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和前男友搞黄被抓之后

章节目录 你才是我的宝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可是邵矜在这个家的专属拖鞋!

    新的!他自己花钱买来的,一次也都还没穿过呢!

    这男的谁啊?凭什么!

    邵矜又气又酸,正在现在就给自己讨个说法还是等人走了再秋后算账这两者间权衡,就见把他放进来就自顾自往里走,这会儿已经快到了客厅的陈思妤又回过头来,略有些疑惑地问:“你不进来吗?”

    邵矜:“……”

    看陈思妤那表情,只要他多说一个‘不’字,她马上就能让他走。

    呵呵,穿他的拖鞋不够,难道还要抢他的活儿干吗?

    这么突然,屋里还有人,邵矜只以为陈思妤喊他过来就是要做一些女性不擅长的体力劳动的,比如修水管或者通下水之类的。虽然邵矜也不会吧,但这不是活儿不活儿的问题,是尊严。

    邵矜利落地阖上门,没换鞋,踩着袜子优雅又快速地走到陈思妤身边,和她并肩,脸上已经挂上了恰到好处地客气的笑。

    “有客人啊。”邵矜招呼了声,像男主人一样。

    裴一卓早在他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起身,闻言心头一跳,强装着镇定问陈思妤:“思妤,这位是?”

    陈思妤说:“我同事。”

    三个字就拆了邵矜的台。

    邵矜瞬间气急败坏,裴一卓先是松了一口气,下一秒想到什么,又小心翼翼地问:“这都下班了,你们在家还要工作吗?”

    陈思妤不想骗师兄,但她和邵矜要干什么的真相,还真不能跟外人说。她想不出什么好借口,灵机一动,决定把压力给到邵矜。于是做出迷茫的表情,闻言后知后觉地看向邵矜,好像也对他的‘突然’拜访很是疑惑。

    邵矜:“……”

    他刚要开口,下面裴一卓看不到的地方,陈思妤在他脚上不轻不重地踩了一下,以示提醒,要他配合。

    邵矜垂眸看了一眼,把陈思妤这亲密的小动作定义为是讨好自己,心中傲娇地‘哼’了一声,配合道:“一些工作上的事。”

    他没具体说是什么,堂而皇之地看了裴一卓一眼,做出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已经是邵矜配合的极限了,陈思妤本来就不多指望他什么,面上过得去就行了,师兄不会刨根问底的,于是顺势说:“那你等我一会儿吧。”

    打算揭过这茬。

    “嗯。”

    邵矜很好说话地应,从沙发上站起来,说:“你先忙,我不急。”

    他大度地说完,像个安分守己的同事那样,又友好地冲裴一卓点点头,然后——

    当着两个人的面,熟门熟路地径自进了卧室。

    陈思妤:“……”

    门缝开合,转瞬间泄出来的光景,已经够所有人看清,那是闺房。

    裴一卓愣住,有些不敢置信地望向陈思妤,希望她能解释一下,可陈思妤自己还没回过神来呢,因此并不开口,裴一卓也不好多问。

    两分钟后,落针可闻的客厅里才又有声音响起,咔哒,是开门声。

    邵矜从卧室里退出来,没多少诚意地笑着说:“抱歉,走错了。”

    在陈思妤和裴一卓各有所异的复杂注视下,他冷静又镇定,不慌不忙地推开隔壁卫生间的门,走进去。

    卫生间里传来水声,陈思妤好不容易才维持住脸色,无视他,若无其事地继续跟师兄说话。没一会儿,裴一卓找了个借口,匆匆告辞。

    陈思妤知道裴一卓是误会了,但她又没办法解释,把人送走后,气得自己灌了半杯茶。

    等邵矜洗干净手出来,迎接他的,自然是陈思妤的质问:“邵矜,你故意的吧?”

    什么人走错房间要在里面待几分钟才出来啊,别说陈思妤了,傻子都能看出来他的把戏。

    邵矜本来就是阳谋,闻言点点头,直接承认了:“是。”

    陈思妤气得骂他:“你又发什么疯?”

    邵矜坐到沙发那儿,用陈思妤喝过的杯子,自己动手给自己倒上茶水,尽量用不那么酸的语气说:“我看见他烦。”

    想了想,又不太甘心,盯着陈思妤,幽幽补充:“你看我,是不是都绿了?”

    “……”

    陈思妤没想到他吃一顿饭居然还惦记上锅了,两人又不是搞对象,别说她和师兄清清白白了,就算她再谈两个,那也绿不到邵矜头上啊!”

    于是提醒道:“我和你只是同事。”

    邵矜顿了顿:“……哦,我是说拖鞋,新的,我买来还没穿过呢,便宜他了!”

    他起先声音还不太高,说着说着底气就起来了,简直义愤填膺。

    陈思妤还是第一次见把拖鞋当老婆的,无语道:“我再给你买一双,行了吧?超市十九块九的东西,瞧你抠得。”

    其实陈思妤也挺心疼。虽然钱没多少,但她本来是打定主意不为这段关系花一分钱的啊,谁知道这么快就要破例,唉。

    邵矜很在意形象,受不了被说抠门,当即反驳道:“十九块九?再加两个零都买不到。”

    陈思妤不信,然后邵矜打开购物软件,把商品页面怼到了陈思妤脸前,她定睛一看,好家伙,居然要五位数!

    陈思妤震惊了几秒,再看邵矜的眼神就不对了:“你有病吧?”

    十九块九就能解决的问题,非要花那么多,这不纯纯大怨种吗。

    邵矜倒不是为了炫富,只是想证明:“我不抠。”

    陈思妤:“……”

    反正陈思妤是不会为这种东西买单的,当机立断,马上拿了个袋把那双金贵的拖鞋装好,塞邵矜怀里,推着他往外走:“我这儿庙小容不下大佛,还是带着你的宝贝走吧。”

    “不是,怎么就成我宝贝了?”

    邵矜对那双刚被人穿过的鞋嫌弃得不行,到手后就丢开了三米远,扒着门框不肯走:“等等……我不是来干活的吗?”

    陈思妤冷漠:“干什么干,不干了,没心情。”

    邵矜:“!”

    好像意识到是要干什么了。这样他更不能走了啊。

    邵矜一把抱住陈思妤,像她往自己怀里塞拖鞋那样,紧紧搂着,恬不知耻地说:“不要,你才是我的宝贝。”

    “……”

    陈思妤母单二十几年,从没听过什么男人的甜言蜜语,被他突然的这一声‘宝贝’给喊得有些脸红了。

    邵矜见有用,立刻再接再厉,凑到陈思妤耳边,又连喊了七八声:“宝贝,宝贝宝贝宝贝……”

    听多了之后,陈思妤反倒没那么难为情了,冷静地捂住他的嘴:“闭嘴吧你。”

    邵矜不说了,眼睛亮亮地看着她。

    陈思妤觉得他的视线烫,刚抽开手,就被邵矜拽着转了个圈,被他挤在门板之间,他贴上来,滚了滚喉结,然后很小声地问:“做吗?”

    陈思妤能感觉到,  邵矜的下面已经竖起来了,顶着她,正在变大。

    她不适地躲了躲,却因为身后再没有空间,避也像蹭一样,磨得邵矜哼了两声。那东西受到刺激,一下变得狰狞起来,散着腾腾兽欲。

    陈思妤感受着那热,没拒绝:“……嗯。”

    她本来今天和邵矜约好了就是要做的,没兴致可以暂停,现在气氛到了,当然也能再开始。

    邵矜就吻下来,轻咬着她一片软唇,重重地亲。陈思妤闭上眼睛,攀着邵矜的脖子迎合,勾舔吸缠间,火很快就烧得旺了。

    年轻男女,急色起来的时候是顾不上地点的,就在玄关,邵矜把陈思妤抱到柜子上,亲着亲着就往下,脱掉上衣,吃她饱满的乳。他的衬衣扣子也开了,陈思妤一手撑着身体,一手在那片紧实腹肌上流连抚摸着。

    陈思妤被亲得很舒服,一边呻吟着,一边享受。

    在邵矜脱下陈思妤裤子,手钻进她腿缝儿里的时候,陈思妤也解开了他的皮带。内裤拉下,那根弹出来,硬邦邦对着她,激动地流水。

    陈思妤抓着摸了两把,然后就不太感兴趣地放开,又去邵矜结实的腰腹上点火了。

    邵矜:“……”

    他当场罢工,不做了,拉着陈思妤的手放在自己性器上,和她拉开距离,喘着粗气问:“不大吗?你不喜欢吗?”

    陈思妤正意乱情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嗯?”

    邵矜就又问了一遍,眼睛直直地盯着她,一副威胁的样子,非逼着陈思妤说了喜欢,要她先摸他五分钟,然后他才肯继续。

    陈思妤不想惯着,可邵矜很有计谋,一边灵活的抠挖,用手指挑弄伺候她,一边不停地用前端顶她手掌,恨不得三百六十度旋转着卖弄。

    陈思妤不胜其扰,最后只能咬咬牙,忍了。

    邵矜得逞,爽得不行,根本忍不住,压着陈思妤又喘又哼,还骚骚地叫她:“宝贝~”

    陈思妤耳朵一热,握着它的手不自觉用了些力,捏得邵矜叫出来:“嗯……好舒服……”

    他手上也没停,并指插在陈思妤湿软紧致的甬道里,寻到那点用力按了一下后,旋转着进出。

    陈思妤很快就顾不上自己手里那根东西了,夹紧双腿,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私处,在邵矜的冲击下,咬着唇抵挡快感。

    可两根手指进得很快,越来越快……

    陈思妤受不了了,抓紧邵矜的胳膊,不自觉地挺着腰迎合,没一会儿,就高潮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