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沉心一点都不省心(np)

章节目录 21、和虹光玩吐,曲行日爆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岁虹光如他所言安排了沉心的“分手庆祝游”,他和沉心两人去玩游乐园。

    一开始沉心兴致寥寥,虹光极力推销:“你看,那个旋转木马是不是很漂亮,你去坐,我给你拍照。”

    “……没兴趣。”

    “那那边的花车游行,我们去看看?”

    “人多,挤。”

    虹光举目四看,周围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但沉心却阴郁得与大众格格不入。

    两人随意走逛。

    虹光一咬牙,指着不远处尖叫声乱飞的跳楼机,激将道:“敢不敢和我去玩那个?”

    沉心冷眸一抬,飞给虹光一个“就你?”的眼神,“跟我比胆子?呵。”

    坐上跳楼机,绑好安全带,机器启动,虹光和沉心随座椅升到高空。

    “怕不怕?”虹光侧头问。

    沉心面不改色,“怕你个头。”

    骤然速降,身边的人纷纷尖叫狂吼。

    虹光为了面子忍着不叫,因为沉心并没有叫,他不能输给她。

    坐完跳楼机后,原本电量满满的虹光电量减为90%。

    沉心倒是眼眸中有了些光采。

    虹光歪头看沉心,猜度她的心意,‘该不会就喜欢这种刺激惊险的吧?’

    沉心往前走几步,回过头,突然坏笑对虹光道:“那个,我要玩那个。”

    虹光放眼一看,嚯,海盗船!

    海盗船上,虹光紧紧抓着座椅,咬唇坚持。

    狂风呼啸间,沉心言笑轻松,凑到他耳旁,“怕的话你就喊出来吧,别忍了,反正你也忍不住的~”

    虹光开口要反驳:“我才不害——啊啊啊啊啊啊!!!”

    一旦开口便控制不住尖叫声,虹光响亮的嚎声和其他游客尖叫声一起响彻天空。

    沉心计划得逞,在高空中得意笑。

    海盗船下来,虹光电量75%。

    “没事吧,还能坚持吗,行不行啊,小、虹~”

    “开玩笑,本少爷会不行吗!”

    “过山车,走吧。”

    虹光听沉心说完,脸白了一瞬。

    两人坐进过山车位置里,虹光帮沉心再检查一遍安全带,他脑袋离沉心很近,突然他悄声说了句,“你也喊出来吧,喊出来,比较舒服。”

    虹光全程低头,弄好安全带坐直回身,没和沉心有视线接触,他的声音也很轻很温柔,要不是沉心确实听到了,恐怕会怀疑是自己幻听的程度。

    刚才那副样子和往日闹腾的虹光不像,不过沉心明白虹光的意思,他想让她发泄这段时间以来心中的苦闷,难得他能这么体贴人。

    过山车一路狂飞乱冲,沉心在最高点时尝试着喊了一声,胸腔压缩气体,从体内爆发而出,仿佛憋在心底的陈旧残物也被一并排出体外,登时有股神清气爽,豁然开朗之感。

    沉心体会到大叫的好处,开始一声接一声大喊。

    虹光闻声开朗,眉开眼笑,与沉心一起比音量,你大叫,我猛吼,此起彼伏,尖叫完又一起哈哈大笑,疯疯癫癫,却畅快无比。

    “是不是叫出来感觉好很多?”二人下来后,虹光问沉心。

    “嗯,确实不错~”沉心眉眼弯弯,快意未消。

    趁热打铁,虹光拉着沉心去玩下一个项目。

    沉心不顾一切地喊着叫着,心里压抑的那股郁气也似乎真的在空中消散了。

    云霄飞车结束,虹光电量50%。

    沉心站在路边,玉手一指,还未说话,虹光先抖了一抖。

    “鬼屋!我要玩这个!我们走!”

    虹光:‘……舍命陪君子。’

    鬼屋出来,虹光电量30%。

    “大摆锤!”沉心又看见一个刺激游戏。

    虹光一听,再也忍不住了,“呕呕——”,在路边草丛吐了出来。

    待他吐完,也还是和沉心去玩了大摆锤。

    下来后,虹光电量15%……

    沉心本还想取笑他两句,一开口,“呕——”

    这回轮到她自己吐了。

    虹光给沉心抚背,两人休息好后,在游乐园观赏了些纯欣赏类的景点。

    两人于日落时分,尽兴归家。

    *

    回程,沉心坐在虹光的法拉利车上,驶到江边时,虹光慢慢开,两人在车里看沿途江景。

    “其实,和男生一起玩,也不差吧。”

    “嗯——?还行吧,也就比和女生一起玩之间差了一百个……”沉心一时没想到是一百个什么,正好看见水中一群可爱鸭子游过。

    “也就差了一百个可爱鸭鸭吧!”

    “什么鬼!”虹光呛声。

    沉心笑得机灵,“言下之意,就是,男人连小鸭子都不如鸭~”

    虹光气笑了,假意威胁:“你现在可是坐我车上,小心,我把你扔在半路。”

    “我会怕?笑死,苏哥、灿哥、松泠,我叫任何一个都能过来接我,略略略~”

    *

    岁家举办小型聚会,邢没、曲行日出席。

    沉心又被岁伫时精心装扮了一番,一身仙气飘飘的柔白色淑女裙,耳戴珍珠耳饰,头上编了个温婉甜美的发型,清灵动人,如滴水铃兰。

    她走到花园,随意看看与会者,扫了一圈,定在某个方向不动。

    ‘是他?他?怎么穿成这样了?’

    那人与从前大不相同,但那张被沉心钟爱的脸却是不容作假,沉心这才敢肯定,那位穿了一身休闲装的清爽帅哥是曲行日!

    宽松舒适的T,柔软长裤,这一身极富少年感,而慵懒间又裹着股本人身上特有的控场松弛,更不用说那张被女娲偏爱的精雕细琢的俊脸,此刻的曲行日沐浴在花园阳光下,就像地中海蔚蓝的海水一样让人赏心悦目。

    改变穿衣风格的曲行日彻彻底底戳中沉心喜好,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入了沉心法眼,沉心不由得多看了好几眼。

    心中赞赞,‘妖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