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浴室抠逼+舔穴高潮(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性器还留在时绥的体内,即使射精之后稍微疲软,尺寸依旧吓人。

    俩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房间里没有暖气,没关紧的窗吹来丝丝凉意。

    少年抽出还肿胀着的肉棒,挺着腰杆,将阴茎缓缓地从少女的小屄里拔出。即使在黑夜中,依旧能够看见射进阴道的精液争先恐后地从逼口流出,色情地淌在了干净的被褥上。魏衡的眼眸微闪,俯身拥起软了身子的少女。

    时绥再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魏衡抱着来到了浴室。

    夜里凉,方才魏衡还带着一身寒气去弄她,况且现在他们身上都是汗,不冲个澡容易难受。

    “抱着我,辛苦一下。”魏衡将时绥的双臂揽在自己的肩头,让她圈住他的脖子。

    时绥还恍惚着,双脚站不住,只能整个人都挂在少年的身上,嘴上有气无力地,“又要干嘛……”

    “冲个澡,这里没有浴缸,你抓好我。”魏衡将淋浴头打开,试了一下水温。伸手又将少女乌黑的长发拢起来,以免冲澡起来不方便。

    温热的水喷洒在时绥的背上,舒服得她一个激灵。

    魏衡的手掌抚摸过少女光洁的背部,认真地为她冲洗体液。

    浴室里的空气稀薄,时绥本来就不清醒,此刻更是让她找不着北了。

    少年的手有些粗粝,不似少女葱玉般的玲珑,那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一路游走,指尖触碰到时绥圆润的翘臀,轻轻地在上面拍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响。

    “嗯哼……”时绥发出一声嘤咛,将脸埋在少年的颈间。

    温热的手掌一路向下,修长的指节探入还微微敞开着小口的屄里,轻轻地搅动。

    “啊哈……别搞了……”时绥娇嗔,小巧的指甲又一把掐在了魏衡的背上,“不行了,真的……”

    “不搞了。”魏衡开口,轻轻地侧头吻过时绥的发顶,“帮你抠一下逼,你第一次,怕感染了,会得妇科病。”

    “呃……有病啊……”时绥腿软,轻轻地捶打魏衡,“我自己来……”

    刚放开手想要从魏衡身上下来,不料身子压根儿没有支撑点,又掉进了少年的怀抱。

    “时绥,别闹小孩脾气。”魏衡说着,穿过时绥的咯吱窝拥住她,“你没力气,怎么来?”

    时绥自知理亏,没再说话。

    魏衡将少女扶正,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从她的腿间穿过,轻轻地抚摸她左腿内侧的肌肤。

    “抬脚。”魏衡说,看身上的少女不回应,又哄着,“时绥,抬脚来,我帮你弄干净。”

    时绥有些置气,不情不愿地抬起了左腿。

    少女的膝肘挂在魏衡的胳膊上,敞着的小屄遇到一丝冷气,轻轻地发了个抖。

    魏衡调整了淋浴头的角度,让时绥整个人贴着他,而后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过湿淋淋的嫩逼。穴口的精液还在缓慢地流出,黏糊糊地粘在一起,腿间尽是一片泥泞。魏衡的指尖修长,轻轻地伸出食指与中指合并着往里送。尽管小嘴还微微地敞开着,但是里面还是紧得很,手指一插进去,紧实的嫩肉就像有吸力一样,牢牢地吸吮着魏衡的指头。阴道润滑得很,嫩肉温热又滚烫,每一处逼肉都让魏衡心驰神往。

    少年的手背上青筋明显地凸起,他轻柔地搅动着指节,小心地将屄里残留的精液抠出少女的体内。尽管头顶的淋浴器开得很大,耳边尽是水洒落的声音,但不知为何,时绥还是能听到身下被抠出精液的声响,“呲呲呲”的,魏衡每一次的抽出,就像从真空中拔出一样,带着色情的音调。时绥的阴道敏感,肥嫩的阴唇泛着红,白色的精液黏在上面,感官太过刺激。少年揉捻着,好像是在清洁,却又惹得时绥一阵酥麻。

    “啊哈……干嘛抠这么里面……”时绥大腿发颤,伸手去抓住魏衡的胳膊。

    “刚才往你小逼里射太多了,越里面的才更要清理。”魏衡说着,声音沙哑蛊惑,手上不曾停下。少年的指节灵活,一下一下地将浓浓的精液带出时绥的体内,但奈何手指根本不比阴茎要长,始终还差一点没有抠干净。

    终于,他收回手,轻轻地吻着娇喘频频的少女,眼神缱绻。

    “时绥,要不要再高潮一下?”他问,放开时绥抬起的大腿。

    “什么……?”少女迷蒙着双眼,看着贴着她的脸的少年,脸庞的轮廓精美,好似雕刻。

    “在我嘴里高潮。”他说,双手抚摸着时绥泛红的乳房,轻轻地揉捻挺立的乳头。

    “你又说什么啊……”时绥听懂了些,伸手去推搡魏衡,“我不要了……”

    魏衡没说话,突然半蹲下身,双手掐着时绥的腰肢以便她能够站稳,随即温热的嘴直接贴上了少女的屄口。

    “啊……!”少女尖叫一声,重重地喘了一下。葱白的指尖插入少年的发丝,情不自禁地抬起胯部,好似将肥嫩的小逼往他的嘴里送。

    因为刚才的扩张,时绥的穴口还没有合上,可怜地敞开着,随着热水的滑落,滴在魏衡的脸上。一时间分不清到底是从她的逼里流出的,还是淋浴头喷下的。总之,味道是甜美的。

    灵活的舌头先是在时绥的逼口亲吻了两下,描绘着肥屄的轮廓,然后在她的颤抖之下,深入了穴内。手指、阴茎、舌头轮番进入秘境,每次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对于时绥来说,魏衡的性器粗大,肏进去的时候爽得失神,就像丢了魂,直接把她送上高潮;而他的手指是细长的,在三者之间是最灵活的,能够抠住她的逼壁,让她酥麻酸爽;对于舌头,是最柔软的,他给她口交,平时与她亲吻的舌头插入她的逼里,讨好地吃着她流下来的淫水,就像沙漠中的旅人,甘之如饴。

    时绥有些站不住了,一边喘息着,一边扶着墙壁。魏衡伸出一只手托着她圆润的翘臀,防止她脱力倒下。他的舌头一下一下地在少女的嫩逼里来回抽插,模仿着方才性交的模样,牙齿轻轻地咬了咬早就肿胀的阴蒂,又用舌尖来回地摩擦。

    “啊呀……”时绥娇嗔,难耐地抓着魏衡的头发,“别咬,好痒……好痒啊魏衡……”

    魏衡在少女的腿间抬眸,看着她仰着脑袋,平坦的小腹急促地呼吸着,双腿无意识地夹紧,腿在轻微发抖,她的肌肤在热水的冲刷下泛着粉红。少年拢起嘴唇,轻轻地嘬起充血了的阴蒂,感受着头上少女无措的双手,以及夹得越来越紧的双腿。

    性高潮除了阴道高潮,最容易的就是阴蒂高潮。从前时绥总是拿着吮吸小玩具来感受愉悦,没料到此时此刻,她的亲弟弟竟跪在她的腿间,虔诚地为她口交。少女低下头,只见魏衡微闭双眸,热水冲刷在他的脸上,他却好似毫无感觉。他的舌头很红,牙齿整齐洁白,嘴唇湿润,柔软地覆盖在她的阴阜,细细亲吻。

    时绥认了,在他的身下高潮,爽得不能自已,此刻对于口交更是毫无反抗,只因为太舒爽了。她望着魏衡,像是感受到她的目光,少年在热水的冲刷下睁开眼,两人的眼底尽是一片情欲难以掩盖,时绥的心下挣扎,只觉得魏衡的舌头又一次在她的穴内舔舐,他的喉头滚动,正大口地吞咽液体,即使有不少是热水,而非她的淫液。

    她的弟弟……这是她的弟弟,和她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弟弟啊。

    内心一阵悸动,心理上的挣扎,生理上却爽得发抖。时绥放开抓着魏衡头发的手,轻轻地抚摸过他的脸颊。还是第一次这样温柔地触碰他,他的脸很烫,许是热水的缘故,又许是太过兴奋,和她一样。

    魏衡立马抓住时绥的手心,贴着他的脸。好似唯恐她下一秒就抽回,他定定地望着她,嘴上更是卖力地为其服务。

    “时绥……”他在她的腿间嘟囔,吮吸着她喷出的淫液,“姐姐……”

    一声“姐姐”刺激到了时绥,她突然仰起头,颇有些痛苦地感受着此刻的情欲。

    “呃啊……”少女抓着少年的手掌,指尖颤抖,“好舒服……”她又一次失神,喃喃地诉说着此刻的感受。

    魏衡盯着时绥的一举一动,看着她快速起伏的胸口,知道她马上高潮,更加快速地舔舐着滚烫的小屄,水声潺潺,满是淫靡。

    “魏衡……魏衡!”时绥大喊,小腹一阵痉挛,双腿都站不住了,“到了到了……啊……!”

    少年扶着少女,将时绥喷出的淫液吞得一干二净,吞咽声在此刻十分明显,甚至又在她高潮后用唇瓣温柔地亲吻过她的阴户,好似安慰。

    时绥虚脱了,她背靠着墙壁,重重地喘息。

    魏衡起身,伸手揽住少女,奖励一样地亲吻她的后脖颈。

    “喜欢姐姐。”他说,又一次袒露心声,“好喜欢。”嗓音沙哑,就像剖开了的真心。

    时绥没力气回他的话,终于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