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好心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魏衡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在老家那里上的。

    魏衡成绩很好,在班里总是名列前茅,在小升初时,甚至还被推荐去市里最好的初中念书。

    但魏衡与母亲相依为命,最好的初中是私立的,他们没钱。

    原以为生活就是这样清贫却知足地度过,直到那一天开始,成为了魏衡的噩梦。

    那天放学,魏衡在班里值完卫生,就要关灯离开。

    三名高年级的少年挡住了魏衡的去路,将他反锁在班级里。

    “就他?”一个少年将书包砸向魏衡,魏衡一下子倒在桌子上。

    小时候营养不良,导致刚上初中的魏衡长得很矮,因此他也被老师安排在最前排。

    “哎,你别搞他。”站在中间的少年伸手拦住了刚才的动作,脸上笑着。

    魏衡抬眼去看,是今天早上在台前讲话的学长,他初三,当时正带领着所有参加中考的同学一起宣誓。

    他叫姜杰,魏衡记得。老师也提过几次他的名字,是他们学校成绩不错的一名同学。

    “我不搞他。”另一个少年回答,将魏衡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

    魏衡恐慌地看着眼前的三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说真的。”那个人凑近闻魏衡身上的味道,一脸嫌弃,“我操!他身上真的一股鱼腥味,臭死了……”

    魏衡脸涨得通红,咬着唇说不出话来。

    惊恐地去看拽着他衣领的少年,魏衡有一点印象,是前两天来他家买鱼的,当时他和他的父亲一起来的,因为他父亲想骚扰他的母亲,所以起了争执,最后还赔了几条鱼给他们。

    “不过他真的长得很好看啊,和他妈一样。”少年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另一只手开始在他的身上游走。

    魏衡嗫嚅着嘴唇,小声地说:“别说我妈妈……”

    “哟,不说你妈?”少年笑得恶心,“那我说说你呗。”

    “他有什么可说的?”姜杰旁边的另一个少年鄙夷得很。

    “跟你们说,我听说他妈是个寡妇……”少年将魏衡压在课桌上,嬉笑着,“不准确,应该说是私生子……他亲生父亲都不要他咯!”

    “怪不得他和他妈在外面卖鱼呢,要是有爹,哪儿能让自己的老婆这样受苦?”

    魏衡的眼底充斥着泪水,尽管他也知道不少人隐约听说过自己的身世,但像他们这样当面侮辱他的,还是第一回。

    “但他可真水灵。”姜杰莫名其妙地说出这么一句话,突然站在魏衡的面前,目光落在他的裤裆,“他能勃起吗?”

    “肯定能啊!我小时候就会撸管了!”

    “笑死,你小时候毛都没长齐吧?”

    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污言秽语,魏衡只觉得内心受到了剧烈的猛创,伴随着羞耻感,费尽地想要挣脱少年的桎梏。

    “小样儿,就你这点力气?”少年哈哈大笑,又将魏衡一拎,让他整个人都倒在课桌上。

    “要不要试试?”少年伸手,在他的裤裆上摸了两下。

    冬天穿得厚,他一下子没摸出什么来,于是就要从裤子边缘伸进去。

    “滚开!滚开啊!”魏衡突然大叫,泪水布了满面。

    许是因为魏衡的求救,走廊另一头走来了值班的老师。

    少年深知不妙,狠狠瞪了魏衡两眼之后就离开了。

    魏衡躺在课桌上大哭,他不知道,后面更是炼狱。

    ——

    “岁岁也在?”魏母从病房外走进来,打断了少年的回忆。

    时绥转过头,佯装咳了两声,点点头表示回应。

    “你先回去吧,我看你在外面也等了很久了。魏衡醒了我来看着。”魏母心疼地看着小姑娘,将一个暖手宝递给她。

    “没事的。”时绥低着头,将暖手宝捧在手心。

    魏母心下欣慰,两个孩子能好好相处就好了。

    “二号床的家属,家属呢?”门外护士在叫,“来签个字了。”

    魏母起身,拍了拍时绥的肩膀,“那我先过去,一会儿你赶紧回家吧,你爸也担心你。”

    女人离开了,时绥沉默地垂着头,病房里谁都没说话。

    “哭了?”突然,魏衡开口。

    时绥还是没说话,将暖手宝递给魏衡,“你妈给你的,你拿着吧。”

    魏衡失笑,但也接过了。他的目光盯着时绥的侧脸,语气柔和,“姐姐好心软。”

    时绥终于抬起眼睛,她的眼眸泛红,眼泪在灯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你好惨啊。”她说,嘴瘪了瘪。

    魏衡不置可否,如果把后面的事情告诉她,她还不会哭得带泪梨花?

    “怪不得这么变态呢。”少女感慨,小声地说道。

    这些事情还不至于把自己变成变态,魏衡想,眼眸暗淡。

    “如果你当时能真的转去私立学校就好了。”时绥想,或许就不会遭遇这些了。

    “姐姐,你太天真了。”魏衡笑笑,将暖了的手握住时绥的手腕,“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更何况,还全是有钱人的私立学校。

    时绥的视线落在魏衡的手上,目光缓缓上移,突然换了话题,“你这个伤口很大的,可能要留疤。”

    魏衡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伸手触碰了一下胳膊,故意发出一声“嘶”。

    “你有病啊?你碰它干嘛?”时绥着急,立马拉开他的手。

    “姐姐帮我吹吹,它就不痛了。”魏衡露出一双无辜的眼眸,水灵灵地望着少女。

    “神经病。”时绥不理他,转身不看他。

    身后没什么反应,安静得可怕。时绥好奇地转身,发现魏衡已经闭上眼睛了。

    “睡着了?”时绥非常小声地开口,听到了少年均匀的呼吸声。

    真有病。时绥想,目光在他的脸上看了半晌,又落向他的伤口。

    有些鬼使神差地,慢慢地凑近,鼓着嘴巴,刚想真的去吹,头顶传来爽朗的笑声。

    “姐姐,你好可爱。”

    时绥抬头,还保持着嘴巴鼓胀的样子,像个胖头鱼一样,可爱至极。

    “你!”少女气急,一下子推了少年一把,“你又耍我!”

    这下是真的推疼了,魏衡发出一声隐忍的闷哼。

    “不、不好意思啊……”少女有些懊悔,不该对病人动粗的。

    她着急地看着伤口,手足无措,“你、你哪儿疼啊?伤口不会裂开吧?”

    眉眼间尽是焦急,脸都皱成了一团。

    少年抬眸,突然伸出那只没受伤的胳膊,将少女往怀里一拦。

    得了,又发疯。但时绥不敢动,怕伤到他。

    “我不疼。”魏衡笑着说,眼底竟是一片深情。

    肉体的痛哪儿比得上心里呢?他想,更何况现在他幸福得很。

    “姐姐。”少年沙哑着开口,用受了伤的手轻轻地拢过少女额前的碎发,温柔无比,“我真的很喜欢你。”

    时绥脸泛着红,不知道是刚才急的还是现在羞的。

    她躲过少年的视线,却被他强迫地抬起头来。

    “你干嘛……”时绥皱眉,就要拦下魏衡的手指。

    话还没说完,湿润的唇已经印上了她微启的朱唇。

    不同上次的野蛮,这次只是轻轻地贴着,连口腔都没有进入,深情且温柔地摩挲。

    时绥愣住了,她没有反抗,只是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立马把嘴巴合起来,她回过神,麻溜儿地从魏衡的胳膊下钻出来。

    紧张地咽下一口唾沫,无措地贴着对面的墙壁。

    魏母一进来就看见小姑娘离魏衡老远地在“罚站”。

    还不等自己说什么,时绥已经离开了。

    看着病床上带着难得的笑容的儿子,母亲一头雾水。

    ——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抖音一名叫“东曦”的女性博主,她致力于为所有女性发声。前段时间她还发了一部叫做《热烈的17岁》,讲的就是校园暴力,女生受到校园暴力是因为身上有鱼腥味,男生受到校园暴力是因为他是“娘娘腔”。当然本文男主角受到校园暴力我确实借鉴了部分这个题材,感兴趣的朋友我非常推荐去看看这部短视频。

    关于魏衡的过去,我想分段发,这只是他的一个开头,后面我也会慢慢揭露,坏人必受制裁!!

    最后,我想呼吁:停止校园暴力!停止各种对青少年的心理、生理创伤!共同维护美好校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