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和前男友搞黄被抓之后

章节目录 花季少男更要保护好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两人抱着躺了会儿,陈思妤也享受这种事后的亲昵,邵矜摸摸捏捏的事后就由着他,然后很快又擦起了火。

    邵矜顺理成章地要进行第二次,陈思妤缓过劲儿来,按住了他的手,说:“不了,明天还要上班呢,你快回去吧,我去洗洗。”

    说完随便找了件睡裙裹住自己就进了浴室。

    “?”

    邵矜躺在床上,看着她毫不留恋的背影,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什么。

    他有点生气,干脆躺着不动了,心中不甘地想:我就不走!

    本来陈思妤不在身边,邵矜不看不摸着,身体再冲动也会自己慢慢平息,但卧室里就有卫生间,水流的声音哗啦啦地透过半磨砂的玻璃门,闯进邵矜耳朵里,反而勾得他更心猿意马了。

    所以等陈思妤洗完出来,看到的就是本来早就应该离开的邵矜这会儿依然赤身裸体地在她床上躺着,而且还很离谱地硬着。

    陈思妤愣了愣,无法直视地移开眼,疑惑问:“你怎么还在?”

    邵矜:“……”

    邵矜想问真的不能再来一次了吗,但想想又觉得有点没面子,于是深吸一口气,忍住了,只是不怎么高兴地说:“我也要洗澡。”

    为了表明自己这个要求的合理性,他作势抬起胳膊来闻了闻自己,而后皱起眉,十分嫌弃地说:“我都不香了。”

    “……”

    邵矜本来身上是有一股香水味,淡淡的贴在皮肤上,刚才压着她做时,若有似无的,一直萦绕在鼻尖,熏得她更情动。

    但他一个男人,出了汗之后,说自己一句臭了能怎么样?

    陈思妤一言难尽地让他去了。

    二十分钟后,邵矜把自己洗得香喷喷,在陈思妤半梦半醒间,又爬上了她的床。

    陈思妤独居惯了,被他窸窣的动静惊到,一下子清醒,吓得坐了起来。

    “是我。”

    房间里留着盏昏黄的灯,邵矜还以为陈思妤没睡着呢,没想到惊到了她,忙出声,将她揽到了怀里。

    陈思妤听到熟悉的声音,放松了神经,但是——

    她今天第二次问:“你怎么还在?”

    因为被扰了梦,这次陈思妤的语气里明显带着怒意。

    邵矜察言观色,老老实实地说:“我睡觉。”

    陈思妤不想留他,而且真的很困,就没好气地说:“回你自己的家去睡。”

    谁知道捅了马蜂窝,邵矜马上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伤心欲绝地问她:“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陈思妤:“……十二点啊。”

    邵矜更难过了,像看什么拔X无情的渣男一样看着她,充满谴责地说:“这么晚了,你让我一个人去哪儿?外面那么黑,那么冷……我的心也冷冰冰……”

    他抓着陈思妤的手,让她摸自己健硕温热的胸膛:“你感觉到了吗?”

    陈思妤正摸一圈,反着再摸一圈,然后无情地拆穿他:“没有。”

    邵矜这男的一向戏多,这会儿已经做到忘我的地步了,直接无视陈思妤的不配合,自顾自继续按照自己的台词给她洗脑:“而且我这么帅,夜黑风高的,万一再遇上坏人……真是想想就害怕呢!”

    说着他就硬挤着靠臂力钻进了陈思妤怀里。

    陈思妤无大语,看着自己胸前那颗和小鸟依人这四个字格格不入的脑袋,半响才找到声音:“……你一个男的……”

    陈思妤刚起了个头,就被邵矜打断了,振振有词地说:“男的怎么了?我一个花季少男,男的也要保护好自己啊!”

    陈思妤:“……”

    她实在是困了,只得把人推开,疲惫地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邵矜要开口,陈思妤抢先一步,用警告的语气,提醒他:“最后一次,你好好说。”

    邵矜看出她态度松动,果然听话地正经了许多:“我想在你这儿睡。”

    不过这个不要脸的,竟然撒娇,又加了一句:“我家好远……”

    陈思妤还能再说什么呢?

    邵矜如愿留下,挤进了她的被窝里,并且因为枕头不够大,还是以一个再亲密不过的姿势搂着睡。

    第二天一大早,邵矜本来就该晨勃的性器自然是冲着天。好在他还知道分寸,没再提什么过分的晨炮,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脸,自己咬牙硬忍下去了。

    两人一起坐邵矜的车去的公司,陈思妤怕一起上班被同事发现,让邵矜先上去,自己再停车场苟了几分钟,确保没人后,才偷偷摸摸地冲向电梯,一直等到公司门口,才自信起来。

    结果一进办公室,就看见邵矜穿着他那件昨天没换、微微带了些褶的衣服,在那儿招摇过市。

    ——为什么说是招摇过市呢?

    这可不是陈思妤冤枉他。

    自从约好在办公室里老死不相往来之后,邵矜那些骚操作都收敛了,在办公室里平时几乎算是个安静的人。

    可今天,他不仅四处溜达,还不动声色地煽动大家聚众聊天,在连续变换了几个姿势之后,终于如愿听到了一个男同事按耐不住的调侃:“呦,小邵昨天这是没回家啊,衣服都没换!怎么,有艳遇啊?”

    虽然邵矜才入职没多久,但他注重形象(花枝招展),从不连续两天穿同一件衣服的事大家都多少有所了解。

    今天他破天荒没换,说明就是没在自己家睡呗。

    ‘在外面过夜’这个话题本身就沾染着桃色,男同事调侃的语调尤为暧昧。

    邵矜就等他这一句了,听得心中暗爽。

    碍于陈思妤不让,他隐形的尾巴羽毛已经翘起来、在空气中盛开成扇装了,嘴上却只能虚伪地否认:“没,朋友,朋友家。”

    他站起来,一脸荡漾、心满意足地回了工位。

    旁观全程的陈思妤:“……”

    然而毕竟没有骚出来,在同事这里获得的爽感有限,并不能完全满足邵矜。

    他忍了忍,最终还是没忍住,摸鱼跑去趟卫生间,对镜自拍了一张不露脸的上半身照,特意把自己衣服上的褶皱处做了特写处理,看几遍觉得满意后,发到了一个几十人的群。

    里面有邵矜的好朋友,当然也有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只是见过,他连名字都叫不上的。

    为了让这群花天酒地、这会儿可能还没酒醒的富二代们找到重点,邵矜又发了句话:【新买的衣服,好看吗?】

    可惜偌大的一个群里,无人懂他。

    【?】

    【???】

    【邵公子,在妞儿面前骚就行了,你骚给我们看什么?】

    【脑袋坏了?上次见你不是就穿着这件?】

    当然,也有不熟想巴结他的,混进来零星的几个:【好看!】

    喊他出去玩的:【晚上一起喝酒啊。】

    还有上次那个被他胡言乱语强迫修手机的朋友:【你手机好了?】

    “……”

    没一个邵矜想听的。

    他面无表情,挨个把那些回复删除,然后看着自己那张照片下面空荡荡的屏幕,觉得寂寞,好寂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