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是不是准备好被我的鸡巴插逼了?”(h)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还是时绥第一次来魏衡的房间。

    原本这间卧室是客房,小时候有亲戚或朋友来家住就会睡在这里,魏衡他们搬来之后就改成了他的房间。

    魏衡的房间很干净,物件都整齐地摆放着,没有多余的杂物,看着让人舒心。

    时绥的目光落在桌上,开口问:“你在上药?”

    魏衡刚搬来一张凳子示意时绥坐下,点点头道:“胳膊上的刚才在医院换过了,现在要给头上的伤口换药。”

    “我来吧。”少女没坐下,只是伸手去拿了药剂。

    少年愣了愣,看着女孩眼中的担心,突然笑了笑,轻声道:“好。”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yus huwu .nam e

    时绥站在魏衡的身后,少年坐在椅子上,垂头将微长的头发拨开,露出略显狰狞的伤口。上面的新肉已经长起来了,粉嫩嫩的。

    “疼吗?”将医用棉签擦过伤疤,时绥问道。

    “不疼。”本就马上好了,况且此刻是她在给他上药,怎么会疼?

    “手臂上的那个,”时绥目光转移,又问,“是因为今天打得吗?”

    魏衡笑笑,回想着,“是也不是。”

    今天打人扯动伤口算是一个原因,但最根本的是昨晚,疯狂的一夜,时绥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几次抓到了他的伤口。不过好在每次少女抓他头发的时候只抓他两侧或是发顶,并没有碰到后脑勺,不然也估计会和今天一样,又一次缝合。

    时绥自然没明白魏衡话里的意思,只是小心地给他擦拭伤口。

    魏衡伸手缓缓地揽住少女的腰肢,大掌贴在她的后背,指腹轻轻地摩挲。

    “今天看到他拍的视频,”少年垂眸,眉头微皱,“我真想杀了他。”

    时绥一愣,回想当时他的神情,冷得就要把人冰冻。

    “我把他拍你的删了。”少年又说,像是吐了一口气,“他居然敢摸你。”

    时绥将药瓶拧起来,用纸巾吸去多余的药剂,轻轻地吹了吹,“所以,应该谢谢你。”

    魏衡抬眸,去看身侧的少女,嘴角是浅浅的笑意,“你还是第一次谢我。”

    “不只是我,”时绥对上他的视线,眼眸中闪着点点星光,“更是为了其他女生。”

    她没想过,他居然让那个猥琐男给女孩子道歉,不单单是为了维护她,更是所有被欺负的女性。

    魏衡会意,双手环住时绥的腰,将脸贴向她的胸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时绥,”他说,嗓音又变得沙哑,“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

    少女垂眸,看着怀里的少年,他垂着眼眸,脸上是餍足的表情。

    轻轻地将手覆盖在他的脸颊,时绥神色复杂,抿着唇不说话。

    慢慢地,魏衡抬头,缓缓地将手移向时绥的后脖颈,有些强迫地让她垂下头来。

    “想亲你。”他说,手掌在她的脸上摩挲,指腹轻擦少女娇艳的唇瓣,“可以吗?”

    时绥没说话,盯着他的双眸,心下挣扎。

    两人看了半晌,就在魏衡以为时绥不同意的时候,少女突然俯下身来,将湿润的嘴唇贴向了少年。

    魏衡愣了神,没料到时绥居然会主动吻他。

    时绥不会接吻,之前总是被动,根本毫无吻技可言。

    这一次她大胆地伸出了舌头,学着魏衡亲吻她时的模样,先勾勒描绘他的唇形,然后又张嘴轻轻地咬了他的下嘴唇一口,像是在报复之前他多次咬她的行为,紧张地做完了这些之后,时绥终于将她的舌头伸入了他的口腔。

    魏衡还没愣过神,舌头还安静地躺在口中,等着时绥的“挑逗”。

    时绥的舌尖先是与少年的舌头摩擦接触了两下,然后从他的舌侧轻轻地掀动,示意他的舌头与她纠缠起来。

    魏衡终于倒吸了一口气,下一秒就立马反攻,将时绥的舌尖逼得无路可退。

    “啊哈……”时绥吓了一跳,强行被拉着倒在了魏衡的怀里。

    魏衡的眼底冒出了火苗,情欲已然被挑起,虎视眈眈地望着身下的少女。

    两人接吻的声音很是清脆,口舌之间充满了津液,每一次的吸吮都发出“啧啧啧”的水声,听得叫人耳根发红。

    时绥的双臂搂着魏衡的脖颈以防止从他的腿上掉下,这又使得俩人之间的距离更是贴近。

    少年一只手搂着时绥的腰肢,另一只手早已在她的腿间游走。

    少女换了睡裤,宽松得很,布料轻薄。

    魏衡的手指沿着她的裤子边缘探入,隔着棉质内裤,轻轻地戳动里面的花蕊。

    “嗯……”时绥娇嗔一声,轻轻地拉开与魏衡的距离。

    两人的唇舌在分开时拉出了一条细长的银丝,少年痴迷,凑上前去舔净唾液。

    手上的动作不停,食指揉捻着慢慢肿胀的阴蒂。

    “啊呀……”时绥抓着魏衡的胳膊,轻轻地摇头,“爸妈在外面。”

    没关紧的门外能够听到脚步声,每一次的路过都让她心惊胆战。

    魏衡没说话,只是凑上去亲吻时绥的脖颈,那里还有一些吻痕没有完全消除,但已经比早上好许多了。

    手指隔着内裤去揉搓少女的肥逼,那里热得吓人,每一次的轻戳都能感受到里面喷出的一点水汽。

    时绥夹紧了腿,只觉得身上开始燥热。

    魏衡痴痴地望着身上的少女,又去亲吻她小巧的耳垂。

    少年修长的中指挑起时绥的内裤缝,将盖在阴阜的那块布料移开,食指从阴蒂转向正在流水的小屄。

    “呃啊!”时绥抓着魏衡的肩膀,舒服得有点发抖。

    “好湿啊……”魏衡喟叹,在她的耳边低语,“姐姐,你的骚逼流了好多水。”

    “唔……你闭嘴!”时绥又气又羞,轻轻地锤了一下少年,“不许说……”

    魏衡轻轻地低笑,语速缓慢,嗓音蛊惑,“可是姐姐,你的骚逼好想吃我的手指啊。”说着,少年的食指探入,在屄里慢慢抽插着。能够感受到少女的淫水多得吓人,没几下就打湿了少年的整个手掌。

    时绥低头不说话,只是有几句娇嗔总是忍不住。

    “姐姐是水做的吗?”魏衡继续逗弄她,笑意盈盈,“这么湿,是不是想吃我的鸡巴了?”

    时绥突然一口咬在了魏衡的肩头,一边咬一边说:“……你不说话会死啊!……”

    少女的力气很小,咬在上面即使也出现了牙印,但他根本毫无感觉。

    “看来被我说对了。”魏衡轻笑,突然将时绥换了个姿势抱着,手从她的热屄里抽出,淫液亮晶晶的,摆在少女的眼前,“姐姐你看,你都已经准备好了。”他说着,又继续在她的耳边补充羞人的污言秽语,“你说,是不是准备好被我的鸡巴插逼了?”

    时绥涨红了脸,刚想骂魏衡,外面传来脚步声,“魏衡,我帮你上药吧?”

    ——

    往常都是魏母替自己的儿子上药的,今天他却没有喊她帮忙,有些奇怪。

    看着儿子房门没有关紧,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打开门一看,只见时绥也在里面。

    少女背对着魏衡站着,双手捂着脸,呼吸好似有些急促。

    自己的儿子则慢条斯理地拿纸巾细细地擦着手,神情十分平静,波澜不惊。

    “妈,刚才姐姐已经替我上过了。”魏衡开口,轻轻地笑。

    “是吗?那谢谢岁岁了。”魏母欣慰,上前想要感谢,少女却立马擦身离开了。

    “不用谢阿姨。”她说着,捂着脸就跑了。

    回头去看自己的儿子,只见他的目光追随着少女,眼底是盖不住的笑意。

    ——

    嗯……在想下一章要不要继续肉(托腮思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