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舔一下(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少年放下麦克风,双臂颇有些强占式地环住了时绥的身躯。

    双唇纠缠,舌头闯入少女的口腔,细细地扫荡每一处细节,吻得时绥有些喘不过气来。

    右手游走到少女的臀部,左手护着时绥的腰肢,轻轻地一个力道,时绥就被带着跨坐在了魏衡的身上。

    时绥一声惊呼,脸涨得红红的,双臂无措地伏在魏衡的身前。

    少年的眼底泛着欲火,细细地注视她半晌,又将手掌按在时绥的脖颈上,微微抬起上半身,继续方才那一暧昧的舌吻。

    时绥睁着眼,眼前是放大了的俊美脸庞,魏衡已然闭目,微微皱眉,投入地亲吻着怀中的少女。耳边是色情的水声,魏衡强硬地将口中的津液渡给她,而后又迫不及待地将她口中的水汽卷走。

    明显能够感受到胯间骑着的地方,性器已经抬头,梆硬地顶着她的柔软。

    少年微凉的手掌从时绥的衣摆探入,穿过少女的内衣,有些粗鲁地揉捻着耸立的乳房。受到了刺激而挺立的乳粒被双指夹住,缓缓地摩挲。

    时绥一个颤抖,鼻腔发出了声闷哼。

    魏衡睁眼,眼眸中早就已经燃起了欲念。他的唇舌终于饶过了时绥,而后又暧昧地亲吻在她洁白的脖颈。

    一只手在时绥的胸脯揉捏,另一只手从少女裸露的小腿上移,在时绥的底裤边缘徘徊。

    食指勾着棉质的布料,修长的中指一下就钻进了滚烫的阴阜。已经湿了,魏衡的指腹沾了淫液,轻轻地在两瓣阴唇上摩擦。

    时绥无力地趴在魏衡的身上,感受着少年对她的侵犯。

    魏衡侧头舔舐少女小巧的耳垂,时绥又抖了一下,手指抓紧了少年的衣服。

    更湿了,魏衡轻笑,对准肿胀的阴蒂,一下下地揉捻。

    时绥很敏感,在性事上根本不是魏衡的对手。她有些难耐地扭动身子,屁股时不时地在魏衡的阴茎上摩擦。

    少年有些难耐,到底还是忍着欲念,哑声在时绥的耳边低语:“姐姐今天想被操逼吗?”

    分明是在继续那晚的问题,时绥咬唇,埋在魏衡的脖颈处。

    见时绥不回答,魏衡也不恼,一只手松开,徘徊在少女的腰际,另一只手依旧揉搓着敏感的阴蒂,只是速度加快了些。

    “嗯……啊哈……”时绥微微抬起上半身,脊背舒服得挺直了些,胸脯抵在魏衡的脸上,闻起来香甜可口。

    光是玩弄阴蒂都能发出淫荡的水声,魏衡的手指湿了许多,甚至已经流到了手背上。

    外阴的快感即使很快就袭来,但比起与魏衡的插入式的性爱,这样的方式自然还是不值一提。

    “姐姐,你的骚逼不想吃我的鸡巴吗?”魏衡抬眸盯着时绥潮红的脸颊,眼底带着一丝戏谑,像是个恶作剧的小孩,步步紧逼。

    少女的视线聚焦在魏衡的脸上,她咬着唇,脸上羞赧。

    “想……”声音很小,娇娇软软的。

    魏衡抓住时机,手指转移到泥泞的屄口,一下下地搅动,“什么?”他问,嗓音蛊惑。

    时绥觉得丢人,又把脸埋在魏衡的身上,“想被插……”她说得很慢,甚至是一个一个字蹦出来的,“想被插逼……”

    再不能多说一个字了,只想钻进地缝里去。

    魏衡满意,终于抽出被粘满了淫水的手,随意地拿纸擦了两下,而后又慵懒地靠在沙发上。

    “姐姐自己来,把我的鸡巴插进逼里。”

    时绥抬起身子,眼底满是羞恼,可箭在弦上,总是要做的。

    不情愿地脱了裙子下面的底裤,光溜溜的,多少是有些难为情。她又把裙子重新盖住屁股,至少这样他也看不见了。

    魏衡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少女的动作,嘴角的笑意有些玩味,而眼底更多的是柔情。

    时绥微微向后退一些,臀部坐在魏衡的大腿上,目光羞涩地盯着少年的那处肿胀。今天魏衡穿了运动裤,时绥伸手,将裤子上的系带解开,她抬眸,魏衡正如饿狼一般凝视着她。

    拉下运动裤,入眼就能看到即使隔着内裤,魏衡的性器已经高高地耸立,布料凸显出阴茎的形状,硕大的龟头冒了水,弄湿了内裤的一小部分。

    纤细的手指扒着内裤的边缘,有些紧张地把它拉了下来。一瞬间,桎梏消除,肿胀得骇人的性器立马弹跳了出来,直直地立着,尺寸大得令人吃惊。

    时绥的双手缓缓地握住那根肉棒,身上的少年终于粗喘了一声,眉头蹙起。

    包厢内的灯光昏暗,红色的光线打在阴茎上,使得在视觉上都好似更大了一圈。

    他也流水了,时绥想,莫名其妙地用手指点了点微张的马眼。

    “嗯……时绥。”魏衡伸手想要拉住少女的胳膊,半途又停住了。

    会是什么味道?时绥好奇,尽管对男性的生殖器一点不感兴趣,但如果是魏衡的,倒也不是不行。这么想着,她弯下腰,轻轻地用舌尖舔舐了一下。

    倒是没什么味道,有些咸,不难吃。

    这下轮到魏衡睁大了眼,他看着身上的少女竟主动地舔了他的龟头,即使想过无数次她为他口交的场景,但也绝不是这个时候。

    时绥点到为止,她重新直起身来,抬头去看魏衡。

    少年心猿意马,竟妄想时绥能够继续,“再舔一下。”他说着,语气中明显讨好。

    时绥不愿,她没想过给他口交,那是折辱尊严的事情。少女垂眸,她用手心在阴茎上下撸动了几下,手掌很快就被弄湿了,时绥终于抬起臀部,打算进入。

    少年的性器很长,少女半蹲着才勉强让龟头抵在屄口。

    又是这个姿势,时绥回想,上次在浴缸里的时候也是,还记得当时的痛感,难以忘却。

    少女撩起裙子以看清情况,终于缓缓地坐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两人交媾的那处。魏衡感受到时绥那湿润的小逼正在缓缓地包裹住自己的性器,他舒服得收敛起眉眼,双手护在少女的腰侧,防止她倒下。

    熟悉的涨感很快袭来,时绥咬着牙,狠了狠心,一下坐到了底。

    “嗯啊……!”还是招架不住,少女下一秒就趴在魏衡的身上,重重地喘气,“好大……”

    反观魏衡,少年爽得喟叹,紧实又火热的小屄死死地绞着自己粗大的肉棒,即使没有刻意去夹,就已经让魏衡头皮发麻。

    “姐姐,动一下。”魏衡扶着时绥,嗓音沙哑。

    时绥无力,艰难地起身。一只手抓着裙摆,而后垂头去看两人性器所交合的地方,自己已经整根吞入了魏衡的阴茎,哪儿还有动的力气?

    另一只手鬼使神差地抚摸自己裸露的肚皮,魏衡的阴茎太过粗大,居然已经在她的肌肤上隐约形成一个轮廓。

    魏衡的视线顺着她的手掌看去,眼眸中的火光跳动,笑着调侃:“姐姐,我的鸡巴在你的肚子里了,你看,是不是能顶到你的子宫?”说着,魏衡故意抬起了胯部,惹得时绥一声娇喘。

    肚皮上的轮廓果真上移了一寸,而在少年下落的时候,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