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打飞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里没有电梯?”时绥拽着扶手叉腰喘气,幽怨地看向走在她前面的少年。

    “没有。”少年语气淡淡的,微微侧身去看爬得气喘吁吁的女孩,“我一个人就行,你去楼下等着吧。”

    又说这种话,这是时绥与魏衡的第二次见面,这个少年每次脸都臭得像八百年没洗的袜子一样。

    “还有几楼?”时绥没理他,抖着腿上前两步赶上少年。

    “五楼。”魏衡的嗓音听不出什么语气,波澜不惊。

    身后的女孩没说话,两步并作一步地与他擦肩而过。

    “快点吧,我要早点回家。”

    ——

    魏衡的家很小,位于一座很破旧的小区内,拢共才几个平方,但是看起来温馨十足。

    时绥进门后上下打量,虽然屋子站着俩人略显拥挤,但是里面的摆设都很整洁,没有想象中的脏乱。

    “你收拾客厅里的东西吧,我去房间里收拾。”魏衡语气淡淡,转身打开卧室的门。

    时绥站着没动,好奇地看着屋内的各种物件。

    还以为卖鱼的家里会有很重的鱼腥味,但没想到这里有股淡淡的清香,但和少年身上的不太一样,倒像是洗衣液的味道。

    小时候妈妈也会用,时绥有些伤感地想。

    “喂,给你。”少年站在时绥的身后,将一双一次性手套递给她。

    “干嘛。”时绥不明所以,盯着手套发愣。

    “戴上,你的手有伤口。”少年的目光落在时绥的左手上,眼神淡漠。

    时绥这才反应过来,昨晚拆快递把手给割到了,倒是没什么要紧的,但也最好不要沾水沾灰尘。

    女孩接过,套了上去。

    “东西放在箱子里就行了,有些小物件不用带走,你把必需品拿着。”魏衡交代好时绥,又转身离开了。

    嘁,必需品?时绥腹诽,搞得好像进了门就各用各的一样。

    女孩心下嘀咕,也好,反正就算在同一屋檐下,也不想和这对母子俩有什么交集。

    ——

    收拾了三四个小时,时绥累得腰酸背痛。

    哪儿干过这种事情?从小到大都几乎没有打扫过卫生,十指不沾阳春水,没想到为了这么一个“陌生人”,给他干了这么久的苦力。

    “喂,我们该回去了。”时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手套往垃圾桶里丢,打开手机去看父亲发来的结婚证。

    双指放大了看,俩人笑得开心。

    心里正生着气,那头的少年也没有回应。

    “喂!你听见没有!”见还是没人应答,时绥起身朝卧室走去,“魏衡!”

    这里是少年的卧室,布局非常简约,但因为空间的狭小,一些家具显得很是拥挤。

    魏衡不在这里,隔壁的卫生间传来流水声。

    这家伙,洗澡去了?

    “可恶啊。”时绥暗暗骂道,“这小兔崽子。”

    嘴上暗骂着,眼睛倒是在室内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墙上。

    一个个奖状贴满了整墙,时绥有些诧异地看去,居然都是市级的比赛。

    最近的一个也是一年前了,初三的奥数竞赛,拿了一等奖。

    “这家伙可以啊,还是个数学天才。”时绥自己不算聪明,本科擦线,考了个二本,更别说高中时期成绩烂成什么样了。

    心下感慨万分,那边的流水声突然停了。

    时绥转身离开房间,走到卫生间刚要开口,却发现门没有锁上,不仅如此,还打开了大概一拳宽的缝。

    变态吧,洗澡都不关门?时绥皱眉,刚要离开,视线却落向了里面的少年。

    他背对着时绥站着,没有穿衣服,优美的身材曲线就像古希腊雕刻的塑像一样,背部精壮宽阔,臀部紧实,弧度恰到好处。尽管他穿着衣服看起来很是显瘦,但没料到脱了衣服的他更是迷人咋舌。

    不过,更让时绥咋舌的是——

    少年一只手扶着浴室里的墙壁,手臂的肌肉隆起,一只手正握着那雄赳赳的性器,快速地撸动着。

    时绥愣在了原地,一时间想自戳双目。

    客厅的手机响了,女孩终于回过神来挪动了脚步。

    父亲打电话询问什么时候回来,家里已经做好了饭等他们俩一起吃。

    时绥说得磕磕巴巴,脑海中满是刚才的画面。

    女孩挂了电话,卫生间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吓死了,吓死了。时绥脑子飞速地转动,他才十六岁,但是那个……那个……

    好大。

    “你收拾完了?”冷不丁的一个声音,吓得女孩身子一僵。

    “收、收拾好了。”时绥尴尬地说着,“我、我先下去了。”

    刚走到门口,一只脚还没踏出门槛,少年长臂一伸,轻易地抓住了女孩的胳膊。

    我靠。时绥心下暗骂,这兔崽子力气真大。

    “你急什么?”魏衡拽着时绥按在墙上,另一只手抵在她的身后防止磕碰。

    “你、你干嘛!”时绥语无伦次了,看着少年越来越贴近的脸,“我、我着急吃饭!”

    魏衡刚从浴室里出来,身上穿了件简单的棉质长袖,裤子也是普通的居家裤,头发没有吹干,在冬天还冒着热气。

    他与时绥靠得很近,女孩能够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清香。

    少年的脸上是一抹诡秘的微笑,眼底带着戏谑,就像在摆布一个任人宰割的玩偶。

    他长得很高,即使刚满16岁也已经长到了一米八,时绥父母都是江南人,自诩一米六也不矮了,但在他面前还是顶不住身高差的压迫感。

    魏衡贴着时绥,低头靠近女孩的发顶。

    “姐姐的头发好香。”他说着,语气带着沙哑、蛊惑。

    “妈的,你变态啊!”时绥怒了,这兔崽子怎么敢对她这样!

    想要从魏衡的手臂下穿过,但是少年随意地微微屈膝,将膝盖抵在了女孩的胯部。

    时绥动弹不得,还能够感受到温热的膝头贴着她的那个地方……

    脸立马变得通红,时绥挪动一下双腿,他的膝盖就更贴近她一分。

    “是谁变态啊?”少年笑着,佯装无辜,但语气中满是调侃,“偷看亲弟弟洗澡,我觉得应该更变态吧?”

    “你故意的?”时绥炸了,推着魏衡的胸口,“怪不得你不锁门!”

    少年的手掌很大,一手就抓住了女孩两只纤细的手腕。

    “我没射,”他贴近时绥的耳垂,呼出滚烫的热气,“姐姐要不要摸一下……”

    他说着,拉着少女的手移向裤裆——

    “啊……!!”时绥大喊一声,挣脱了他的控制。

    “你个小瘪三!”女孩气得用本地话骂了一声,躲在门外狠狠地瞪他,“你个畜生,我讨厌你!!”

    气冲冲地跑下楼,在拐角处遇到一个小姑娘。

    “你是魏衡的姐姐吗?”她问,看着她涨得通红的脸,“魏姐姐,哥哥在家吗?”

    “不知道不知道!”时绥已经没有理智了,快速地跑下去,刚要转弯,她抬头看向楼上一脸迷茫的小姑娘,大喊道:

    “还有!我不姓魏!!”

    ——

    弟弟的变态属性已经开始显露了(哦,这才第三章)

    关于文案中的“讨厌你(我)”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后面还会有,所以弟弟才会发疯

    嗯……要记得这个房子,会有一次play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