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别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为了不想再见到魏衡,时绥一连好几天都在学校住着。

    虽然大学离家很近,大约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平时没课时绥也就在家待着,但一想到那男的,便觉得宿舍是如此美好。

    临近期末,课差不多结束了,下面就是紧锣密鼓的复习时间。

    时父总询问时绥要不要回家,而时绥也就用学业繁重来搪塞过去。

    连着考了好几场试,终于在元旦前一天结束了这学期的所有工作。

    时绥稍微收拾了行李,无奈地在宿舍等时父来接回家。

    室友一个接一个地走了,时绥趴在床上发呆,脑海中回想着少年的模样。

    真是可恨啊!女孩想,长得帅是不错,但心里是阴暗变态的!

    保证不和他说一句话,时绥发誓,距离产生美。

    ——

    时绥拖着行李箱来到校门口,张望自己家的车子。

    看到车窗那儿时父的挥手,时绥走了过去。

    还不等靠近,车上下来了魏衡。

    时绥拉着行李箱站在原地,脸上是挂不住的阴沉。

    少年身形挺拔,一步步朝她走来。今天他身上穿着深灰色的冲锋衣,下半身是黑色的运动裤,鞋子倒是换了双新的。

    如果不是那些事情,他真的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少年。

    时绥想着,魏衡微凉的手掌已经搭在了少女的手背上了。

    下意识地回缩,时绥吓了一跳,立马把手护在胸前,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我帮你放车上。”魏衡轻声说着,将行李箱提起来。

    真恐怖。时绥想,简直就是人面兽心。

    本想坐副驾驶,但上面已经坐了魏母,时绥踌躇着站在原地。

    “姐姐,怎么不上车?”魏衡关上后备箱,打开后座的车门,笑着问她。

    不和他说一句话,时绥暗暗地想,硬着头皮上去了。

    车平稳地驾驶着,时父看着自己女儿不是很愉快的脸庞,好奇地问:“两个月没回家了,怎么板着一张脸啊?”

    时绥没说话,只是把头扭向窗外。

    “囡囡,这次放假,要到什么时候开学啊?”时父又问,透过后视镜又看看她身侧的少年。

    魏衡神情平静,视线落在某一处,只是余光观察着时绥。

    “不知道,2月初。”时绥没什么心情,早知道自己打车回家了。

    “哦,这样啊。”时父点点头,又想到什么,“这两个礼拜你都不在家,我都感觉家里没那么热闹了!”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岁岁性格活泼,不像魏衡,总是沉默寡言。”魏母也笑笑,无奈地摇摇头。

    “嘁。”时绥非常小声地嗤笑了一声。少说话是一回事,说胡话又是另一回事了。

    “稳重点好,稳重点好!”时父也笑笑,又岔开话题,“再过半个多月就春节了,到时候咱们一家人去置办点年货,团团圆圆地过个节!”

    魏衡眼神微动,他和母亲这么多年,都没有过过春节。小时候就跟着她卖鱼,特别是过节期间,来买鱼的更是数不胜数。

    他们都希望年年有余,可他再也不想卖鱼。

    “魏衡有什么喜欢吃的啊?”时父又问,“你姐姐现在也放假了,你也还没开学,想吃什么和你姐姐说,让她带你去买啊!别客气!”

    “我哪来的钱啊!”时绥愤恨,想踹一脚时父的座椅,不小心踹到了魏母那边。

    有些尴尬,只能转头又望向窗外。

    “不用姐姐帮买,您之前给的钱我还没用完。”魏衡转头,看向身侧正生气的少女,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

    “嗐!几百块那算什么钱!”时父摇摇头,“过年我给你包个大红包!”

    “不是上次的。”魏衡难得打断长辈说话,视线盯着时绥的后脑勺,“之前您给姐姐的三千,她给我了。”

    时绥身子一僵,缓缓地转头去看魏衡。眼底是冒出来的恨意,仿佛在说:敢把上次的事情抖落出来你就死定了!

    “姐姐很好,自己没拿一分。”他薄唇轻启,说得很慢。

    “哟!囡囡,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时父很是欣慰,“好,你们俩的红包我都包大的!”

    ——

    回到家时绥一屁股就瘫坐在沙发上,行李箱放在门口不管了。

    “岁岁啊,你这个行李箱怎么不放房间里?”时父无奈摇头,“我给你放进去咯?”

    时绥没搭理,自顾自地玩起了手机。

    “我帮姐姐拿进去吧。”魏衡接过行李箱,好心地帮时父分担劳动。

    时绥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挡在自己的卧室前面。

    纤细的手指朝着行李箱指了指,又对着自己指了指,再对房间指了指。

    示意:你,放下,我,自己拿。

    “太重了,我帮姐姐放进去。”魏衡笑笑,眼底的光波流转。

    时绥双手交叉比了个“×”,挡着门口不让少年进去。

    “姐姐,你这学期上了手语课?”魏衡调侃,笑起来有几分灿烂。

    时绥又比划了两下,意思是:我不想和你讲话,你给我滚。

    少年眼底的神情微动,他收起笑脸,抬手想要触碰少女。

    时绥灵活地躲开,警惕地瞪他。

    “头发乱了,想帮你整理一下。”他说,语气倒是显得格外认真。

    女孩随意地抓了两下,死守住自己的大门。

    “那好吧。”魏衡将行李箱递到时绥面前,但手在扶手上却不曾放下。

    时绥盯着那双手,想着他撒手了就立马把行李箱拉进房间。

    魏衡像是故意的,他的指腹摩挲着拉杆,就是不撒开。

    “你不接着,我怎么放手?”语气又回到了调侃,他注视着少女,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

    时绥将手掌朝上摊开,示意魏衡将行李杆放在她的手上。

    少年终于放手,只是在下一瞬间,立马与少女十指相扣。

    “姐姐是这个意思吗?”他上前凑近,另一只手插入她的发间,轻嗅她的气息。

    “你又他妈发病啊!”忍不住了,时绥终于骂了魏衡一声。

    “原来姐姐会骂人。”少年眼眸透亮,嗓音低沉,语气暧昧,“我还以为,姐姐再也不想和我说话了。”他说着,带了些许委屈。

    “魏衡!我说了你别碰我!”时绥奋力推开,奈何少年稳如泰山。

    “别这样……别说这样的话。”少年闭上眼睛,闻着她身上的气味,满足地喟叹,“你骂我也好,但别说这样的话……”

    拐角处传来夫妻俩的声音,时父朝着这边喊了喊,“我们出去咯!”

    魏衡终于放开怀里的少女,低头窃笑。

    时绥气得发抖,脸憋得通红。

    时父看着俩小孩子靠得这么近,还以为在说什么悄悄话,“囡囡,你们俩干嘛呢?”

    少女不想回答,少年开口道:“姐姐和我聊聊天。”

    “蛮好!蛮好!”时父欣慰点头,搂住魏母的肩头说,“今晚跨年,我和你妈妈出去玩玩,你和姐姐要想吃什么就点外卖,但是不要点垃圾食品哦!”

    “什么啊!我也要出去!”时绥绷不住了,大喊。

    跟这个变态共处一室,简直就是噩梦中的噩梦。

    “哎!不要闹!”时父拒绝,“明天元旦,我们再一起出去玩好吗?今晚留给我和你阿姨。”

    时绥气得不想再说话,拉着行李箱就进了房间。

    ——

    弟弟:好姐姐,我的机会来了

    姐姐:啊啊啊啊啊你不过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