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章节目录 烟酒都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自家大外甥来集团上班上了三个月,做舅舅的,怎么着也得慰问慰问,今天便是明扬和祁遇的交(周)流(报)日(会)。

    祁遇向舅舅分析了现在流媒体平台发展所遇到的问题。

    “随着市场的竞争日益激烈,流媒体平台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着内容版权费用上涨、内容库的竞争、地区性限制和内容审查、用户留存和增长、技术问题和用户体验、内容质量和多样性、以及可持续性和盈利模式等的发展困境。”

    明扬静静地听着。

    祁遇继续说:“因此,我认为,我们的视频平台若想破局,必须坚持内容为王。加强与内容提供商的合作,寻求长期合作关系,并探索多种合作模式,如分成合作、内容交换等,以降低成本并确保持续的内容供应。继续投资于原创内容制作,减少对高成本版权内容的依赖,降低内容采购成本。”

    明扬一笑,这是来要钱来了。

    “另外,还需要拓展拓宽盈利模式,不仅依赖订阅费用,还可以考虑广告、付费内容、品牌合作等形式,以降低对单一盈利来源的依赖,确保平台的可持续发展和盈利能力。”

    明扬问:“所以,你需要舅舅给你什么帮助呢?”

    祁遇也很诚实地回答道:“资金,”然后还给对方报了个数。

    明扬倒是不介意给外甥点支持,但是他很好奇,让对方该干的正事有没有干好。

    “樊秋煦那边怎么样了?”

    祁遇实话实说:“程风向她抛出了橄榄枝,但被对方拒绝了。”

    明扬了然,这姑娘还挺坚持。他想了想:“从其他人身上下手如何?”

    如果说祁遇本来只有七成的把握,如今这句话,却是直接板上钉钉了。舅舅本来的目的就是和程风一样,这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都是想利用“飞鸟”的合约来当筹码。

    祁遇简单地应了下来,具体怎么做,他还得再想想,也不知道,究竟什么的价码才能打动她。

    **

    “我觉得你那个站姐对你是真爱啊,从七月份开始到现在,每一场签售,场场不落。“

    飞鸟刚刚开完一场签售会,大家都疲惫的很,郑沫直接摊在了休息室的沙发里,幸亏这里都是自己人,基本上是“飞鸟”出道了多少年,大家彼此合作了多少年,也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她们三个才能小小的放松一下。不然很有可能就会将这幅场景”不小心“流出,招致网友们的谩骂和攻击。

    并且该工作人员还能收到一笔不菲的佣金。

    没办法,谁让AE是出了名的吸血倒油呢。

    在旁边卸妆的舒意也加入了讨论阵营中,“是啊是啊,你看那个小姑娘,今天还特意做了一个Q版公仔送给你,AE设置的签售门槛不低吧,不是优先过滤掉400以下的么。”

    樊秋煦知道这个狗公司黑,但没想到这么黑,她疑惑地问道:“还会规定专辑购买的版本么?不会都要deluxe版本才能抽吧?”

    这个时候飞鸟的助理小葵花就来答疑解惑了:“一般来说会规定这次买的专辑系列,这个系列之下发行的所有专辑都可以买,如果只有deluxe才能买的话,算法优先选中400以上的,那差不多来一次签售得300*400,也就是12个w,这也太贵了吧,都能在宁海中心区买一平方的房子了。”

    樊秋煦表示了解。

    郑沫早就对AE的各种骚操作见怪不怪了,继续说那个小女孩:“长得蛮可爱的,你逗她她还会害羞,真的好软萌啊,好像要一个这样香香软软的小妹妹啊。”

    郑沫一点都不掩饰自己对可爱妹妹的向往,心心念念的说:“最近只有漂亮弟弟,我没看到有漂亮妹妹。”

    舒意虽然早就对郑沫的厚颜无耻表示见怪不怪了,但是她说出来这种话,还是让她大为吃惊:“您可真是完美诠释了‘三观跟着五官走,性向跟着需求走’,那真是一个‘灵活’啊。“

    郑沫是这个圈子出了名的玩咖,私底下烟酒都来。

    没有男人能永远十八岁,但是郑沫的各位男朋友们却可以永远十八岁。

    舒意本来觉得郑沫那一堆男朋友,不,不能说是男朋友,严谨的说应该是她养的那一群“面首”们已经足够让她的认知受到挑战了,没想到现在她居然还对女生展现出了兴趣,希望这仅仅是她的口嗨吧。

    不然,舒意默默地想,或许有她能看到郑沫磨镜子的那天。

    樊秋煦没有太在意舒意和郑沫的对话,还有几个月就出道十年了,在她的印象中,这个妹妹从“飞鸟”小火的时候就开始追线下签售了,如今想来,几年过去了,当初的小孩都长这么大了。

    她看向门框处,略微比划了一下,那个时候好像才一点点高,长得特别可爱,长长的睫毛宛如羽翼,轻轻地颤动着,给人一种飘逸和灵动之感,那个时候她的眼睛中还带着第一次追星的好奇,做什么都很新鲜,那个时候她应该对混乱纷杂的娱乐圈艺人们还抱有很多期待吧。

    她笑起来,眼角会弯起两道浅浅的柳叶弧线,眼眸里闪烁着愉悦的光芒,仿佛是阳光洒在湖面上泛起的微波。

    樊秋煦还记得,有一次线下签售,恰逢是一位圈内小火的男爱豆出了丑闻,因为并非很火,所以也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塌房。

    那位小爱豆在签售的时候,直接把自己的私人联系方式写给了一个女生。

    那个小妹妹但是还很失望,可怜兮兮地对樊秋煦说:“姐姐能不能不要做这样的事情。”

    樊秋煦笑了笑,她真的和自己很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两个极端。

    网络世界模糊了现实和虚拟之间的边界,而且为现实生活中的每一个人都披上了一层糖衣,在网上,大家可以不管对错,仗义执言,任他流言蜚语声,看你不爽就开喷。

    樊秋煦也不是什么好人,她真的觉得很惭愧,自己这个烂人居然还能被这么多人所喜爱。

    这么多年,只要“飞鸟”开签售,她每年都会参加许多次。而她也早就记住了她的名字,樊秋煦在心底默念:许念安。

    她坐在后台的凳子上,仿佛看到了几年前对着粉丝笑的自己。

    她摇了摇头,感觉脑袋有点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