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唐周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父为时绥端了杯牛奶,看着她有些发黑的眼圈,皱眉道:“囡囡啊,你没睡好吗?”

    时绥剥着水煮蛋,还没睡醒,只是点了点头。

    “岁岁啊,昨晚你洗澡,我听见你好像一直在说话,是怎么了吗?”魏母担忧地看着身侧的少女,为她拂去额前的碎发。

    时绥猛地抬眼,瞪着坐在她对面的魏衡,后者倒是慢悠悠地吃着早饭,脸上波澜不惊的。

    快速地想了一下措辞,时绥清了清嗓子,“阿姨,昨晚浴缸里有一个大耗子。”她说着,余光看向魏衡,又继续,“那大耗子太吓人了,又肥又恶心,还会跳起来咬人。”

    魏衡终于抬眸,眼底似笑非笑,缓慢地咀嚼着口中的面包。

    “哟!咱家还闹耗子了?”时父大吃一惊,拍了一下额头,“啊呀,肯定是我们家零食太多了!岁岁啊,上次过年你买的还没吃完!”

    “又不是我招的耗子!”时绥生气,“啪”地一下把咬了一口的水煮蛋丢在了桌上。

    “好好好,你们俩别吵。”魏母出来打圆场,“以前我们家也总是有老鼠,我这几天找个治老鼠的法子,岁岁你别和你爸置气啊!”

    时绥也懒得和父亲吵,抬头看了眼对面的魏衡,只见他含笑望着她,眼底是一丝戏谑。

    少女突然拿一根筷子戳着掉在桌上的水煮蛋,往对面一掷,扔在了魏衡的碗里。

    “哎!你怎么把你吃剩下的东西给你弟弟!”时父有些心急,就要把鸡蛋拿出来。

    “他爱吃啊,爱吃就多吃点。”时绥故意,朝着魏衡挑了挑眉。

    “嗯,我喜欢吃。”魏衡也不客气,立马夹起来咬了一口,“姐姐不吃的我吃。”

    ——

    今天终是天晴了,阳光暖暖地照在脸上,让人惬意十足。

    时绥中午要参加一个讲座,为了凑学分,她连午休都不去了。

    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能坐在最后排几个边缘的位置。她的室友原本是要一起来的,但因为嫌讲座无聊就爽约了。

    时绥在群里和她们斗智斗勇,气得手里握着的签到笔掉在了地上。

    弯腰去捡,另一只比她更快地捡了起来。

    时绥刚想说谢谢,抬头的时候一愣。

    男人梳着大背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着显得眼神深邃。他身上的西装合身,完美地修饰了匀称的身材。

    他见时绥发愣,将笔递给少女,笑了笑说:“时绥,还记得我吗?”

    时绥皱眉回忆,接过笔,终于笑了,“唐周哥哥?”

    小时候的邻家哥哥,年纪比她大了六七岁,也算是一个非常好的玩伴了。

    “还记得我,我真没想到。”唐周脸上洋溢着笑容,上下打量少女,“长大了,时绥。”

    时绥记得,在母亲还在世的那段时间,总是唐周哥哥与她玩在一起,后来他出国了,就没再联系。

    “天哪,已经好多年了!”时绥有些兴奋,站起来与他对视,“你怎么会在这里?”

    唐周笑笑,转身指了指讲座前的立牌,“今天是我给你们开讲座。”

    时绥这才反应过来,方才来得急,压根儿没看到台前放着的立牌。

    “时间差不多了,我先上去,晚点我们一起吃个饭好吗?”唐周拍了拍少女的肩头,温柔询问。

    “当然可以!”时绥点点头,“那我等你结束!”

    ——

    讲座持续得不长,时绥难得没有打瞌睡,毕竟台前的是她认识了许久的人。

    时绥下午没课,唐周约她出去吃饭,她也同意了。

    “原来你去英国了,当时你突然搬走了,我还伤心了一段时间!”时绥吃着意面,皱眉回忆,“怎么样,过得还好吗?”

    “还不错,在那边念了本硕,最近回国开始创业了,想像时叔叔一样做一番事业。”唐周笑笑,将纸巾递给时绥,“你呢?也还好吗?”

    “我不就这样?在这个大学读书,勉勉强强吧哈哈哈!”时绥笑得爽朗,让唐周回忆起她小时候的模样。

    男人缓缓地隐下笑意,目光盯着少女,小心问道:“时叔叔……我也是最近听我爸说的,他不是有一个私生子?”

    时绥的笑容顿在嘴角,她擦了擦残留的酱汁,神情有些躲闪,“嗯,我们现在已经住在一起了。”

    唐周知道小姑娘的脾气,有些骄纵,但性子是非常好的,“会不开心吗?我最近在郊区买了套房,你可以去我那里住。”

    “啊,不用吧。”时绥一愣,摆了摆手,“我跟他们相处挺好的,再说了让我不开心,不是他们该走吗?”

    唐周点点头,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赶紧改正,“你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了。”

    时绥沉默着没说话,眉头微微皱着。

    “时绥,我一直以为阿姨和叔叔的感情很好。”唐周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突然提到,“没想到阿姨过世之后……”

    “嗐,说这个干嘛?”时绥打断唐周的话,摆了摆手,“都过去了,反正爸妈一辈的事情咱们也管不着不是?”

    唐周有些愣神,印象中,时绥是个打抱不平的女孩,遇到这种事情,断然会大闹一场的,没料到她这么豁达。

    “唐周哥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着想,不过我现在过得还不错嘛,所以以前的事情咱们就不说了。”时绥望着眼前的男人,礼貌地笑了笑,又顿了顿,“反正,过好现在比什么都强。”

    唐周望着时绥,才发觉眼前的少女已经变了样,尽管还是那样美丽、灿烂,但她也稳重、阔达了不少。

    “好。”男人点头,也随着她笑,“但只要你不开心了,记得联系我,我一直都在。”

    ——

    两人叙旧聊了很多,大多数是儿时的回忆,让时绥的嘴巴络绎不绝。

    大概到放学时间了,唐周想送时绥回家,但她拒绝了。

    “我得回学校一趟。”时绥皱眉。

    “为什么?这里绕远路的。”唐周不解,分明可以直接回家。

    “我……”回想那天的事情,时绥难以启齿,“就……那个弟弟嘛。”

    ——

    时绥来到校门口的时候,魏衡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原本少年嘴角还噙着浅浅的笑意,期待着时绥的放学,却没料到少女并不是从学校里面走出来,而且,身侧还站着一个男人。

    嘴角的笑意瞬间隐去,眼底已然缓缓结冰。

    时绥紧张地看着魏衡,又扭头跟唐周解释,“那个就是我弟弟,我们俩得一起回去,我爸知道的。”

    唐周顺着少女的视线看去,在看到魏衡时倒是有些吃惊。姐弟俩长得很像,但气质完全不同,如果说时绥是初春的太阳,顽皮可爱,那魏衡就是冬日的寒冰,冻人且凛冽。

    他才16岁,眼底却如此成熟。他长得很高,光是这样望去,就感觉两个人没差多少。唐周从他的身上收回视线,朝着少年点了点头。

    魏衡快步上前,将时绥拉了过来,颇有占有欲地将她拉在身后。

    “你好,我和你姐姐从小就认识,我叫唐周。”唐周伸出手来,想要和魏衡握个手。

    魏衡的目光落在男人身上,眼底的阴沉显而易见。

    时绥看着唐周落在半空的手,尴尬地拉了拉,示意他收回,又赶忙解释,“唐周哥哥,我和我弟弟就先回去了,到时候再联系吧!”

    魏衡咬着牙,脑海中不停地回想着——

    唐周哥哥。

    我和你姐姐从小就认识。

    时绥被魏衡拉着离开了,唐周看着姐弟俩离去的背影,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

    开始走剧情了,男二出现,姐姐和弟弟的感情马上就要拧巴了。

    后面就要交代长辈们的一些故事,大概篇幅不长,插叙讲述。以及穿插一些弟弟悲惨的过去——《论癫公是如何养成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