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共处一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小莹还在准备一会儿的化妆工作,隔间的休息室传来男人的呵斥声。

    “你送她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

    Edson额头冒汗,嗫嚅着嘴唇试图解释,“当时沉小姐确实很急……”

    魏衡“啪”地一声将台本丢在桌上,Edson站在门口哆嗦了一下,双手紧握在身前,僵硬的动作像小学生犯错的模样。

    “我、我已经喊人去做紧急公关了。”

    男人咬着牙,胸膛因为愠怒而上下起伏,侧头瞥了经纪人一眼,“我姐呢?”

    “她、她没事。”Edson抬手抹了一把汗,“安全送到家了。”

    自出道以来,魏衡和沉星然的绯闻从来没有闹出来过,这一次一爆就是个这么大的,网络系统差点瘫痪,况且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你去和沉星然的经纪人对接一下。”魏衡疲惫地靠在沙发上,双眸微闭,终于冷静了些,倒像是在思忖什么。

    Edson懂他的意思,双方的公关一定要对齐一致,不然网友的情绪容易被牵着走。

    经纪人离开后,魏衡从桌上拿起手机,望着壁纸发呆了一会儿,而后果断地点开微博,轻触屏幕,简单几个字,发送了出去。

    ——

    沉星然刚拍好一组广告,下来休息的时候,凯蒂姐急匆匆地迎了上来。

    “星星,怎么回事儿啊?”她问,显然一副很着急的模样。

    “怎么了?”沉星然不知道她说什么,漂亮的双眼疑惑地看向她。

    “Edson的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了。”凯蒂姐把手机递给她,指着上面似偷拍角度的视频,“热搜爆了,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沉星然接过手机,粗略地扫了一眼。她的脸颊微红,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别的原因。

    “这……不是这样的。”沉星然上车的时候Edson观察了好几次周围是否有跟拍,后来或许因为她着急下车,就大意了。

    “他怎么说?”女生又问,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显得格外俏丽,“要澄清吗?”

    “他快急死了,而且大概还被臭骂了。”凯蒂姐摇摇头,把手机关起来,“他要我们一起发公告,就现在。”

    “……哦。”沉星然有些失望,不过魏衡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他不愿意和任何人有任何不实的新闻,做事果断决绝是他的特点。

    凯蒂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突然笑了笑,“要不然我们先等等?”

    “什么?”沉星然不解,“我们不是要赶紧澄清吗?”

    “星星,我知道你喜欢魏衡。”凯蒂姐也是一路带着沉星然的,小姑娘的心思最好猜了,“你们俩粉丝这么多,希望你们俩在一起的更多,这次先不急着澄清,你觉得呢?”

    “这不好吧……”沉星然一愣,脸颊微微泛红,她知道经纪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又觉得良心过不去,“要不还是……”

    手机突然弹出微博的特别关心,两个人都朝着屏幕看去——

    魏衡很少发微博,上一次登录还是为了宣传电影,而且是转发的那种。

    沉星然心跳加速,手指微凉,她有些紧张地点开,可下一秒脸上却褪去了血色。

    ——

    时绥还在粉丝群里窥屏,看着被刷屏的界面,她真是一口饭都咽不下去。

    即使这件事情才过去了一个小时都不到,但看着粉丝群里疯狂的讨论,她还是觉得心头闷闷的,分明昨晚和他同床共枕的是她……

    魏衡的粉丝比沉星然的多,即使才成名两年多,但他们俩在娱乐圈已经算是佼佼者了。高中时期就经常被同学们讨论,连同出道都是前后脚,又即使俩人签约的并不是一个娱乐公司,嗑他们俩的却不在少数。

    魏衡这边,他的唯粉中差不多有四分之一是恒星CP粉,而沉星然这边,粉她的,可以说基本都是CP粉。

    光是粉丝数量就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更别说也有很多路人对他们的欣赏了。

    群里还在如火如荼地讨论,各种猜测五花八门,突然粉丝群中有一个人说魏衡发微博了,还不等时绥点进去看,那个人就已经把微博的截图发在了群里。

    “#魏衡沉星然  酒店#假,只有合作关系,没有共处一室。”

    短短十三个字,简单明了。

    瞬间,整个广场又炸开了锅,方才的热搜被顶下来,#魏衡  辟谣#的新词条没几分钟就霸占了第一。

    时绥的心头怦怦跳,她点进魏衡的微博主页,那条微博还热乎着,点赞、评论以及转载就已经破万。

    粉丝在下面支持魏衡的果断,可只有时绥知道,若是要辟谣,其实可以直接说他是自己入住的酒店,但他却说了“没有共处一室”,言下之意就是,共处一室的另有他人。

    而这件事,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

    时绥沉默地看着魏衡的微博,其实本来今天这个新闻实际上也没有非常石锤,只不过是狗仔和营销号的恶意造谣,再加上CP粉的强烈渴望,才一下子被搅得冲上头条。当事人第一时间出面辟谣,毕竟清者自清,且仅对新闻中的女主而已。

    很快地,又过了一段时间,俩人的工作室也都发布了声明,再次辟谣本次新闻的虚假。并在魏衡工作室的声明中,加上了“与任何女明星都没有不当关系”的结语。

    这不仅否定了和沉星然的不实性,也否定了与未来所有女明星的可能性。

    但这也说明了,不和女明星有绯闻,但和她有。

    ——

    晚上,时绥躺在床上睡不着。刚才约莫五六点的时候,父母从公司回来过,时父买了些时绥爱吃的菜,魏母也下厨做了顿饭,他们仨吃完之后,夫妻俩就又赶忙回公司处理事情了。

    家里空空的,很安静,时绥只能抱着小树暖被窝。

    打开手机,关于今天的闹剧还徘徊在热搜上,不过已经降了不少,广场上的讨论也不那么激烈了。

    小树躲在时绥的怀里打呼噜,时绥觉得可爱,偷偷拍了一张小家伙的睡颜,微博还没有退出去,她想了想文案,简单地编辑了一下就随手发在了网上。

    时绥平时不怎么发微博,仅有的几个互关的好友也都是通过粉丝群认识的,在网上,她就是个小透明。

    发出去没几分钟,她收到一个网友的评论:宝宝,你的猫咪长得好像魏衡家的哦!也是橘猫吗?

    时绥“噌”地一下从床上弹起来,怀里的小树被吓得喵呜了一声。

    赶紧把刚发的微博给删了,时绥掌心冒汗,觉得不妥,又把几个互关的好友双向了。确定这下真的是小透明了,才安下心来。

    ——

    时绥:吓死了,差点儿被发现和魏衡是同款猫了。

    魏衡:嘿嘿,姐姐暗暗和我发糖了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