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章节目录 她既想死,又想去巴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早晨五点,无情的闹钟声撕裂着樊秋煦的梦境。

    她今天要去公司和编舞老师讨论未来几个年末晚会的舞蹈改编,还有那个令她糟心的ATV演出。

    自从演出通知一发,网上骂她们的就比比皆是。

    男团粉丝的辱骂,如樊秋煦所想的那样,不过也不重要,反正那群粉丝骂自己,自有自家粉丝会骂过去。至于自家粉丝的辱骂,那必然是不理解为什么“飞鸟”这个咖位,要和一个小男团搞这样的联谊。

    还好,一些人还是能看得懂这个骚操作的,知道是为了奶新人,博流量。

    樊秋煦坐起身来,空洞地望向天花板,算一算,自己已经很近没有睡过一个舒服觉了。上次她和祁遇发消息说,自己未来半个月不在宁海。

    如今看来,她还是保守了。

    上个月她满打满算一共在宁海呆了一周,两大团体一起商讨此次的舞台设计,练习了几次,磨合了一下。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份了,舒意被安排了若干个小型音乐节,郑沫则是各大时尚杂志的宠儿。

    虽然说“金九银十”很重要,但对于郑沫而言,上杂志,全年无淡季。

    郑沫身上一共两个好:

    一是有一张令粉丝们称之为“伟大的”脸;

    二是有着即使放在欧美都不输那些diva们的vocal实力。

    至于樊秋煦,她也肯定是闲不下来的。

    年末各大大赏,盛典的邀约纷至沓来,飞鸟的每一个年末舞台,她自然要严格把关,品控一定要严,樊秋煦所操刀的每一首歌都是最好的水印。

    但最近,实在是,实在是,太累了。

    樊秋煦站在练习室的镜子前发呆,耳朵里突然响起一阵嗡鸣。心脏好似经过一番挤压一样,手指在小幅颤抖。

    感觉不太妙。

    仿佛跌入了一片大海之中,身体在不断下沉,被迫吸入了很多咸湿的海水,它们火辣辣地侵入自己的四肢百骸。

    身体开始发冷,氧气开始抽离,干涩的眼眶开始湿润。

    “啪。”

    镜中人有一滴泪落到了地板上。

    她立马偏过头去,不敢看自己现在的样子。

    世界仿佛变得缓慢而沉重。每一个动作都需要极大的努力,仿佛穿过一层厚重的迷雾。眼神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空洞而茫然的表情。眼眸里透露出一种深深的疲惫。

    她全身变得松弛无力,连支撑自己的身体都成了一种挑战。每一根神经都仿佛被扭曲着拉扯,带来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疼痛。即使是微小的动作如抬起手臂或抬头看向窗外,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而不规律,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紧紧压迫着。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在冰冷的水中挣扎般艰难,让他感到窒息和无助。

    一股无法言说的痛苦在蔓延。负面的思绪如同锋利的刀刃,刺破心灵的防线,让樊秋煦感到无尽的绝望和痛苦。她试图抵御这些思绪,但它们却像滚滚洪流般汹涌而来,将他淹没在黑暗中。仿佛身处一座孤岛,与外界隔绝。

    好累啊,感觉双腿无法支撑自己继续下去。

    好累啊,但她实在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她关上灯,阖上眼,任由眼泪决堤,无声地消化着自己的情绪。

    世界陷入了黑暗。

    在这一片深沉的寂静中,黑暗如同一层无形的厚幕将一切吞噬,听觉成为此刻连接世界的唯一的桥梁。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电话铃声响来。

    樊秋煦有点恍惚,满脸泪痕的恢复了知觉,刚刚好像睡着了?

    她循着铃声的方向找到了自己的手机,然后就听见小葵花熟悉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她艰难地跟上对方的思路。

    好像是说一个艺人最近攀上了一个大佬,给ATV带来了赞助,想这次晚会压轴,闪亮全场。

    樊秋煦具体也没听太清楚,反正估计是这么个事,无所谓,她对这种行为没有感觉,甚至想让“飞鸟”当开场嘉宾,这样她们仨就可以早点回家了。

    现在“飞鸟”已经需要靠争这样的东西来博眼球了。

    她们在哪里,哪里就是焦点。

    挂了电话,她看了看时间:

    23:34

    洗了把脸,也不管已经肿成鹌鹑蛋样子的眼睛,带上口罩和帽子,拿起车钥匙便离开了练习室。

    樊秋煦漫无目的地开着Dakar在凌晨十二点钟的宁海疾驰,经高架桥,走绕城高速,进海底隧道,最后直穿跨海大桥。

    两个小时后,最终停在了裕瞿河边上。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应该回家吃药,但是,她不想。

    福楼拜在《包法利夫人》中写:她既想死,又想去巴黎。

    樊秋煦现在只想死。

    车上还有一瓶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的白兰地,她直接撕开包装,把包装盒往后排一扔,拿起酒,倚在车门上。

    江边的月光如银色的绸带一般洒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上,江水轻轻拍打着岸边的石头,发出悦耳的低吟。

    而她的意识却逐渐朦胧。

    樊秋煦独自坐在江边,月光映照在她略显苍白的脸上,投下深邃的阴影。手中握着那瓶白兰地,凛冽的酒气在空气中飘荡。

    眼神逐渐变得游离而迷茫,仿佛深陷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无法找到出口。长长的发丝被微风吹动,轻轻拂过她的脸颊,轻轻抿了一口,烈酒在喉咙间燃烧,却无法将内心的苦楚冲淡。痛苦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不断地刺痛着心脏,让樊秋煦无法得到片刻的宁静。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飘起了细细的小雨。细细的雨丝如同银色的丝线,从天空轻轻飘洒而下。它们落在江面上,激起涟漪荡漾,雨滴轻轻地落在樊秋煦的脸上,带来一丝清凉和舒爽。微风吹过,拂动着湿润的树叶,带来一阵清新的气息。她抬起头,仰望着飘洒的雨丝,感受着那独特的触感。她缓缓地放下手中的酒瓶,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意识逐渐归位。

    樊秋煦静静地看向天边洒下的小雨,她隐隐地感觉到这场雨有越来越大之势。

    今天这个状态,反正是不能回家了,不如在车里凑活一晚吧。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虽然明天不会变得更好,但睡过一觉总会积攒起一些面对未来的勇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