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忆往昔 46 8 v .co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魏母没想到,时绥也会有和自己促膝长谈的一天。

    女孩坐在沙发上,表情有些局促,长袖下的手指无意识地纠缠着。

    “岁岁,想问什么?”魏母笑笑,温柔地问眼前的少女。

    “阿姨,也没什么,就是……”尴尬地不知道如何开口,终于呼了一口气,“我想知道您和我爸的一些事情。”

    魏母一愣,没料到时绥居然会问她这个,微微皱眉,“这……”她也知道时父肯定没把那些事情告诉过她,时父爱这个女儿比爱他的那个儿子要多得多,自然不会说那些陈年往事。

    “阿姨,我就是好奇你和我爸发生过什么。”时绥意识到自己的措辞可能不太得当,又改了口,“就是从前的事情。”

    魏母沉默了半晌,终于点点头,缓缓地说:“好,那我告诉你。”

    ——

    时父与魏母本是大学同学,他们在大学期间谈了恋爱,两人的关系可谓是情比金坚。

    毕业后两人尽管志向不同,时父想要创业,想要白手起家,开创自己的事业,但魏母只想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安安稳稳地与男朋友度过一生,但为了满足时父的心愿,她也跟随着那个男人来到他所在的城市,陪他一路奔波打拼。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两人总是因为生活的拮据而吵得不可开交,终于在某一天,时父对魏母提出了分手。

    女人同意了,尽管心中万般不舍。她回了家乡,以为男人会像以前一样求得她的原谅,却被告知下个月就是他的婚礼。

    就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女人伤心了好一段时间,不明白为什么等来的却是他新婚的讯息。终于以为自己从失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三年后的同学聚会又让她遇到了他。

    她心下苦涩,想质问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说他需要钱,但她没有。女人很失望,转身就要走,男人却死死地拥抱住她,告诉她这并非他所愿,等他成功了,一定与她离婚,迎娶女人。

    魏母是个心软的女人,但心软却是女人最大的软肋。

    那一晚酒精上头,纵情一夜。

    再后来,两人没有什么联系了,女人得知自己怀了孕,不敢与家里人诉说,但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终是无法掩盖。她被逐出家门,说有辱家风,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闺女,居然当了别人的小三,还怀了孕。从此之后,她四处漂泊,拉扯着刚出生的孩子,十几年都过得那样痛苦。

    在魏衡十岁那年,男人又一次联系上女人,告诉她他的结发妻子已经去世一年了,男人想要重新与她在一起,补偿从前对她的亏欠。女人终于忍不住委屈,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男人,告诉他这些年她的辛酸,告诉他作为一名单亲妈妈的苦楚,告诉他有多少个日日夜夜,她都以泪洗面。

    旧情复燃总是比寻常的感情要浓烈,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告诉自己的孩子这些事情,他们都还小,需要找个机会再来坦白。

    魏母做到了,但时父不仅告诉得晚,对时绥也有所隐瞒。

    时父第一次见到魏衡的时候,对他的形容只能是瘦小、单薄,长得很像时绥儿时的模样,但眼底透着悲伤与稳重。魏衡分明已经上了初中,可他的个子很小,体重估计没自己的女儿重,脸色蜡黄,分明是营养不良。

    那个时候魏母已经告诉过魏衡关于时父的存在了,但在父子俩见面的时候,时父才告诉了这个孩子,你还有一个姐姐。

    魏衡是不甘的,他讨厌他这个所谓的姐姐,分明自己的母亲与父亲才是原配,却因为时父的背叛,让自己与母亲过得这般孤苦。他没见过时绥,直到那一次在时父的手机上看到她的模样,心下滋生的报复一下变成了别样的情愫。

    原以为自己的情绪隐藏得足够好,却在真正见到时绥的那一刻,心下狂跳,她生得那样好看,眼底是骄纵与不屑,与他天差地别。

    她是高高在上的玫瑰,他却是被人踩在脚下的泥泞。

    ——

    时绥回房的时候,在拐角处碰上了魏衡。

    “怎么样,心里什么感觉?”少年问,语气有些调侃。

    少女抿着唇没说话,眼眶有些发红,嘴角没有一丝弧度,仿佛还沉浸在方才的故事中。

    时绥的手放在门把手上,魏衡长臂一伸,把少女圈了起来。

    还留着一些空隙,倒不是把她抱在怀里了。

    “为什么哭?”他问,眉头微微蹙着。

    时绥没说话,握着门把手的手却是没了力气。

    “姐姐,太过共情,将来会很累。”魏衡叹了一口气,抬起食指接下少女眼眸的泪水,垂头抿去。

    咸咸的,苦苦的,一点也不甜。

    时绥抬眸去看他,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灯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实在是太怜惜了,魏衡软下声音,在她的耳边低语:“都过去了。”

    不安慰倒还好,一安慰更是让人想要落泪。时绥倾身,将头靠在少年的胸膛,眼睛一眨,泪水落下。

    “我真的不知道这些……”她说着,甚至有些哽咽。

    “嗯,没事的。”魏衡伸手轻轻地把少女揽住,手掌覆盖在她的后背,安慰地拍着。

    “你妈妈很辛苦,”时绥说,抓着魏衡的衣服擦眼泪,“你也是。”

    少年失笑,将少女搂得更紧了些,倒是没再说话。

    两个人就这么拥抱了几分钟,等时绥哭得差不多了,她才缓缓地与魏衡拉开距离。

    少女的手还抓着少年的衣服,望着上面湿漉漉的水渍发愣。

    魏衡抬手抚摸时绥的发顶,眼神缱绻,动作轻柔。

    “脏了。”时绥的指尖戳了戳那处地方,鼻音很重。

    “嗯,没事。”魏衡倒是无所谓,眼泪算什么,就算鼻涕擦在他身上他都不在意。

    时绥抬眼,与少年炙热的眼神交汇,脸上有些温温热。

    “我平时不爱哭的。”少女解释,吸了吸鼻子,“真的。”

    “那我太坏了,”魏衡伸手为她拢去头发,笑着,“每次都让你哭。”

    少年的嗓音沙哑蛊惑,时绥感觉身上的血液都在往脸上涌,方才悲伤的情绪一下变得酥酥麻麻。

    感受到少女的羞涩,魏衡一只手撑着后面的墙壁,一只手轻轻地搂住少女的腰肢,将她往自己的身上带。

    时绥的双手放松地落在魏衡的身前,感受到越来越近的距离,她下意识地抗拒。

    不得不说眼前的少年长得太过完美,望着他愈发贴近的脸,时绥竟然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嘴唇与嘴唇的触碰,电光火石间,只觉得心下狂跳,带着初恋般的温柔,轻轻地咬着对方的唇瓣。

    魏衡的舌尖试探性地闯入少女的口腔,邀请她与他共舞。唾液与唾液的交互,大口地吮吸双方的汁水,是从前没有的热情与激烈。

    时绥的双臂圈住魏衡的脖颈,身前的柔软贴着他炙热的胸膛,心跳与心跳的吻合,双方都激动无比。

    一只手突然探入胸口,时绥只觉得一凉,轻轻地哼了一声。

    大掌已经在她的乳房揉捏,时绥的舌头有些艰难地从他的口中脱出,大口地喘气,“今天不想……”

    魏衡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终于从情欲的海洋抽离,放开与少女的距离。

    唾液的纠缠,就算分开了也依然拉出一条色情的银丝。魏衡情不自已,伸出舌尖,在她的嘴角细细舔舐。

    像小猫一样,时绥想。

    手还放在少女微耸的乳房上,轻轻地捏了一下,好似满足还没有压制的情欲。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4 64w . c o m

    又动情地与少女吻了两下,才收回手,帮她正好衣服。

    没有问为什么,他尊重她。

    “早点休息吧。”魏衡嘴角含笑,眼神温柔无比。

    时绥望着他的模样有些发愣,他和往常乖戾的态度很是不同。少女不知道,每一次他的笑,都让她心驰神往。

    “嗯。”时绥垂下头,假模假样地收拾衣摆。

    魏衡看透她的心思,抓准时机开口,“以后不许这样了。”

    “什么?”时绥抬头,有些迷惑。

    “不许不理我了。”魏衡亲了亲时绥的脸颊,语气有些委屈。

    这下像小狗了,时绥又想。

    “那得看你都干什么了。”时绥又骄纵上了,微微仰着下巴,“昨晚那样肯定不行。”

    魏衡笑了,咬文嚼字,“今晚这样可以?”说着话,语气暧昧。

    时绥咬唇,立马打开了身后的房门,在关上的一瞬间,瓮声瓮气地说:“可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