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 热潮与冰川[校园1V2]

章节目录 哭什么(微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电话一挂就将傅九溪转过身去,狠狠地掐着她的腰,体内的巨物微微撤退,只余龟头被小穴紧紧夹住,一个深顶,肉棒咕叽一声尽根没入,肉棒肆意的在穴里绕圈,狂野的冲撞着,次次插进花芯深处,将傅九溪身体撞得浑身颤栗。

    精壮的身体贴着她光滑的后背,一只手掐着脸颊两边转过来,低头含住微微发颤的粉唇,热流强势的喷在通红的鼻尖上,又湿又痒,肉棒还在不停耸动着,坚硬的在穴里操干,直插得媚肉外翻,汁水横流。

    “喜欢贺熠?他知道我现在在肏你吗?知道你利用他吗?”解宴洲爽的难以自持,如同打桩似得发狠撞击。

    傅九溪额头和脖颈渗出透亮的汗珠,逆反心理驱使着她忍不住反抗,也为刚才解宴洲不顾她的哀求接了电话不满,不服道,“我喜欢贺熠不是很正常吗……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就算我利用了他,这也是我们的事,根本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插手……”还没说完,就被他猛肏到宫口,傅九溪缩着身子抖了一下。

    “啊——你……无耻。”抗议声淹没在唇齿之间,傅九溪表情痛苦,眼角不经意泛起泪花,弓着腰肢,仰起脖颈哀泣,无声的泪水肆意流淌。

    她真的受够了!她只是想自保,只想活命,偏偏现实要跟她开这种玩笑。

    她到底哪里得罪了解宴洲?明明她还好心救了他,他还恩将求报。难道仅仅是因为她利用了他好兄弟,替贺熠找她出气吗?可也不是像现在这样无助至极的在他身下,任由他不知餍食的蹂躏着。

    她想逃出去,逃的远远的,可是她还有妈妈在这!她不可能丢下妈妈的。

    “呵,看来是我肏得还不够狠,竟然还有力气说话!”正在操干的男人杀红了眼,眸底是压抑不住的疯狂。

    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插手……

    不得不说,她说的话直白又戳人痛处,竟让他无言以对。从知道她利用贺熠那一刻,他像是抓到把柄也像是找到一个能接近她的机会,逼迫威胁她来满足他内心的不甘心,明知道她有男朋友,还是自己的好兄弟时,还执着的来插足他们感情的第三者。

    傅九溪说的没错,就算她有没有利用贺熠,她和贺熠的事情根本轮不到他这个外人来掺和,可他不仅掺和了,还利用这件事威胁她,胁迫她跟自己做了最亲密的事情。

    他明明有很多要求可以提出并且可以替她保守,就当是那晚在小巷时救了他的补偿,可他偏偏选了这种,试图用这种不正当的关系来维持他们之间的关联。

    甚至掩饰或者下意识逃避自己不纯洁的感情,以为只要自己腻了,就不会对傅九溪抱有什么念想。

    但是他不甘心,翻天覆地的悲愤攫取了大脑的思考,只能把心里的愤怒发泄在欲望之上,湿黏的肉体拍打声不一会儿响彻整个卧室,期间还混杂着不容察觉的呜咽声。

    直到在她体内射出来,肉棒从她小穴滑出来,未闭合的花穴源源不断的向外涌出一股有一股的白灼。而傅九溪在等着男人抽开后,终于支撑不住,细腿颤抖着跪在床上,半张脸陷进床里,倔强地不肯转过来,微颤的肩膀却暴露了她的情绪,解宴洲直觉不对劲,用了点力气强逼她转过来

    精致的小脸泪流满面的,泪痕模糊了轮廓,正倔强的咬着唇,手肘和膝盖处被撑得发红。看着她闭着眼流泪的模样,这一刻他的心犹如被万千细针刺痛一般,难以言说的痛苦扑面而来,他有点懊恼,暗自唾骂自己。

    他无法掩饰心里的酸胀,语气生硬地问:“哭什么?”

    “用不着……你管!”她早习惯解宴洲的喜怒无常,不想搭理他。她现在只想哭一场,不管房间里还有一个她非常厌恶的人,死劲的把这几天遭受的委屈和怨恨释放出来,悲伤过后又要回归现实。

    “……”解宴洲不说话,反正他说什么她也不领情,坐在一旁看着哭得不成样子的傅九溪,最终伸出手拿起价值不菲的薄毯轻柔地给她盖上。

    傅九溪感觉身上有东西朝她扑来,她蜷缩在毯子里面,泪水如泉涌般汹涌而出,双手极其没有安全感,紧紧地抱着膝盖,仿佛要将自己包裹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等她哭累了,就这样抱着膝盖沉睡了过去。

    解宴洲看着窗外的夜景出神,思绪渐渐飘远,满脑子都是和傅九溪相遇的过程,想到第一次见到傅九溪,想到再一次见到却是在贺熠的床上,想到他是如何发现她的秘密,想到他逼迫傅九溪给自己舔,想到一切的总总。

    他不知道在初见傅九溪时就存在着什么心理,只知道自己被她自身清冷又如同一层冰雪般神秘的气质吸引,但她的眼神如寒冰般透彻,明晃晃摆明了不想管这些自身之外的事情。但内心之下似乎却隐藏着一丝柔情,就像她一直救助小巷里的小猫,又帮他打了电话叫警察,这样的反差感让他不由自主地深陷下去。

    或许刚开始只是好感,并没有像贺熠一样一见如故,瞬间深陷其中,喜欢到无法自拨,非她不可的地步。

    他从小的生存环境造就了他内心深处埋下了一种难以解开的情感枷锁,生活历练让他学会保持警惕,他不会轻易相信人,但也让他内心承受了无法言喻的孤独和压抑。

    他也曾痛苦过,也埋怨上天的不公平,为什么她会是贺熠的心上人,甚至逃避着不去上学,掩饰着自己的感情,但这些通通无果。

    他不后悔以这样的方式得到她,唯一悔不当初的就是没有第一时候去找她,反而被贺熠抢先。

    所以手段卑鄙又如何。

    夜色浓重,卧室安静的能听到傅九溪平稳沉睡过去的微弱呼吸声。

    床上秽乱不堪,床单被抓得凌乱,上面满是干涸的粘液,房间一股浓烈的淫靡气息。

    将她抱到浴室简单清洗身体,轻轻将手指探进私密处,一点点的抠出射进去的精液,有时动作微重了点,靠在他肩头的人就会不舒服的叫一声,他怕怀里的人被吵醒,停了动作,等她紧皱的眉头放松后又继续他的动作。

    一切都结束后,解宴洲耐心的拿起毛巾擦拭身体,好在红痕并不多,倒是后背有一处他生气之下咬的牙印,很淡,但一时半会也恢复不了。胸前也有比较明显的抓捏痕迹,私处更是惨不忍睹,小穴面的媚肉外翻着,阴唇又红有肿。

    解宴洲深深吸了口气,他用毛巾擦拭着不断流出来的黏液,直到没有后才松了口气,用浴巾将她裹得严严实实,抱回他的卧室,又拿出药给她那红肿不已的阴唇上了药,这才紧紧搂着她闭上眼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