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与你同坠深渊(青梅竹马变继兄妹)

章节目录 红痕/“妹妹嘴巴翘这么高,是等着我亲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上午的课程很快结束,中午林晚和陶宁一起去食堂吃饭。

    吃完中饭,陶宁带着她从一条小路穿回教学楼。

    “陆羽澈,我喜欢你。”紧张的声音从花坛另一边穿来,是一个女孩子在表白。黄杨树丛遮挡了视线,并不能看清她的脸。

    “嘘……”陶宁停下脚步,低下身子,十分兴奋,拉着林晚一起偷听八卦。

    “这位同学,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与学习无关的事情上。”陆羽澈的嗓音依旧没什么起伏,只是听起来好像更冷了,像冰块装在玻璃容器里。

    随之而来的是男生离开的脚步声,和女孩子的哭声。

    陶宁和林晚走出一段距离后,感叹道:“啧啧啧,班长还是那么冷漠啊。”

    “陆羽澈他很受欢迎吗?”

    “当然啦,成绩好,长得又高又帅,青春期小女生都喜欢这种吧。”陶宁摸了摸下巴,故作高深。

    “那你呢?”林晚好笑地看着她,“你也喜欢这种吗?”

    “我才不呢!看着就冷死人了,我还是比较喜欢阳光开朗的,”陶宁想了想,“早恋找个冰山多没意思。”

    不,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陆羽澈也是很阳光的,神采飞扬,笑起来会露出小虎牙和浅浅的梨涡。

    林晚想要反驳,却没有立场。

    午休的时间比较自由,林晚和陶宁一边写作业,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两个女孩相见恨晚,陶宁看夏提不在,就坐在了他的座位上。

    “话说夏提中午跑哪儿去了?一中中午可以回家吗?”林晚问道。

    “他呀,可能是被他妈妈压着染头发去了!”陶宁笑出声。

    “天生金发学校也不允许吗?”

    陶宁小声解释道,“其实他的头发颜色是染的,眼睛也是戴了美瞳。这是我偷偷发现的,你不要说出去哦。”

    “那他还挺爱美的……”林晚无语。

    “是啊,他还说我头发短不好看呢。”陶宁翻了个白眼,她留着学生时代最好打理的齐耳短发,简单清爽。

    “我以前剪过很短的头发,只有几厘米,就像……”林晚陷入深深的回忆。

    那时她初二期末考没考好,气的去剪了个超短发,结果被人认成清秀的小男生。

    林晚更气了。

    陆羽澈这个家伙搭着她的肩膀,笑得眼睛都睁不开,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微微有些扎手。

    “宝宝,你像小刺猬一样。”

    “就像小刺猬一样。”林晚的声音和回忆里重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要笑死我。”

    可是林晚却笑不出来,头发逐渐长了,人却走散了。

    “对了,你以前在哪个学校读书啊?外地吗?”陶宁问道。

    “没有,就在育德高中。”

    “啊?”陶宁疑惑,“你成绩又不差,怎么跑那里去了?”

    育德高中是一所私立寄宿学校,全封闭的管理,大多是成绩不好或者不服管教的学生。

    “可能是我当时比较叛逆吧。”林晚故作轻松道。

    “哈哈,我早上以为你是很乖很安静那种,现在看来你是林·叛逆少女·晚。”

    “没错,”林晚被陶宁逗笑了,“我身边这位呢,就是陶·并不安静·宁。”林晚嘴角微翘,眉眼弯弯。

    这些聊天内容被后方的陆羽澈一字不落地听到了,耳朵总是习惯性捕捉她的声音。

    她的笑声清凌凌的,听起来很开心。

    只是这样明媚的笑容,已经许久不曾向他展露了。

    陆羽澈抬眸,从他的角度可以看见少女的脖颈,被扎起的马尾和散落的碎发掩映着。

    纤细,白嫩。

    让他生出想要亲吻的欲望。

    想要在肌肤上,留下红痕。

    晚上九点半,晚自习下课。

    顺着人潮,林晚和陶宁手挽手向外涌去。

    很不巧的是,两个人家在两个方向,公交车站都不是同一个。

    于是林晚一个人在等车,她没有注意到陆羽澈已经走到了她背后。

    “林晚,以后放学等我一起走。”他的声音很冰,像终年不化的积雪。

    “为什么?”

    “怎么,要跟我继续玩假装陌生人的游戏吗?”陆羽澈的手指缠上她的发丝,“我的好妹妹。”

    林晚有些抗拒地退后一步,说:“我们回家再说吧。”

    “好,回家。”陆羽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愉悦。

    很快,公交车来了。

    依然是拥挤不堪的,两人并肩站着,随着公交车一晃一晃。

    林晚故意不去看陆羽澈,这个家伙现在很奇怪,阴晴不定的。

    有时温柔地喊她妹妹,有时说着越轨的话,有时又冷漠地拒人于千里之外。

    当初因为他的原因,两个人一年都没有见面。后来他跑来找自己,还做出那些不堪的动作,现在又做出一副冷漠的样子……

    我是欠你钱吗?林晚生气地想着,粉唇翘起,气呼呼的。

    陆羽澈看见她生气,反而笑了出来。

    他低下头,嘴唇停在女孩的耳侧,轻声说说:“妹妹嘴巴翘这么高,是等着我亲你吗?”

    痒。

    耳畔的酥麻传遍全身,林晚小脸通红,却不甘示弱:“哥哥,你是在勾引我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