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为什么骗我(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绥再醒来的时候,头还在痛,她撑着双臂想要起身,却又软趴趴地砸回到床上。

    四周漆黑一片,自己不在家里,但直觉告诉她这里一定是酒店。

    警觉地睁大双眼,在一旁的沙发上,好像坐着一个人。

    快速地回忆残留的记忆,刚才是唐周送了醉酒的她。

    时绥脑子“嗡”地一声,下意识地摸索自己的衣服——穿了,但也已经换了。

    想说的话卡在喉头,难受得一点也发不出来。

    “你吐了,我给你换了。”

    男人开口,在黑暗中犹如鬼魅。

    眼底还噙着泪水,在绝望之际,听到是魏衡的声音,竟然升起一股十分强烈的安全感。

    男人起身,“啪”地一声,灯光亮起。

    时绥抬手遮住刺眼的光线,聚焦视线,望着站在自己身侧的魏衡。

    他脸上的表情很冷,冷得时绥都觉得陌生。

    突然,魏衡俯身,伸手猛地掐住时绥的下颚,望着她微红的眼眶,语气讽刺,“怎么,看到是我不是他,你很失望?”咬牙切齿,好似要把她吞了。

    时绥还晕着,不知道魏衡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刚才分明是绝望而非失望。

    但早知是他,又何谈失望?

    “干嘛……你吃枪药了?”时绥皱眉,抬手想要拉开魏衡的桎梏。

    魏衡望着时绥有些无辜的双眸,一时间竟真觉得她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刚才的那通电话的话。

    ——

    两个小时前。

    男人将无力的女人抱进房间,把她按在床上,急促地就要脱下她的衣服。

    时绥的双手突然胡乱地捶打,嘴里呜呜地抗拒着,“想吐,我好想吐……”

    魏衡帮她收拾好秽物,给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折腾了大半天,时绥红着脸又睡着了。

    把酒吐了出来就好多了,时绥的睡颜憨态可掬,魏衡此刻只觉得他的姐姐可爱无比,连同之前的坏心情都一扫而光了。

    刚打算自己也去冲个澡,时绥脱下来的外套里传来手机铃声。

    本不应该去看女人的隐私的,但魏衡却将手机从衣服兜里掏出来,蹙眉看着上面的来电——唐周哥哥。

    铃声响了很久,终于挂断,下一秒,再次响起来。

    咬着牙,魏衡沉默地接听了。

    “时绥?”那头的语气关切,喊了两声。

    魏衡没有回话,等着他自己挂断。

    “时绥,你好多了吗?我很担心你。”唐周问,也不管那头会不会回,自顾自地说着,“今天是我的错,你酒量不好,我还同意你喝酒。”

    魏衡加深眉间的阴霾,言下之意,是时绥主动提出的喝酒,而非唐周灌的。

    “时绥,其实……”唐周深呼吸一口气,好似在寻找某些勇气,“这叁年,虽然我没有陪在你身边,不过我们时常的交流,也让我觉得很满足了。”

    时绥叁年来从不和魏衡联系,而唐周的言下之意就是,即使俩人身处异地,他们也一直保持着联络。

    “那个……其实我想说。时绥,我们俩从小就认识,虽然我后来出国这么长的时间,但是你还能记得我,我很开心。所以……”唐周磕磕绊绊,一点也不像从前落落大方的样子,“我和叔叔也谈过关于你以后交男朋友的事情,他说不想让你远嫁,然后叔叔好像也挺满意我的……”

    魏衡握着手机的掌心渐渐收缩,脑门儿的青筋迸起。

    “不知道你对我是不是有好感,但我知道你对我一定是不同的。”唐周笃定,像时绥这样的女人,对他的感情定然不一般,“时绥,我很喜欢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我试着交往一下吗?”

    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出来,唐周喘着气,大声而直率地告白。

    魏衡沉默了许久,那头的唐周终于觉得奇怪,又轻声地喊了两声。

    “时绥……时……”

    话筒传来忙音,被挂断了。

    ——

    “魏衡,你干什么——!”

    衣服被扯下来,露出光洁的肩头,男人将她压在身下,有些疯狂地在她身上粗鲁抚摸。

    “干什么?”闻言,男人有些好笑地看着她,愤怒的双眸中透着汹涌,“我他妈当然是干你了!”

    话说着,魏衡强硬地扒下时绥身上的内衬,又掰开她的双腿,隔着内裤,伸指探入叁年未曾触碰的秘境。

    “你滚……呃啊——!”时绥一个哆嗦,夹紧了双腿。男人修长的手指熟稔地挑逗她的阴蒂,很快一股快意从小腹攀起。

    魏衡曲腿压制住时绥的上半身,又单手脱下自己的衣服,露出精壮的身躯。

    他的双眸中窜动着就要迸发的火苗,一只手掐着女人纤细的脖颈,咬着牙问道:“你和那个姓唐的关系很好?”

    时绥不知道魏衡到底发什么疯,只能无助地蹬着双腿,嘴里不停地骂着让他滚。

    一下子就好似回到了那个下着暴雨的初夜,也是这样强迫她臣服在他的身下,拉着她与他共同沦陷。

    魏衡是疯了,他嫉妒得就要发狂,只要一想到方才唐周说的话,心头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吞噬着他的血肉,让他失控崩溃。

    男人看着身下一丝不挂的女人,伸手握住时绥挺拔的乳肉,在掌心粗暴地揉捻。拇指与食指捏住深红色的乳头反复搓动,惹得时绥从嘴边发出娇嗔般的呻吟。

    魏衡盯着女人的表情,她也是愤怒的,却又开始渐渐地变味,露出暧昧的神色。

    时绥还没有完全醒酒,浑身都热得厉害,头脑胀胀的,身上被玩弄的感觉像是被数十倍地放大,让她反抗的动作逐渐停下。

    魏衡垂眸,俯身去舔舐另一只乳尖,咬在嘴里反复品尝,低低地怒吼,“时绥,为什么骗我。”

    女人自然是不知道她骗他什么了,脑子早就糊成了浆糊,身子哆嗦着,无意识地抱着魏衡挂在她胸脯的脑袋,时绥的声音娇软:“什么……”

    男人抬头,乳粒脱离口腔,暴露在空气中,微微凉,带着色情的光泽。

    就着口水,魏衡伸手再去揉捻,顺滑的触感让他心驰神往。

    “啊哈……好舒服……”时绥像是一只熟透了的蜜桃,浑身上下都泛着可人的红,她微微抬起上半身,好似想要更多。

    魏衡的眼眸闪烁两下,透出异样的情绪。他深知时绥只有在他身下才能这样听话,若是在生活中,她或许多看他一眼,对他来说都是奢求。

    唐周的话仿佛就在耳边,男人觉得有些委屈,眼眶温热,鼻头酸涩。

    ——

    又没写完,简介的名场面明天继续o(╥﹏╥)o

    一个小彩蛋:其实唐周的电话是故意的,他知道接听人是魏衡(毕竟时绥都醉成这样了),所以他才酷酷一顿说,说白了他就是想和魏衡搞雄竞(虽然他不会去怀疑他们俩的关系,就是觉得时绥和魏衡太亲密了),毕竟自己是先来者。艾玛我可太喜欢这样的剧情了哈哈哈哈哈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