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食髓知味(姐弟骨科,1v1)

章节目录 自己脱(h) lashuwu.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绥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时,魏衡正在楼下和经纪人打电话。

    身上的衣服是魏衡给她准备的,其实他一直都有备着,等的就是今天。

    时绥不打算立马下去,她在楼上转了一圈。数了一下,确实有四间房间,三间卧室,一间保姆间。但实际上真的住人的,也就魏衡睡觉的那间。

    出于好奇,她偷偷地打开了魏衡的卧室。

    里面很空旷,但也很整洁。整个房间是灰色调,看着有些压抑,没什么装饰,只有透明储物柜里摆放的奖杯,以及桌上的几个相框。

    时绥好奇地上前查看,奖杯都是他当了明星之后获得的,有些是在音乐领域,有些是在影视领域。魏衡的人气很旺,不仅仅是他的实力给予他这些成就,粉丝的呼声也足以证明他的热度。

    视线落在一旁的桌上,时绥弯下腰,细细地打量上面的照片。一张是魏衡的高中时期,那次正是他参加学校里的十大歌手,拿到冠军而拍下的,当时,她就在台下看他。一张是魏衡刚出道的时候,那会儿还带着青涩,眼底却透着冷淡。还有一张——时绥拿起来,是她的照片。时绥自出国以来就很少在朋友圈发自己的照片,而这张就是她刚出国时,为了纪念而拍的。没想到魏衡不但把它存了下来,还用相框裱了起来。

    心下五味杂陈,她深知自己三年前对他说的话已经伤透了他的心,却不知即使三年的痛苦,他对她依旧甘之如饴。

    将手中的相框放回去,时绥又注意到相框的后面,有一个小铁盒。还是出于好奇,时绥拿起了铁盒。

    打开后,里面躺着一个发夹。时绥回想,那是她和魏衡第一次见面时,在车上掉落的。夲伩首髮站:po 18.as ia

    原来被他捡走,一直保留到现在。

    四年了,时绥想,已经四年了。

    魏衡就靠着最初与时绥相处的那半年,熬过了未来的这三年。

    眼底有些温热,时绥吸了吸鼻子,将东西完整地放回了原处。

    ——

    时绥走下楼的时候,魏衡正在客厅弹钢琴。

    午后的阳光斜斜地照射进来,给魏衡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男人垂着头,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目光,神情看不分明。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的琴键上跳跃着,奏出一谱优美的旋律。

    时绥没有走近,只是远远地看着他。这个光环满身的人啊,又在几个寂寞的深夜里,无助地回忆他心里的她呢?她从不敢质疑魏衡对她的感情,只是,她不愿面对而已。

    一曲闭,魏衡抬起头来,眼底沁着笑意,朝着时绥招手。

    女人走过去,他往一侧挪了些位置,让她坐下。

    “要试试吗?”魏衡问,语气温柔。

    “我……不会。”时绥完全没有接触过任何音乐器材,唱歌都唱不好,更别说弹奏了。

    “我教你。”魏衡毫不介意,他一只手将时绥揽在怀中,手掌覆盖在女人的手背上,“像这样,哆,啦,咪……”

    魏衡温暖的手掌握着她的手,在冰凉的琴键上按下一个个音符。时绥扭头去看男人的侧脸,他的目光落在琴键上,认真又耐心地教着怀里心爱的女人。他俊美的脸庞洋溢着笑容,薄唇微微勾起,时绥想,很久没见到他这么开心了,不杂情欲,发自内心。

    好幸福,这个词在时绥的脑中蹦出。

    是的,是幸福。

    “学会了吗?”魏衡垂眸,对上时绥的视线,语气宠溺又无奈,“看什么?”

    时绥收回视线,她眨了眨眼,心下怦怦乱跳。

    犯花痴了,对魏衡,怎么会这样。

    “教你一首《小星星》吧。”魏衡提议,继续拉住时绥的小手,“很简单,就几个音调。”

    时绥低着头,脸颊只觉得有火在烧,分明刚才那样的事情都做了,到这个时候,居然又开始害羞起来。她的脑子糊成一团,压根儿不知道魏衡在教什么,只能跟着他的手在琴键上慢慢地按着。

    “时绥,很热吗?”突然,魏衡停下了动作,偏头去看身侧的女人,细细端倪。

    时绥没说话,但能感受到男人炙热的目光落在她的脸颊,此刻连耳根都开始涌上热意。

    女人的手从琴键上收回,手指在身下局促地绞在一起。

    突然,男人轻声一笑,一只手掌掐着时绥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抚摸着时绥的脸颊,“姐姐,要做爱吗?”他说着,带着茧子的指腹在女人滚烫细嫩的脸颊上留下微微刺痛的痕迹。

    时绥抬眸,眼睛瞪得圆圆的,有些惊恐,又有些羞涩。

    魏衡读懂了她眼底的意思,只要有一点“愿意”,那就足够。

    环着女人的腰身,魏衡将她抵在钢琴上,时绥吓了一跳,双手撑在琴键上,多个音调同时按下,发出“咚”的一声。

    魏衡撩起时绥的上衣,粗粝的掌心顺着腰肢攀上去,在摸到乳房时,微微一愣。

    “怎么没穿?”他问,眼底难得有些诧异。

    时绥的脸再次胀红,她扭过头,瓮声瓮气地说:“洗好澡谁穿啊……”本以为可以回家了,冬天穿得厚,内衣穿不穿都不需要了。

    魏衡突然笑了,他欣喜地吻着时绥的脸颊,而后垂下头来,用微凉的唇瓣含住殷红的乳尖。

    “嗯啊……”时绥轻声呻吟,她的背靠着钢琴,硌得有些疼。只能微微抬起上半身,双手支撑着琴键来保持平衡。

    这对于魏衡来说无疑是投怀送抱,他一只手环住时绥的腰身,让她更靠向自己,一只手揉捏着另一只乳房。他的手指捏着充血的乳头轻轻向外拉扯,而后再细细揉捻,粗粝的指腹反复拨弄敏感的奶眼。

    魏衡嘴里含着时绥的乳头,他的舌尖绕着乳晕一圈圈地舔舐,口水就着奶香的乳房,发出滋滋的水声。牙齿啃咬着,有一点点痛,但配合着快感,让时绥舒服得发抖。魏衡的舌头也挑逗般地拨弄几下变硬凸起的乳粒,而后一下下地拢嘴嘬着,像婴孩吮吸母乳的模样,最终在乳头的顶端轻轻一顶,快感席卷时绥的全身。

    时绥无意识地摩擦着双腿,她一只手插入魏衡的发间,一只手抓着钢琴的谱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终于,男人从女人的胸脯中抬起头来,望着时绥有些潮红的脸颊,魏衡握着乳房的手放下,又暧昧地徘徊在时绥的腰间。

    他的嗓音沙哑,带着一点点调侃的意味,“姐姐,怕又把你的裤子弄脏了,可以自己脱吗?”

    ——

    请记住这台钢琴,吼吼(偷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