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沉心一点都不省心(np)

章节目录 23、你说的那些,男生也能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灿哥。灿哥?灿—哥——”

    沉心站在岁灿海卧室房门前,叫了里面的灿海好几声,对方没有反应。

    无奈,沉心只好不请而进,灿海坐在书桌前,手里握着只笔,发呆走神。

    “灿海!”沉心在岁灿海耳边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沉心站直,灿海如梦方醒,手中的笔掉落,发出清脆声响。

    “心心?你来了。”

    “我都叫你好几声了,你都听不见。”沉心抱着双臂,抱怨道。

    灿海亏欠地笑笑,“抱歉,是我不好。”

    “怎么了吗?找哥哥有事啊?”

    “上次的科幻小说,我看完了。”沉心来还书,她把手里的小说放到灿海桌上。

    “我走了,你继续发呆吧。”

    讲完,沉心往外走,岁灿海注视沉心越走越远的身影,在沉心还差一半的路就要走出他房间时,他叫住了她。

    “心心,或许你有没有想过,你说的那些,男生也可以。”

    沉心停下未动,灿海这话……

    她慢慢回过身,从灿海的语气就听得出他是认真,再一看表情,他的确是认真的。

    沉心犹豫,“你……?”

    灿海凝视沉心,往日脸上那散漫的笑容不见踪影。

    “你想要的亲密的拥抱、抚摸、接吻,无威胁非强迫的性爱,男生也能做到。”

    沉心疑惑地看着灿海,迟疑着,无法接话,她在思索他话里的意思。

    灿海见沉心一脸凝重,叹了口气,摊手笑道:“唉,别紧张嘛,我开个玩笑。”

    “不,你是认真的。”沉心否定他打圆场的说辞。

    闻言,灿海又恢复了正经表情,虽然没再辩解,但沉心看他神色就知道,他承认了,他确凿无疑地承认他说的话是认真的。

    沉心一时不懂怎么处理眼下情况,如同大脑宕机,懵懵站在原地。

    “我不想骗你,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如果你也想,我愿意按照你的方式,和你。”

    末了,岁灿海又摇头笑笑,姿态放松,“但如果你不想,别有压力,就当我讲梦话。”

    阳光撒进室内,照在两位少年身上,一位隐含期待,一位疑愣无措。

    沉心没给出答案,两人又对视了一会儿,她木木转身离开。

    *

    好奇怪,回到房间的沉心还像是在做梦一般,灿海怎会那样说?

    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

    沉心思绪万千,头脑风暴,各种想法和回忆在她脑海里翻涌不休。

    无数的片段闪回,一张张她熟悉的脸滑过眼前。

    姑姑、岁阿姨、万苏、灿海、虹光、松泠、宋飞尔、凌云、曲行日、邢没……

    他们说过的话也像录影回放一般,一句句重现。

    沉心在混乱不堪的记忆碎片里敏锐地捕捉到一缕蛛丝马迹。

    凌云曾说过,她国内的生意过快顺利,就好像背后有什么推了一把。

    有什么?是什么?

    是有什么人推了一把!

    有人不愿她和凌云恋爱,暗中助推凌云的项目,以便加速她离国。

    沉心一惊,被自己的想法吓到。

    再继续追溯,恐怕宋飞尔突然得到留学名额也是另有内情。

    想到这些,沉心觉得自己仿佛身处漩涡之中,愤怒、震惊、不愿相信等等不同的情绪袭来,拉扯她的五脏六腑。

    沉心啪地一下拍在桌子上,这一拍,把烦扰她的情绪赶走,她猛地从椅子上起身,向岁灿海的房间走去。

    灿海在沉心走后关了门,在房里戴耳机听歌,沉心大力拍打灿海房门,等不及对方开门,她又一脚把门踹开,大步流星带着怒气踏入房中。

    沉心上前,一把揪住岁灿海衣领,逼近质问:“是不是你?”

    岁灿海不明所以,但心中隐隐有感,“什么?”

    “我问是不是你!凌云姐姐那么快出国是不是你在背后搞的手脚!还有飞尔,怎么会那么突然,天降一个留学名额,连飞尔都觉得事情很奇妙,原来根本没有什么上天的好意,是有人在背后助推搞鬼!”

    岁灿海被沉心凶狠地扯住衣领,瞪眼怒问,却不惊不惧,事情总有揭破的一天,他倒是觉得有些轻松,直视沉心,磊落道:“宋飞尔的事,我不知情。”

    沉心机敏,当即明白灿海之意,咬牙道:“所以,你是承认,凌云姐姐的事确有你的手笔。”

    灿海浅浅一笑,眨眼沉声道:“不好吗,我也只是顺水推舟帮个忙。”

    “可是那样凌云姐姐就要提早离开了!”沉心气笑了,一把甩开灿海衣领,愤怒说道。

    灿海耸耸肩,被弄得褶皱的衣服稍微恢复平坦,“没有凌云,我可以补偿你。”

    “呵。”沉心冷笑,她知道灿海要说什么,没有了一个凌云,补偿一个岁灿海给她。

    “你配吗?”

    “你还想我做?”

    “哼,笑话!”

    “你和我做,对我,不是补偿,对你,却是奖励!”

    “我不要奖励你!”

    “我要惩罚你!”

    “我要你,舔、我!”

    沉心也是被怒气冲昏了头,口不择言,那一刻她只想粉碎眼前这位天之骄子身为男性的尊严,她炮仗般连珠说完,冷冷睥睨对方,伸手压在岁灿海肩膀上,稳稳地一点一点把眼前高大少男往下压,直到他跪在地上。

    岁灿海单膝跪地,抬头仰视沉心,眼神专注,不恼不抗。

    他笑了,“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