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沉心一点都不省心(np)

章节目录 50、一个很长的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沉心做了一个悠长的梦。

    梦里她成了沉时,她的姑姑。以一种她过往从未考虑过的角度看待了她们之间的关系。

    镜子里是沉时多年前学生时代的青春容颜,她在梳理头发,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笑容顷刻爬上她的脸,她一下子跑到门口,“姐姐你回来啦。”

    沉势拎着一大袋超市购入的物品,正在玄关处换鞋。

    沉时走过去帮姐姐拿袋子,眼睛却不舍得从沉势身上离开,一直看着人进屋,看着沉势坐下。

    “姐姐。”沉势才一坐好,沉时放好东西就凑到沉势身上撒娇,她双手攀在沉势肩上,下巴垫在姐姐肩头。

    ‘好喜欢姐姐’,梦中的沉心听见了自己作为沉时的心声。

    沉势比沉时大几岁,沉时还在念书时,沉势已参加工作,沉时对姐姐十分依赖,最喜欢粘着沉势各种撒娇。

    两姐妹的感情也很好,只是那情感的类型却并不相同。

    沉势看沉时只是寻常的姐妹亲情,但沉时看沉势却在时间年岁的酿造里演变成扭曲不合俗的爱恋。

    不过沉时藏得很好,又也许是沉势太过钝感,妹妹对她的错恋直到她死去也未曾发觉。

    沉时的痛苦从沉势结婚开始。

    她看那个男人不顺眼,可姐姐却一门心思扑进爱情里,更糟糕的是,她甚至还为那个男人生孩子。

    庆幸的是,至少是个女孩。

    沉时看着襁褓里的婴孩完全笑不出来,她勉强安慰自己起码这是个女孩,是个和姐姐和她一样性别的女孩,如果是个男孩,沉时不敢想,她会有多厌恶那个孩子。

    男人果真是靠不住的。婚后与恋爱时期彻底大变样,一系列世间常见的矛盾争吵过后,沉势终于在沉时的劝说和支持下离婚。那段时间是沉时最开心的日子。

    可好景不长,姐姐似乎还对那男人有所依恋,在得知男人意外死亡后还为他掉眼泪,前往吊唁的途中不幸遇到车祸,当场逝去。

    沉时的心里有恨。

    她恨那个抢走了姐姐的男人,更恨他死便死了,竟还连累了姐姐。

    沉势留下的女儿年幼无助,唯一的亲人是沉时。

    沉时看着稚嫩无知的沉心,她还只是个弱小的孩子,一双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看着她,经常跟在她身后,口齿不清地叫她“姑姑、咕咕……”

    还好沉心长得不像她父亲,沉时在看着沉心时才能压下心里那股不断滋生的恨。

    沉时一遍遍洗脑自己,那是姐姐的孩子,是姐姐的孩子……她最终还是接过了抚养沉心的责任。

    可是恨和爱都无法被时间抹去。

    沉时看着沉心,总是想起过去,她与姐姐年少愉快的单身生活,以及被男人介入后姐姐逐渐与她疏远的酸涩年日。

    如今她不仅失去了姐姐,还要抚养那个她讨厌至极的男人的孩子。

    尽管沉心长得像母亲,身上也没有那个男人的半点影子。但无辜的孩子身上流淌的一半血液来自那个男人,此点确凿无疑,这便让沉时痛苦,她不可能忘记和抹杀这一点。

    有时她无法在沉心面前保持冷静,更多时候丢她一个人独自玩耍,买一堆布谷鸟玩偶给她。

    但也许是命运的捉弄,又或是家族诅咒,沉心慢慢长大,沉时敏感地察觉到沉心对自己有不一样的情愫,她是那样的熟悉,因为正和自己多年前爱慕亲姐时如出一辙。

    真是好大的一个笑话,多么讽刺。

    沉时心里的爱与恨开始更剧烈地碰撞迭加。

    诚然她也是爱着沉心的,沉心的容貌与沉势极为相似,看着她总能看见姐姐的影子。而沉心的性格则和沉时更像,她完全就是她们沉家的孩子,毋庸置疑。再加上多年陪伴积累的亲情,沉时对沉心并不只会想到过往的恨。

    可沉时却不甘心,她这一生已然是爱不得,她注定得不到想要的幸福。

    可年轻的沉心,重蹈覆辙的沉心却似乎可以摸到幸福的门。

    凭什么,凭什么沉心可以,而她不能!

    沉时莫名地开始嫉妒羡慕,沉心越是用爱慕的眼光看着自己,沉时心里的阴影便多一分,一些阴暗扭曲残忍的想法从她心里滋生。

    她得不到的幸福,也不叫沉心能得到。

    沉时最终把沉心送离身边。

    沉心离开后,沉时的情绪慢慢稳定,她也会思念沉心,暗中去看沉心,但她不愿见沉心,她还不知道以何种心情去见她。

    她羡慕沉心。沉心爱的人还活着,活着便意味着有争取到的希望,如果未来沉时能放下芥蒂,沉心说不定还真就能得偿所愿。

    她也嫉妒沉心。自己得不到做不到的事情却让沉心有可能做到,沉时嫉妒到心脏发疼,她是那么思念姐姐,多希望沉势还活在世上,哪怕她的恋情没有结果,起码她还能见到真实的而不是梦中的姐姐。

    除此之外,沉时对那男人的恨至今仍未消除,沉心虽无辜,却是男人血脉承载的一部分,沉时无可避免、抑制不住地在心里憎恨那份血脉。

    她对沉心的感情过于复杂,而沉心对她的爱意日渐加深,最后沉时同时出于不希望沉心在自己身上越陷越深的想法送走了她。

    但沉心在岁家似乎并不完全开心,她的性格真的太像自己,也那般偏执固执,她竟孤身飞到西班牙来找她,回去后也抑郁寡欢。

    某个夜里,沉时做了个梦,她梦见沉心因自己而自残,鲜血从侄女的手臂流淌而下,在地上汇成一团刺目的红。

    从梦中惊醒,沉时感到后怕,虽说那只是个梦,但熟悉沉心性格的她却相信那是沉心做得出的行为。

    于是她便想算了,这世上痛苦的人有她一个还不够吗?就让沉心、让姐姐的孩子过得快乐一点不好吗?所有的苦她来受着便罢了。

    意料之中,当她去接沉心时,沉心是那样的开心,二话不说立刻收拾行李和她离开。

    只是沉时低估了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沉心回到自己身边,她看着沉心笑得开怀明朗,但沉时内心的黑暗苦水依旧不停翻涌,难以承受的她再一次选择了离开沉心。

    沉时又开始到处跑,短途旅游,隔一两个月又再和沉心见面,仿佛是一场充电和耗电的来回拉锯……

    阳台的窗帘被风吹拂,慢悠悠地晃动。

    沉心从过长的午睡醒来,已是傍晚时分,入目是逢魔时刻的昏黄悲凉。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