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我做到了(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绥在观众席就座,主持人登场,介绍着本次决赛的规则。

    少女的脸还在发烫,她拢了拢双腿,小腹带着酸胀,腿心有些黏腻。

    伸手抚平了裙摆的褶皱,脑海中回想着半小时前的画面。

    魏衡将少女抵在窗前,时绥舒爽得侧头呻吟,恍惚中,她看见没关紧的窗沿吹来微风,方才拉起的窗帘随风飘扬,时不时还能听见屋外路过的同学的交谈。

    少年轻声地闷哼,不断地将身下的性器往少女紧实的阴道抽送,薄唇亲吻在她的脸颊,又喃喃地在时绥的耳畔低语,“姐姐都要把我夹射了。”

    屋外的同学定然不会知道,仅仅是一窗之隔,外面的人在运动,里面的人在做爱。

    身下的快感如波涛般汹涌,时绥捂着嘴不敢发出声音,情难自控时,她一口咬在了魏衡的肩头。

    魏衡的动作微微一顿,侧头去看少女潮红的脸颊,身下的抽插变得缓慢,一次次都是深入浅出。

    “姐姐,你的小逼咬我这么紧,”少年说着,狠狠往上一顶,肩头的痛觉更是深刻,“嘶……你的小嘴怎么也这么用力。”他调侃着,伸手在时绥的股沟来回抚摸。

    魏衡的阴茎粗长,每次的顶入都能卡到宫口,爽得时绥浑身发汗、哆嗦。少女洁白的双腿盘在他精壮的腰际,藕臂牢牢地挂在少年的脖子上,小巧又整齐的牙齿浅浅地嵌入魏衡的肩头。

    器材室内空气封闭,正值下午,阳光斜斜地照射进来,在窗帘处投下一片金黄。

    少女的娇喘与少年的闷哼充斥了整个房间,快速抽插带来的水声听着淫荡又色情,肉体与肉体的碰撞而产生的规律节奏,更是让昏黄的环境蒙上了一层暧昧气息。

    一股强烈的快感席卷全身,时绥的领口大开,内衣的吊带掉了一根,胸脯的柔软随着呼吸一下下地起伏着。少年低头埋在她的乳间,贪婪地猛嗅她的奶香,唇齿含着挺立的乳头舔舐玩弄,而后又如饥似渴地扯咬吮吸。

    “呃嗯……去了……”时绥的嗓音破碎,娇软的音调被撞得颤抖,她纤细的双手紧紧地插入魏衡的发间,“我要高潮了……”

    少年瞬间开始猛烈发力,时绥总是比他早一步高潮,魏衡只能咬着牙快速地在少女的体内抽插。终于,在感受到有一股强大的水流冲刷在他的龟头时,少年咬住少女微张的唇瓣,深情地吻了下去。

    ……

    回忆被上台的选手打断,本次一共有五名同学进入决赛,演唱的顺序是按现场的抽签决定的,方才主持人已经播报了一至五位同学的顺序,魏衡轮在最后,也算是压轴。

    时绥平复下方才回忆的心情,捂着涨红的脸颊,拉回了心绪。

    本次投票规则是每一位同学唱完了大家都可以开始投票,因此每人最多可以投五票,最少投一票,等五位同学都结束演唱之后,再统计谁的票数最多。

    前四位同学演唱结束了,方才那一位就是魏衡的同班同学沉星然,时绥前三个都没有投票,等到沉星然演唱完之后,她很是佩服,给了小姑娘一票。

    当主持人宣布最后一位同学即将登场时,阶梯室内居然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时绥想,魏衡说得还真不错,能受到这样的欢迎,定然不会被从前那样欺辱。

    少年上台,他的目光在观众席扫视了一眼,而后在某一处定住,嘴角的笑意浅浅的,拿着麦克风的手指修长,缓缓地送到身前。

    魏衡唱了一首很冷门的歌,冷门到时绥从没听过。他的嗓音低沉却悠扬,歌曲婉转又阴郁,好似在讲述他从前的遭遇,可又如同黑暗中透过的丝丝阳光,照亮了心间的漆黑。

    他唱着,目光直直地望着时绥,眼底的情绪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雾,即使璀璨,却又神伤。

    一曲毕,场内安静了几秒,而后又响起了掌声,竟然比方才的更响、更热烈。

    如果说上一位选手也就是沉星然所演唱的歌曲青春洋溢,应该得到更多的票数的话,魏衡这次所演唱的歌曲并不符合他们的年纪与氛围,却没料到,最后的结果是以魏衡的票数断层式地排到了第一名。

    沉星然得了第二名,与冠军获得者魏衡在票数上足足差了一大截。

    评委为少年颁发奖状,魏衡谦虚地接过,他在抬起头时又看向时绥,眼底的笑意加深,好似在说:姐姐,我做到了。

    ——

    时绥拿着那份奖状翻来覆去地看,“魏衡”二字写得苍劲有力,镶着金边的纸张都显得有分量了不少。

    “嘿,还别说,你真有两把刷子。”少女欣赏地点点头,将奖状还给魏衡,“你这幅嗓子,真的是老天赏饭吃,”

    魏衡伸手接过,又用另一只手勾住时绥的食指,暧昧地摩挲,“有姐姐在,我就能做到。”

    时绥抬眸,看着他眼底就要溢出的温柔,脑海中下午的场景再次浮现。

    脸上又有些燥热,时绥的视线落向少年的肩头,那里的齿痕很明显,少女抬手给他拉了拉衣领,盖住那个痕迹。

    魏衡盯着时绥,观察她脸上越来越红的变化,倾身在她的耳边低语:“姐姐做爱的时候,最可爱了……”

    “喂!”时绥立马捂住少年的嘴,四处看了看,“你又胡说什么!”

    魏衡低低地笑,伸手拉住少女纤细的手腕,没有拿开,反而将其按住,伸出舌尖舔舐少女的手心,惹得时绥有些头皮发麻。

    时绥皱眉看他颇具性暗示的行为,咬着唇没说话。

    “魏衡!”一道甜美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带着小跑的脚步声,还有一点点喘气,“……姐姐好。”

    时绥立马把手收了回去,看了一眼两步远的沉星然,又看了眼嘴角的笑意已然褪去的魏衡,朝着女孩儿点了点头,开口道:“你们聊吧,我去外面等着。”

    少女离开了,教室里只剩下魏衡和沉星然两个人。

    魏衡的视线落向窗外,时绥靠着外面的走廊托腮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魏衡。”沉星然打断少年的思绪,有些羞涩地说,“刚才主任和我聊了一下,说建议我们去S大的单曲换成合唱。”

    少年抿着唇,尽管收回了在时绥身上的视线,却始终没去看女孩儿。

    沉默了半晌,沉星然又说,“魏衡,你和姐姐的关系真好,好羡慕你们。”

    魏衡的眼眸微动,似在回忆些什么,嘴角难得地在她面前带了笑意,“是挺好的。”不仅好,而且还是能插入式的关系好。

    见他终于和她搭话了,沉星然抓住时机,又说:“主任打听过了,S大有很多人都唱单曲,合唱目前只排了一组,所以他还是建议我们俩能合唱一曲。”

    魏衡又沉默着没说话,他垂着头,侧脸的轮廓锋利鲜明。

    “嗯……如果我们的表演能入围前三的话,S大会给一定的奖励的。”沉星然盯着魏衡的脸庞,又解释,“是现金,每人三千。”

    魏衡其实不缺钱,时父为了弥补从前的亏欠,总时不时地给他补助,但他自己却总是攒着,平时很少花费。

    不过……少年的眼眸微闪,马上就要到时绥的生日了。

    沉吟了半晌,魏衡终于松口,“好。”

    ——

    亲爱的家人们,停更几天哈,因为……我又去新疆玩了哈哈哈哈

    相信你们能体谅我的o3o周末回上海,等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