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沉心一点都不省心(np)

章节目录 24、很爽但她嘴硬(灿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沉心坐在岁灿海的床上,俯视跪在她眼前地面上的灿海,神情倨傲。

    “帮我把裤子脱了。”

    “好。”

    岁灿海第一次看见那可爱蜜处,满眼欣赏,看得入了迷。

    沉心踹他一脚,冷冷道:“看什么看。”

    “很可爱。”灿海从沉心双腿间抬头仰望沉心,赞赏笑道。

    “你觉得你有资格评价我的身体吗。”

    “抱歉,那我开始?”灿海诚心道,说罢就要张嘴去含。

    “等等!”沉心紧急叫停,“先从小腿开始,一路亲上来。”

    岁灿海举起沉心挂在他肩膀的一只腿,无师自通,轻柔地吻在细腻的肌肤上,他一边亲吻一边回想沉心以前讲经时说的重点,不能一上来就进攻敏感点,要先从周围慢慢抚摸,让快感一点点积累、蔓延。

    宽大的手圈住沉心脚踝,灿海啄吻时还不停看向沉心,虽然他动作温顺,但那眼神深处蓄着难以磨灭的侵略感。

    他兴奋了。

    沉心在缝隙间下看,岁灿海腿间的裤子被顶起一个大包,硬了,还硬得很壮观。

    “好好舔,知道吗?”沉心一脚踩上灿海的宽肩。

    灿海咬着沉心大腿丰盈的嫩肉点头,声音模糊地回应:“嗯。”

    沉心两边腿都被细细腻腻亲了一遍,灿海停在花心前,眼神灼热注视,抬头询问,张口声音沙哑,含着重重情欲,显得性感,“现在,可以了吗?”

    沉心只是有些轻微的感觉,还不到性起的程度,但这场戏本就是为了踩岁灿海的傲气,她会继续。

    “没眼睛?我都不够湿。现在,用你罪恶的舌头把我舔到湿。”

    “遵命。”

    灿海终于品尝到梦寐以求的花露,他小心地用唇舌去讨好那秘密花园,将花谷山缝从头到尾吻舔。

    沉心还是第一次被人舔,舌头的触感实在刺激,加上让岁灿海为她低头的畅快,心理和生理双重快感迭加,令她慢慢起了兴,分泌出情液。

    灿海寻到蜜液源头,在穴口用舌头舔拭,伸着舌尖往里探,吃得忘我。

    沉心却突然揪住岁灿海的头发,把他的脸从自己腿间拔起。

    “别乱伸,舔上面的豆豆。”

    “好。”

    灿海回答时气息喷在沉心私处,热乎乎的,竟让她觉得有些怪,沉心移开眼。

    拥有最多快感神经的阴蒂被灵活的舌头挑逗,有时灿海还会将它整个包进嘴里吮吸。

    “嗯……”沉心渐渐沉浸到情潮快感里去,虽紧抿着唇,也还是有些细微的呻吟泄漏出来。

    灿海像是得了肯定和鼓励,舔得更加起劲。

    他的攻势变猛,沉心也受到更多的刺激,她的腰弓起,微微悬空,下身往前,像是主动送进灿海口中,想要获得更多快乐。

    高潮即将来临,沉心难耐地扭动乱挺,两条腿总想关起来合拢,被灿海用有力的双手稳稳钳住分开,沉心不满地用脚掌在灿海宽大的后背上乱踢乱踩。

    岁灿海虽然没有经验,但看沉心这剧烈的反应也猜测到她快要高潮,于是加快速度,双手也不停地抚摸沉心大腿肌肤。

    柔软温热的舌,原来也可以化作逼人进入快感巅峰的利器,沉心捂住嘴,扬起脖子,身体抽搐,悬停在半空后突然定住不动,过了好几秒,她紧绷的身体才慢慢泄力,缓缓下落。

    “去了?”灿海从湿漉漉的花心里抬起脸,看向倒在自己床上的沉心。

    沉心迷离着眼,听见声音,便也去看,一瞧才发现,灿海的嘴唇亮晶晶的都是水意,不用想也知道,那是拜谁所赐。

    先是心虚地移开视线,又觉得这观感十足不错,沉心来来回回地看,直到岁灿海被她看笑了。

    他爬起身,压在沉心上方,这下轮到他居高临下看人了。

    “舒服了?”岁灿海仔细欣赏沉心脸上的每个细微表情。

    沉心确实很爽,但她嘴硬,“一般般吧。”

    “别压在我头上。”沉心发现他俩体位逆转,虽然岁灿海没碰到她身体,但被他高大的身躯覆盖着,依旧令她不爽。

    高潮后身体放松,舒服得想让人睡觉,沉心对灿海喃喃:“帮我清洁好,把你的口水擦干净。”

    一副用完人就把人踢开的无情架势,灿海宠溺地笑了,也察觉出沉心的困意,他柔声回:“当然,你要是困了可以睡一下。”

    沉心的声音变得更小更疲软,但她傲性不减,“要你安排我做事?”

    “好好,我没有,我哪敢啊。”灿海笑回。

    岁灿海起身,用湿毛巾和干纸巾帮沉心擦拭身体,又帮她穿好裤子。

    沉心低垂眼,朦胧地看灿海做这一切,她想起灿海对她总是很好,几乎是百依百顺,又想起飞尔和凌云的事,其实想想,背后助推的人至少不是搞破坏,没有阻碍凌云的生意,反而帮助合作更快达成,还有不知道是谁弄的飞尔的留学名额,那也是让飞尔在学业上更上一层楼。

    对于宋飞尔和凌云来说,其实她们获得的能算作是实际性的好处,而沉心也不是以爱情为重的人,她一向认为女性应追求事业,如此看来,不也正和了她意?

    可是难道过往的好,非恶意的帮扶,就能抵消破坏她恋情的罪过吗?

    沉心想了又想,慢慢地脑子转不动了,不知不觉陷入了梦乡之中。

    大约睡了半个多小时,沉心醒来,她依旧躺在岁灿海的床上,她好像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着。

    刚刚苏醒,沉心还处于懵懂迷糊的状态,一时间混乱了现在过去,以为和她抱在一起的,是自己的女友,她伸手回以对方拥抱,对方察觉到也更紧地将她抱住。

    沉心密密地和对方相拥,身体紧贴,温暖的,安心的。

    她这两个月以来心绪不佳,好久都没释放过,如今身体的欲望被勾起,便想着要更多,她抬起腿,架在对方腰腹大腿处,轻轻柔柔,缓缓摩擦起来。

    对方的身体似乎一僵,但沉心未曾多想,夹着对方摇了起来。

    摇了一会,她发现腿心处怎么有硬硬大大的东西抵着她,不舒服。

    沉心嘟着嘴,闭眼问道:“姐姐,你拿什么硌我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