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沉心一点都不省心(np)

章节目录 5、对岁阿姨卸心房,沈心与珍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沉心其实不缺钱,之所以拼命打工挣钱,是她简单的思考观。她想,姑姑一定是遇到经济上的困难了才和她分开的,所以她要努力挣钱,以后和姑姑继续一起生活,她们不会再为金钱烦恼。

    一晃三个月过去,沉心和众人相处越来越融洽,就连整天和她吵架的岁虹光她都看得顺眼了些,因为她已经看穿他的本质,就是个小学鸡,幼稚鬼,不跟他一般计较。而且,多次较量下来,多数都是沉心占上风,唉,还是个战五渣的小学鸡。

    二楼中央的休闲厅现在也是沉心爱待的地方,靠近阳台的沙发一角成了她的专属座位。

    除了打工,她的日程排得很满,学习或是外出,她是个充实的现充。

    *

    沉心最近有了新爱好,烘焙。她在一楼的厨房捣鼓,成功了就送给大家吃,岁阿姨,四兄弟,连别墅里的工作人员都有份。

    “陈姨,这是我做的瑞士卷,大家尝尝看。”

    陈姨是岁家别墅的管家,资历很深,是岁伫时的得力助手。

    “谢谢心心小姐,你有心了。”

    沉心把另一条蛋糕卷切好分装,放进冰箱,贴上制作日期和保质期,拿起手机,打字。

    [冰箱有我做的瑞士卷,一人一个,不要多拿,刚好够。]她发在和岁家四兄弟的五人小群里。

    紧接着又给岁伫时私聊发去,[岁阿姨,我做了瑞士卷哦,在冰箱里~?]

    岁伫时回家后,品尝了美味的蛋糕,她找来陈姨,问道:“阿雨,心心最近是不是经常做甜点?”

    “是的,时姐。”陈姨和岁伫时感情很好,两人以姐妹关系互称。

    “她平时有什么缺的吗?有没有和你说,她都不和我说,我担心……”

    陈姨回忆了下,说:“心心小姐没主动提过什么要求,她几乎不会麻烦别人。”

    岁伫时点点头,沉思道:“我就是担心这一点,这个孩子还是太见外了,不肯表达自己的需求。这样吧,你辛苦点,多观察下,既然心心不主动提,那我们就更主动地先帮她准备好。比如她现在不是喜欢烘焙吗,那些原材料你就先都帮她准备了,不然她缺了也肯定不会自己说的。”

    第二天,沉心到厨房去,打开壁柜,里面塞满了各种烘焙原料。

    “哇……”

    *

    “心心,你有空吗,陪阿姨去逛街买衣服好不好呢?”

    沉心哪会拒绝温柔的岁阿姨,立刻答应,两位女士欢欢喜喜一起出门shopping。

    “这件好,心心你试试。”

    沉心走进试衣间。

    “哎呀,真好看!”岁伫时看着从试衣间出来的沉心,拍着手,绕着沉心走一圈,赞不绝口,把沉心说得都不好意思了。

    岁伫时从销售手里又拿过来三件,“心心,这几件你也试试。”

    “岁阿姨,我、我……”

    “哎呀,试试嘛,去试试。”岁伫时抢着把话说了,一边把沉心轻轻往试衣间推进去。

    一个下午,沉心从婉拒,到摆手摇头,到最后妥协,明明说是陪岁阿姨逛街,结果阿姨全在给她拿衣服试衣服。

    “这都多少件了,终于结束了……”沉心换好自己的衣服,累得不行,像是跑了个800米。她从试衣间出来,想和岁伫时说这些衣服不太合适,不要破费。

    “岁阿姨?”沉心没看见岁伫时,她往外走去。

    岁伫时坐在贵宾沙发里,面前站着销售,销售身旁的推车挂满了沉心试过的衣服,只见她大手一挥,声音洪亮,喜气洋洋道:“刚才试过的,全部,都包起来。”

    “啊!”沉心犹如被闪电击中,赶紧跑过去,“岁阿姨!不——”

    岁伫时看见沉心过来,站起身,亲切挽着她的手,脸上是慈祥柔和的笑容,她看起来很开心,是发自内心的喜悦。沉心对着这笑颜便再说不出后半句话来,她的心里甚至有些酸酸的,她知道,岁阿姨是真的关心和喜欢她。

    这也叫她想起她那个不知在哪个天涯海角的可恶姑姑,怎么那么狠心,把她丢给别人,几个月都不曾出现过。

    “嘿嘿,阿姨都刷卡了。”岁伫时商海沉浮,情商智商双高,她会不知道沉心想说什么么。

    沉心对上道高一尺的岁伫时,坚硬的壳被软化,她眼眶有些湿润,心里暖暖的,“谢谢阿姨。”

    *

    回去的车里。

    “其实阿姨一直想要个女儿,但实在不走运,居然生了四个儿子,烦人。你来了,阿姨真的高兴,真好。”

    沉心也终于卸下心房,能对岁伫时撒娇,她挽着岁伫时的手臂,半个身体挨着对方,甜甜地笑,“我也觉得阿姨好,阿姨真好。”

    从那以后,岁伫时像是打开了新世界,乐此不疲地带沉心去买衣服。仿佛在玩真人换装游戏,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想要个女儿,现在终于以另一种方式得偿所愿。

    *

    沉心穿着岁伫时给她挑选的连衣裙,缓缓走上二楼。

    那是一件珍珠白温婉优雅的过膝裙,衬得沉心整个人气质含蓄知性,岁阿姨还让人给沉心做了头发,挽了个同样典雅的发髻,脖子上戴了条光洁圆润的珍珠项链。

    岁家四兄弟正好在休闲厅聊天,沉心上楼休闲厅是必经之地。

    她款步而来,却看得几位男生惊鸿屏息。

    岁伫时的眼光真是独到,沉心和珍珠极为相配,气质浑然一体,莹白晶润,婉约动人。

    一直到沉心走到了众人面前,都无人说话,就连平时最能闹的岁虹光也愣愣无言。

    “干嘛,你们怎么了?”

    沉心怀疑他们被下了石化魔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