?都干嘛了?”时父接过时绥脱下来的外套,笑着看闺女,“你们两个钱够用吧?”

    “够用。”时绥有些尴尬,拉着椅子坐下来,“我们看电影去了。”

    “看电影?好看吗?”时父又问,视线落向一旁的少年。

    时绥紧张得冒汗,俩人都没玩在一起,更别说看电影了。

    “好看。”魏衡开口,嘴角是浅浅的笑意。

    “好看就行!哈哈哈哈!”时父笑得开心,“来来来,赶紧坐下来,我让服务员上菜!”

    时绥松了一口气,她背靠着椅背,目光落在坐在对面的魏衡身上。少年低着头,帮他的母亲用热水烫餐具。

    算你识相。女孩暗暗地想,要是说漏就惨了。

    菜品上桌,时父贴心地给魏衡和他的母亲夹菜,时绥有些生气,往常父亲都是给她夹的。

    “老时,你给岁岁夹点吧。”魏母有些不好意思,挡住了时父的手。

    岁岁?时绥更生气了,她的小名只有她的父母知道,意为岁岁平安,自从母亲过世之后就只有父亲这么喊她了!

    “来,岁岁也多吃些。”魏母起身,将一块排骨夹给了时绥,“你爸说你爱吃这个。”

    好嘛,连爱吃什么都说了,女孩的手在餐桌下握拳,没好气地一口吞了。

    “这孩子,没礼貌,也不说一声谢谢。”时父轻声地呵斥了一声,转头又看向魏衡,“你可别学你姐姐,从小被我惯坏了!”

    魏衡没说话,只是沉默地吃着时父夹来的饭菜。

    他的目光落向对面那个有些愠怒的少女,她生气起来很可爱,嘴唇微微嘟起,浓密的睫毛垂着,挡住了她眼底的神情,女孩的耳根子有些泛红,许是被说得没了面子。

    收回视线,少年轻声道:“姐姐这样也挺好的。”

    时父听着一愣,还以为半天的相处两个人关系一下熟络了,哈哈大笑说:“哎!还是魏衡懂事啊!”

    时绥味如嚼蜡,她听得出来少年的嘲讽,抬起视线狠狠地瞪了魏衡一眼。

    少年接过女孩投来的目光,他笑了笑,神情中带着些许桀骜。

    “囡囡,这周末你去你弟弟家帮忙收拾收拾。”时父拍了拍时绥的肩膀,笑呵呵道。

    “干嘛!”时绥语气不悦,躲开时父的触碰。

    “一家人么当然要住一起咯!”时父“啧”了一声,“收拾好了就让搬家公司来搬,又没让你搬。”

    “领证了?”女孩烦得很,双臂抱着放在胸前,一副不屑的模样。

    “周末就去办理。”时父有些尴尬,“这些事情当然越快越好了。”

    女孩上下打量着魏母,她也有些不好意思,放下碗筷局促地坐着。

    现在这个局面,父亲不仅是时绥的父亲,也是魏衡的父亲,魏母却是少年一个人的母亲。

    好好好,自己倒像个外人了。

    时绥掰开一颗开心果,在嘴里咬得嘎嘣脆。

    对她来说,这是一场鸿门宴。

    少女看向少年,魏衡的目光晦涩,嘴角微微勾起,好似挑衅。

    “好。”时绥开口,“我去。”

    ——

    去弟弟家就可以……嘿嘿嘿。

    *话说弟弟从来没有去看过电影,但是他给姐姐撒谎说电影很好看,我哭死5555(这个点我害怕后面忘记写,提前说了(;′??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