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姐姐,吃我的鸡巴吧”(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绥回房缓了一下,轻轻地拍了拍滚烫的脸颊,心下砰砰直跳。

    伸手脱了内裤,上面湿了一片,她看了一眼,又穿上了。

    躺在床上平静了一会儿,时绥才慢悠悠地去洗澡。

    刚开了卫生间的门,就看见少年正弯着腰洗手。

    时绥一愣,就要转身。

    “姐姐去哪儿?”魏衡起身,用毛巾擦干手,一只手慵懒地撑着洗手台。

    时绥没说话,拿着衣服就要离开。

    “不洗澡吗?”少年伸手,一把抓住了少女的胳膊。

    “我……等会儿。”时绥脸红,想要甩开手。

    “要不要我帮你?”魏衡上前两步,双臂圈住少女,脸埋在她的颈间,轻轻嗅着。

    “我还是会自己洗澡的。”时绥想挣脱,但少年丝毫未动。

    “是吗?”魏衡回味着这句话,慢悠悠地在她耳边说,“我记得,姐姐那时可是站都站不住……”

    “你……!”时绥扭头,瞪着少年,脸又一次涨红,“你别老提了行吗!”

    “好,那我换一个说。”魏衡明显没打算放过她,手指划到少女的身下,隔着裤子抚摸,“我想检查一下,姐姐是不是还湿着。”

    时绥马上抓住他的手,但又被迫跟着一起伸进了裤裆。

    “还是这么湿……”魏衡咬着她的耳垂,轻轻呢喃,“姐姐也很想要,为什么不说呢?”

    “谁想……啊哈……!”屄口被重重地戳了一下,时绥的话突然转了调,“你总这样……”

    “想操姐姐。”魏衡伸手把时绥打横抱起来,又低头让少女圈住他的脖子,“满足姐姐的骚逼,好吗?”

    时绥没有说不的权利,当然,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从那次开始,就已经为他臣服。

    浴缸里放了热水,就好像是早就备好了,只等着少女的躺入。

    水温刚好,时绥有些害羞地脱了衣服,光洁的脚踝在水面轻轻地试了试,又坐了进去。

    魏衡穿得一本正经的,好整以暇地俯视着水中的少女。

    时绥将半张脸埋在水里,又用一颗盐浴球让浴缸充满了泡沫。

    这样他就看不见了,时绥想,水下的双手轻轻地摩挲自己的胳膊。

    “你站着干嘛?”少女不太敢直视他,语气强硬,“不是给我搓澡吗?”

    魏衡觉得时绥可爱得很,笑着宽衣解带。

    手放在了裤子上,少女突然伸了手,指着他的裤裆,“你、你脱裤子干嘛!”

    魏衡挑了挑眉,无视她的话,快速地把自己扒了个精光。

    少年的双腿修长,他体毛很少,肌肤光洁,如果不是手臂上还缠着绷带,可以说看起来简直就是完美的雕刻艺术品。

    魏衡抬脚,一下就坐到了时绥的对面。

    水面上升,不少泡沫溢了出来。

    “来,我给你擦后背。”魏衡取了一条毛巾,朝着对面的少女挥了挥。

    时绥抱着膝盖,脸还埋在水里,露出两只圆溜溜的眼睛看他,半信半疑的。

    见她不动作,少年伸手,硬是把她掰了过来,让她背对着他坐着。整个人又落入了魏衡的怀里,好似连周遭的水温都升高了。毛巾在水里过了一下,带着水汽覆在少女的肌肤上。

    时绥整个人的肌肉都绷紧了,看不到他的神情,只能感受着他此刻在她身上的动作,嗯,还算老实。

    少年帮她轻柔地擦拭着,完全想不到地铁上打人的人是他,那样充满戾气,愤怒且英勇。

    时绥的头发简单地盘了起来,不过还是有些碎发掉落,黏在了脖子上。

    “来,抬起胳膊。”魏衡开口,轻轻地拍了拍少女的手臂。

    时绥照做,但又马上合上,惊呼道:“怕痒,这里就算了。”

    少女的声音娇滴滴的,带着一些无辜,就像是春日的樱花,让人流连忘返。

    魏衡的喉头滚动,望着她的背影半晌,才轻声道:“好。”

    毛巾拧干了挂在浴缸的边缘,他伸手突然揽住少女的胸脯,慢慢地揉搓。

    “啊!”时绥被吓了一跳,望着身前那双手,扭头生气,“你干嘛!”

    “我亲手伺候姐姐。”魏衡手臂微微发力,将时绥往怀里揽,柔嫩的后背贴着他滚烫的胸膛。

    少女被迫靠在少年的身上,俩人浑身赤裸,泡沫下的肉体若隐若现。从魏衡的视角,能够清楚地看到时绥身前的所有。此刻他正双手抓着她娇嫩的乳房,乳尖已经挺立,充血涨红,在他的手心颤颤巍巍的,像两颗小樱桃。

    时绥有些难耐地仰头,双手扶着魏衡的膝盖,有些大口地喘息着。泡沫贴在时绥的胸脯,衬得她的肌肤愈发洁白。两点殷红很是显眼,就像她身下的小嘴。情欲攀上心头,时绥的嘴角忍不住发出舒适的喟叹,小手无意识地抓着魏衡的手臂,上面青筋凸起,手背微凉。

    “姐姐自己来。”魏衡抓着时绥的手,让她的一只手自己摸自己的乳头,学着他的模样,一下下地揉捻,带给自己愉悦。少女裸色的指甲轻轻地剐蹭乳晕,指腹揉搓着乳粒,浑身带着一丝战栗,轻轻抖动。魏衡盯着时绥的脸色,只见她眉头微蹙,面上却依然充满欢愉,脸颊泛红,娇嫩欲滴。

    伸手探入少女的腿间,来回地在大腿内侧摩挲。时绥下意识地夹了腿,又被魏衡打开。修长的手指在阴阜外面抚摸,若有若无地触碰到柔软的花穴。

    “嗯啊……你快点……”时绥有些难耐,害羞地催促。

    魏衡失笑,轻轻地吻了吻少女潮湿的鬓边,哑声道:“好。”

    话音刚落,少年的手指在阴蒂上摩擦了两下,水是绝佳的润滑剂,一下就插入了少女紧实火热的小逼里。

    “哦啊……”时绥娇嗔,微微夹腿,手忍不住又攀上了少年的手臂,“好舒服……”她说着,嗓音已经酥得滴水。

    小屄本就一直在流水,只不过在浴缸里,淫液混在了一起,早就分不清了。

    “姐姐的骚逼真热啊。”魏衡在她身侧耳语,“爽吗?只是手指而已。”

    “别说……别说……”时绥胡乱地去捂他的嘴,手指湿漉漉的,打湿了少年的脸颊。

    魏衡不说话了,手指灵活地转动,一下下地在时绥的屄里抽插,爽得少女挺起了上半身。

    “可以操逼了吗?”少年看着发抖的时绥,温柔问着,“姐姐,吃我的鸡巴吧。”

    时绥咬着唇没回答,只感觉到魏衡的双手托着她的臀部,让她稍微起身。滚烫的性器抵着她的腰际,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

    “不要这个姿势……”少女开口,声音娇滴滴的,“腰不舒服。”她主动起身,站在魏衡的面前。

    时绥转过身正对着他,垂头去看少年,眼底满是娇羞。

    少女一起身,浴缸里的水面又下去了。她的身上粘满了浴泡,有在胸口的,有在腹部的,还有在阴户上的,看着让人双眼发直。

    时绥是常见的梨型身材,上半身看着较瘦,腰很窄,胸脯尽管小巧,但却也是一个柔和的弧形,足以埋入脸颊。她的下半身看着比较胖些,但又很健康,臀部挺翘,大腿的肉很多,摸起来手感十足。

    她很美,不胖不瘦,臀肉肥嫩,就像她的小逼一样。魏衡想,怪不得操起来这么爽。

    时绥害羞地双臂交叉捂着胸口,然后缓缓地在魏衡的面前跪坐下来。

    ——

    作者的话:我去,又没写完,下章继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