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章节目录 记得扶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阿嚏!“

    一直以来樊秋煦自诩有一个不错的身体,这么多年,即使前一天晚上练习到凌晨,第二天她仍然可以精神饱满地出现在舞台上。

    但是没想到这次居然就淋了那么一点点雨,睡了不知道几个小时的冷地板,她居然开始咳嗽流鼻涕了!从早晨起来樊秋煦就感觉脑袋沉沉的,浑身不舒服,加上今天亲戚拜访,这让她这个人显得恹恹的,有一种无力感。

    但是今天还要参加ATV的音乐盛典,她今天可不能在舞台上出岔子,如果出问题,这简直是让自己的演艺生涯开天窗。

    她阖上眼睛,深呼吸来缓解自己的不快。

    “今天这个舞台真是绝了,我从来没见过AE这么大手笔地买热搜,发通稿。我感觉‘飞鸟’出道至今,都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郑沫边划着自己的手机,一边愤愤不平地说,把手中的解压奶酪捏到变形。

    舒意在旁边画速写,她发觉秋煦直接躺在了休息室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在休息。

    嗯,是个画速写的好对象。

    舒意打开自己今天背的双肩包,拿出来了一张A4的纸和铅笔,摩拳擦掌开始准备自己的又一大力作。

    “哎,我说,咱们今天是不是能早走,没有安排的很靠后。”郑沫拿着手机上的时间表看。

    舒意瘪了瘪嘴,“我刚刚听主办方和一些经纪人们协调,让我们再靠后一点。”

    “什么?怎么可以这样,我还以为今天能早回家呢,怎么能突然延后呢?“郑沫闭上了眼睛,感觉人生又灰暗了一些。

    “应该是主办方怕粉丝大量离开让场馆显得不好看吧。“

    “那怎么不一早给我们说,昨天说想让我们出场位置靠前一些,现在又让我们靠后,“郑沫感到十分无语,“怎么,我们就必须这么听主办方的?”

    舒意看着樊秋煦好像睡着了,为了堵上郑沫这叭叭叭的嘴,她拿出手机把和任静的聊天记录转发给郑沫。

    郑沫一边捏解压奶酪,一边滑动手机,别说,吃瓜的感觉真的很好。还顺手给舒意发了一个nice的表情包。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昨天小葵花给樊秋煦说的那件事。

    本来一个男艺人以为搭上了权贵能够一飞冲天,但谁成想,仅仅一晚上的时间,这个权贵就将在这个男爱豆身上的投资悉数撤回,就连本来和ATV商量广告也临时撤资。ATV官方不乐意,希望那个男的能有点AC数,没有“钞能力”就要把已经吃完的东西吐出来,让事情归为。

    试问,如果能力压“飞鸟”出场,那该多有面子啊。

    可惜,他今天是无法实现这个小小的愿望了。

    郑沫咂咂嘴,估计是那位大佬对这个男爱豆的服务不太满意吧,虽然是私生女,但是她对这位还是了解一些的,现在这个年头,也不是是人都能当sugar  baby,据郑沫所知,那位之前养的“小宝”可都是牛津剑桥LSE那种,怪不得把这个男爱豆给踹了呢。

    主办方也活该,谁让他们想钓个大的,最后两边都没搞到好处。

    郑沫给任静发了条消息,让她一定不要松口。

    呵呵,刚出道的时候没有一家电视台愿意带我们玩,有了点热度能上节目了,主持人还各种阴阳怪气。她才不要惯着这群人,她对这群人一辈子没好感。

    活该!

    她现在还记得樊秋煦有一次独自上节目,被某个“前辈”针对时无助的样子。没关系,现在不需要看你们的脸色了呢。

    就在郑沫想要继续吐槽的时候,她突然瞥见樊秋煦那副安静乖巧的样子。

    这是睡着了?

    她示意了一下舒意。

    舒意点了点头。

    最近真的是把她累得不轻啊。樊秋煦一个入睡极其困难的人,在这种环境下居然睡着了。

    挺不可思议的。

    这副样子还真不多见,她把手机调到了静音模式,偷拍了一张照片。

    樊秋煦在梦中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一开始,这种疼痛只是轻微的不适,仿佛有一只柔软的手轻轻拧着小腹,然后便演化成了有无数条细小的线缠绕在内脏周围,每一根都在拧紧,拉扯着肌肉和神经。

    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原来自己睡着了。

    小葵花和舒意郑沫看着她呆呆的眼神,最上方还有一缕翘起的呆毛。突然觉得樊秋煦这个样子很可爱,像一个即将做好美容的小比熊,想rua。

    小葵花给她递了一杯温水和之前嘱咐她买的暖宝宝。

    舒意问:“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还好,就是生理期有点难受。”

    郑沫说:“要不要来一粒止疼药,我这边还有。”她向自己包的方向指了指。

    樊秋煦收下了但没吃,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一下,说不定一会就不疼了。

    化妆,准备上场。

    **

    十一月份的夜风伴有丝丝凉意,微微的清爽中夹杂着秋天的气息。

    夜幕降临,天空弥漫着浓稠的黑色,星星点点布满整个天穹。夜风轻轻吹拂着,周边树叶沙沙作响,仿佛是大自然在低语。空气中沁出着淡淡的植物香气,或是藤蔓、干燥的落叶散发出的特有的秋韵。

    祁遇今天一个人来看ATV的音乐盛典,他本来打算晚一些到场,但没想到,最近出了个瓜,有人想抢“飞鸟”的压轴。

    也挺好,早看完了早回家。

    他等了几个节目,不得不说,现在艺人的水平还真的是参差不齐,有的直接全场放垫音对口型,有的能唱三段高音让全场沸腾。

    还行,最起码观众眼还没有太瞎,唱三段高音那位的欢呼声比假唱的那位稍微高一些。

    他突然很期待,樊秋煦的出场。在他走神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气势十足的“make  some  noise”。

    终于出来了。

    整个现场,瞬间充满了欢腾的氛围和激昂的情感。

    从舞台到观众席,每一个角落都沐浴在灯光的映射下,炫目的灯光交织出五光十色的绚丽画面。

    舞台之上,是舞蹈灯光与人生的完美融合。

    巨大的音响喇叭释放着强烈的音浪,将音乐的能量传达到每一个观众的心房。舞台上的人们充满激情,每一个动作都带有强烈的表现力,与音乐融为一体。

    舞台之下,是兴奋欢呼的观众席。

    人们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跟随着飞鸟的歌声尖叫。手机的荧光屏和应援棒在黑暗中闪烁,形成一片独属于飞鸟的的光影海洋。

    ……

    整场表演大概不到十五分钟,两个团体各自表演对方的歌曲,然后将两个团体最近大火的歌曲remix到了一起。

    舞台上的樊秋煦穿了一件浅灰色的毛衣和白色牛仔裤,她们的粉丝说的确实不错,“飞鸟”整个团的布料都穿在她身上了。

    祁遇眯着眼看着前方的大屏幕,唱歌跳舞就唱歌跳舞,怎么还有这么暧昧的眼神交流呢?樊秋煦在这个舞台上都散发着一种慵懒随性的感觉。

    不是不熟,第一次见吗?

    怎么还享受起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这个合作舞台也接近尾声。

    “感谢飞鸟的各位前辈们对本次舞台的支持和帮助。”

    祁遇坐在vip席上,心里默默地想,今晚之后,这两个团里的每一个人都会挨骂。歌不错,舞台不错,性张力也很强,一般来讲,粉丝不太会喜欢这样的东西。毕竟这些爱豆们本质上都是提供//性//幻想。

    他想到这,心情大好地吹了个口哨,不慌不忙地走向停车场。

    祁遇咂咂嘴,人真是多,难道这么多人都和自己一样,买票只是为了看这一个舞台的吗?他定了定神看向前方,人们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体育馆变得越来越拥挤,祁遇顿时感到不安。

    不好,有踩踏的风险。

    突然间,一声尖锐的尖叫划破了演唱会的欢乐气氛。人群开始涌动,像是一群惊慌的动物一样,向着出口挤压着。

    **

    樊秋煦的额头上不断渗出细密的汗珠,嘴唇微微颤抖,小腹还一阵阵地痉挛,而且还全身发冷,她在舞台上借着撩头发的动作摸了一个自己的额头。

    嘶!好烫。

    今天真是受罪,身体上受到生理期和高烧的双重折磨。

    她自嘲地想: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还是真不行了,就淋了一点雨,今天感冒流鼻涕就算了,居然还烧了起来。

    还好还好,总算熬到演出结束了,没有开天窗。

    她们一行人退场。

    樊秋煦疼的视线有些模糊,看到出口处有一堆人挤在那里,记者也都跑去那边。这是要有踩踏事故的前兆?

    她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全场的媒体。

    今天AE营销做得很足啊,记者来得很多,不用可惜了。

    虽然视线有些模糊,但她的脑子依旧清醒。

    樊秋煦拽了拽离自己最近的舒意说:“一会记得扶我。”

    舒意不明所以,然后她就看着樊秋煦的身体仿佛向失去了平衡一般,猛然前倾,眼看着樊秋煦就要从直直地砸向地面,舒意呼吸一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距离樊秋煦两米远的郑沫,眼疾手快地向樊秋煦的方向跑去。

    人群中爆发一阵尖锐惊呼声,与刚刚的踩踏事故迭加,如同一道电流,迅速在整个场馆中蔓延开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