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沉心一点都不省心(np)

章节目录 14、听沈心讲经做春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沉心没理会虹光的阴阳怪气,她怀着愉快的心情走上二楼,毫不客气地坐到平时松泠常坐的单人沙发里。

    万苏、灿海、虹光、松泠,四人齐聚一室。

    沉心愉快地跟他们say  hi~

    她的心情尤为好,像迎日朝葵,反倒称得沉默的四子格外深沉,似背光角落里的阴暗植物。

    万苏想和几日不见的沉心说话,但被吵闹的虹光抢了先。

    岁虹光抱臂冷眼,火辣开口:“和女生谈恋爱有什么好的。”

    沉心瞥他一眼,不和他男人见识。

    “和女生谈恋爱才好呢,女孩子才懂得女孩子想要什么。不像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虹光不服,接着道:“但是男人和女人才可以那个什么……女人和女人怎么做……”讲完又不好意思地移开目光。

    “没见识。”沉心白他一眼,“你们根本都不懂。要是谈性爱,女孩子更加应该和女孩子在一起。男生只顾自己享受,根本不懂得为女生服务。”

    沉心说话大胆,用词直白,似乎根本没有性爱羞耻,大谈自己的性爱经。

    “传统的性爱观念里,都是男人硬了就插,射了就拔,然后整个过程便结束了。可是女生一点都没有享受到,一点也不觉得愉快。男人只顾自己爽,根本不懂得为女生服务,很多男生连前戏都不做。有的甚至自己爽了就直接拔屌走人,也不进行事后陪伴。这样子的性爱女生根本感受不到丝毫的快乐,甚至还会带来疼痛!”

    “难道你们不知道,有很多女生根本没办法在和男人性交的过程中得到阴道高潮?你们不会还高高在上地以为,女人只能依靠男人获得性高潮吧!”

    万苏还是一贯的温柔,他耐心倾听沉心讲话,虚心好问:“那应该怎么做呢?”

    沉心停了下来,她似乎在脑海中陷入了回想。

    她的双颊逐渐爬上淡淡红晕。

    她双手合十,一会儿像是礼佛,一会儿又像是祷告,姿势可爱,模样甜蜜。

    整个人沉浸在和宋飞尔愉快的性爱回忆中。

    然后她才缓缓到开口,娓娓道来:“女孩子喜欢的性爱,是柔情似水的相处,你应该紧密地拥抱她,温柔地抚摸她,深情地和她接吻,你要明确传达你的爱意,让她知道你是爱她的,而不是只是想和她上床。”

    “性爱的重点,在于爱,而不是性。”

    “女生慢热,需要大量的亲密抚摸,唤起她的性兴奋。如果你们以后交女友,一定要好好做前期的爱抚。要抱着她,甜蜜地吻她,抚摸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吻遍她的脸,她的身体。要给予她你最大程度能表现的你的爱。让她充分感受到,你是真心爱着她,而不是只是觊觎她的身体,用她来发泄欲望。”

    “你们应该用手去抚摸女生的性器官,合格的男友更应该用嘴去为你们的女友服务,把她舔到高潮,舔到湿润。并且要得到女生的同意,你们才能把你们那讨厌的东西放进女孩子的身体里。”

    “但我认为,阴茎插入的部分并不是必要的。很多女生无法获得阴道高潮,因为阴道内就没有那么多的快感神经分布。但女生却要承受纳入式性交带来的撕裂和疼痛。所以如果一定要做,那请你们前期的放松抚摸一定要做到位,而且事后温存也是非常必要的,这能充分体现你是真的爱她,珍惜她,而不是一味将她当成泄欲工具,用完就丢。”

    沉心一边讲,一边不自觉地做出动作来。

    她的双手抚摸自己的脸颊,慢慢滑落到脖子和双肩,她拥抱住自己,全身放松,柔和的模样像陷进了棉花里,和白云融成一体。

    沉心向四兄弟讲述,亲密的拥抱抚摸是如何能让女孩子感到开心和满足。

    “我和姐姐在一起就真的很开心~像泡在温泉里~没有疼痛,只有舒愉,更不用担心会有和男生做的那些怀孕风险和受伤可能。”

    松泠极安静地听着,眼眸专注,凝视沉心。

    灿海也显得尤其认真,收起了往日的嬉笑和不正经。

    就连一贯吵闹的虹光,也好似变乖了。

    万苏则是从头开始就听得仔细。

    他们四个如同热切求学的学子,像海绵一样吸收他们不知晓的新知识。

    沉心的声音像流水一般,一点一点流进他们的心里。

    此时的他们还并不知道,沉心下午这一番话,将成为他们日后一生认真遵循的一套情爱法则,同时还落定了他们往后的性爱风格。

    “不跟你们说了,我要去和姐姐打电话了~”

    热恋的小情侣一刻也不能和彼此分开。

    沉心像一只欢快的小麻雀,叽叽喳喳唱完,又蹦蹦哒哒跑了。

    *

    深夜,众人入睡。

    虹光做了个梦。

    梦里有一个女孩和他亲密拥抱在一起,那女孩贴紧他的身体,抚摸他的脸庞,又划过他的胸膛。

    她还用嘴唇轻柔地吻在他的脸颊上。

    但这场梦却好像笼罩在温泉的热气里,他始终都看不清对方的模样。

    梦里荒唐的最后,他在女孩手中释放。

    耳旁听见女孩含着笑意的声音,“你射了,小、虹~”

    虹光猛地惊醒!

    他身边只有一个人这样叫他,这是沉心为惹他炸毛专门取的花名。

    岁虹光骤然睁开眼睛,从梦中醒来。

    窗帘的缝隙间撒下一缕阳光,原来已是白天。

    虹光额头满是大汗,下身更是觉得湿哒哒黏腻腻的不适。

    他掀开被子,拉开睡裤一看,竟真的是遗了精!

    在房里一阵折腾,岁虹光不想出门,等到最后,他才终于像乌龟一样,慢慢挪出去。

    *

    岁虹光在休息厅里看见岁万苏。

    对方悬空举着杯子,却一直不喝,像被施了定身咒,石化了。

    他感到奇怪,看了一会儿,那一整会儿,万苏都一直保持着拿杯不动的模样。

    虹光走到万苏身边,拍了一下大哥的肩膀。

    岁万苏才如梦方醒,手里的水也洒了一些出来。

    “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万苏结结巴巴地回,他错过虹光的视线,手忙脚乱收拾。

    虹光因为早上的糗事,此刻也不想多说话。

    两人默契又尴尬地分开。

    这时,沉心从房中出来。

    她背着包,一边跑着下楼梯,一边跟万苏和虹光说再见。

    她又要去见宋飞尔了。

    “再、再见……”万苏和沉心说话也一样结巴,他甚至不敢看沉心的眼睛。

    虹光像吞了棉花一样说不出话,脸红得像柿子,心虚转过身。

    沉心跑得太快,没察觉这些异状。

    而灿海和松泠,他们一整个上午都待在房间里,破天荒地竟一直没有出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