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沉心一点都不省心(np)

章节目录 13、沈心在女友家留宿(gl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沉心和宋飞尔停下,一同望向那辆奇怪的黑色轿车。

    岁灿海和岁松泠打开车门,迈步走出。

    关上车门的一瞬间,原本冷着脸的灿海又将笑容重新挂在脸上,但他的笑却不达眼底,浮于表面。

    沉心看清了来人是灿海和松泠后,心神仍定,她不觉得自己和女友接吻有什么,她已不是高中生,这也不是早恋。

    松泠先走到沉心面前,他沉声说:“沉心,回家了。”

    两位女孩的手还一直牵着。

    沉心虽觉得两兄弟又是按喇叭,又是开远光灯,有些奇怪,但未往别处想,只以为他们是和自己打招呼,只是她和女友太忘我没理人,所以他们才频频引她注意。

    宋飞尔却已敏感地察觉出一丝火药味,她问沉心:“这两位是?”

    沉心握着飞尔的手,笑起来和她说:“他们是我哥哥!”

    灿海慢了一步,他在松泠之后走来。

    闻言他脚步一顿,自沉心到岁家以来,他是最早便开始接受她的。他也向来喜当沉心的哥哥,两人出门在外也时常以兄妹相称。

    从前听沉心叫他哥哥,只觉心里甜滋滋。但这一次沉心坦荡荡地称他为哥哥,他却觉得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

    灿海走到三人面前站定后,面色维系如常。

    他很礼貌地对宋飞尔说:“你好。”

    但他分明已看见沉心和女孩接吻,却还要明知故问对方一句,“你是?”

    沉心又向灿海和松泠介绍道:“这是我女友,宋飞尔。”她说得光明磊落,欣喜雀跃,毫不隐藏她们的关系。

    松泠闻言,垂下眼沉默,不再言语。

    灿海嘴边挂着和往常相似但又略显僵硬的笑,眼神期盼,然而眼底深处却似另有漩涡,他接着松泠刚才的话,说:“心心,我刚提了车,这么巧看到你,上车,我们回家吧。”

    沉心看向宋飞尔,后者也正好看向她,沉心的眼里没有犹豫,她们方才已决定好今晚要到宋飞尔家一起。

    现在见到灿海和松泠,正好当面和他们说了。

    沉心摇摇头,说:“我今晚要去飞尔家住。”

    *

    岁伫时接到沉心的电话。

    电话里沉心说她今晚要在女朋友家过夜,岁伫时也是第一次知道沉心交了女友,但她并不感到意外。

    她接电话时,岁万苏和岁虹光恰好就在身旁。她便把沉心今晚不回家的消息告诉他们。

    两兄弟多问一句,岁伫时告知他们沉心交了女友,今夜是在女友家留宿。

    虹光极为震惊,“什么女友?她交了女朋友?!真的是女朋友吗?妈咪你没有听错吧!”

    灿海和松泠回家时,一下便听到客厅里的虹光在大声吵嚷。

    万苏也是不解,他有些惊讶,看见两位弟弟回家,他走上前,想问问他们是否知晓。

    却见灿海和松泠都一脸不想说话的样子,他们沉默上楼,径直回了各自卧室。

    *

    宋飞尔家。

    沉心和飞尔洗过澡,两人坐在飞尔卧室的床上。

    温馨的小卧室里,灯光被调到半明半暗的亮度。

    暧昧在二人眼中流淌,交换。

    直到她们脸上的笑如同接满的蜜一般溢出,二人抱在一起,再难分开。

    “姐姐,好喜欢姐姐。”

    沉心在接吻的间隙不断表白,宋飞尔也回应,“心心,我也好喜欢心心。”

    一整晚,她们亲吻、拥抱、抚摸彼此的身体。

    柔软的手抚过细腻的肌肤,来自爱人的触碰让细小的汗毛都幸福地颤栗。

    她们互相帮对方褪去最后的衣物,赤裸坦诚,如同初生人间。

    美丽绵软的乳房,细腻光洁的大腿,她们寸寸探索彼此的身体,用最柔情的力度揉捻对方。

    充满爱意和温情,像被春风唤醒的大地,花满山谷。

    只有女生最懂女生的敏感点,沉心被宋飞尔用手或轻或重地揉摸花户,接吻不歇,没一会儿她便颤抖着登上了快乐高峰。

    “姐姐……”

    沉心爱眼迷离凝着宋飞尔,她嘻嘻笑起,翻转身,让宋飞尔躺好,“现在到我了~”

    *

    初尝甜果的两人乐不思蜀,第二天沉心给岁伫时去电话,称还要在女友家待一天。

    刚好学校放小假,岁伫时答应,还转了一笔零花钱给沉心,让她和女友好好玩,钱不够再问阿姨要。

    但沉心和宋飞尔没时间出门玩耍,两人腻在床上,接吻、拥抱、做爱、并排躺着看电影……

    两人对入体性爱都没什么兴趣,她们用手互相抚摸,或是让花户彼此摩擦,更重要的是紧密的拥抱,热烈的深吻,这些最大面积的互相触碰,填满她们的心,使她们的身体获得满足的欢愉。

    *

    沉心下单了吮吸玩具,和宋飞尔玩了几次。

    “姐姐,姐姐……啊,唔!”

    取悦爱人是双向的,沉心也让宋飞尔高潮了几次,听她向自己求饶,“心心,不行了,拿开,拿——”

    一天又一天,沉心每隔一天就给岁伫时打电话告假,回过神来,她和宋飞尔已经在家里快乐了整整三天。

    第四天,沉心才终于打算回岁家,两人在飞尔家玄关处吻别,恋恋不舍。

    *

    沉心刚一走进别墅,尚未换鞋,就听见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阴森森飘来。

    “呦,你还知道回来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