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章节目录 版本超前 4 64 w.c 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许熠珩今天正常点下班了。

    自己老母亲总是念叨着,要自己好好回家陪陪老婆孩子,感情嘛,多培养总是有的。

    他今天下午早早地给阿姨打了电话,确定了杨乐乐在家。

    他左手拿着给颂宜和她买的小甜品,右手提着AE最新出的“飞鸟”成员的Q版玩偶。

    进了门发现,家里只有颂宜和阿姨两个人。

    颂宜听到门口的声音,就高兴地向那个方向跑去,亮晶晶地看向爸爸手中的小蛋糕。

    许熠珩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把手里的袋子和包装盒放到玄关上,整个人半蹲下去,和她平视,柔声问道:“妈妈呢?”

    许颂宜乖乖软软地说:“妈妈和朋友出去吃饭了。”

    哦,所以说她今天又不在家。

    就那么不想见到自己吗?

    他一把抱起来许颂宜,然后把她放在沙发上,顺便还把快递盒子递给了她,让她自己撕开上面的拉链。

    许熠珩把自己买的甜点都放在了冰箱里,问了问阿姨杨乐乐的离开时间,就让她下班了。

    许颂宜自己则在研究如何拆那个快递上的拉链,她记得妈妈一撕就撕开了啊,怎么自己拆了好久都没有撕开,她有点着急,嘴里一直喊“爸爸,爸爸。”

    许熠珩走向前去,大手包着小手,嘴里一起念着“一,二,三。”

    只听见兹拉一声。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41 3g.co m

    立刻把这个快递盒子给拆开了。

    小颂宜看向其中的玩偶,“哇”了一声,还把这几个Q版公仔举着给许熠珩看。

    他心满意足地看向自家女儿,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问:“今晚吃的什么呀?”

    许颂宜被这三个公仔吸引了目光,小手正在摸舒意的小肥脸,低着小脑袋说“妈妈给我炒的西兰花虾仁和肉沫豆腐。”

    许熠珩颇为意外,她居然还做饭,今天是有什么好事吗?结婚这么多年了,看见她给女儿做饭的次数,两只手能数得过来的。

    他继续问:“妈妈今天很高兴?”

    许颂宜点了点小脑袋,思考了一下说:“反正妈妈今天打扮的特别漂亮。”

    哦,一位不拘小节的艺术家,居然还精心打扮了一番。

    她到底去见谁了?

    许熠珩抱着她坐在家里的积木前。想了想自己前些天看到的一个科普,说三四岁之后就不适合给女儿洗澡了,他垂眸,看向了正在歪着小脑袋,想如何拼积木的女儿。

    他觉得自己亏欠了孩子很多,虽然她还小,但是她早晚能感觉到,爸爸妈妈之间的氛围并没有那么好。

    他看了许颂宜很久,开口问道:“要不要今天爸爸帮你洗澡?”

    许颂宜立马放下了积木,眉眼弯成了一个月牙状,重重地点头:“要!要!”

    许熠珩很高兴,女儿还是很喜欢自己的。

    他在手机上给杨乐乐发了条信息,然后就抱着许颂宜去了浴室。

    **

    樊秋煦本来不是一个多么健谈的人,但是奈何对方实在是过于热情。

    热情到什么程度呢?

    热情到可以一起去洗手间的程度。

    从最近的晕倒事件聊到近期的行程安排,从刚出道时的第一张专辑聊到去年她们发的英单。

    聊到这首歌,真是爱的爱死,很得很死。

    有人觉得这张专辑完完全全就是一张纯纯讨好欧美市场的专辑,因为你一听里面的音乐元素就知道这其实是西方人所爱的type。

    也有人觉得这恰恰展现出了樊秋煦这个人的无限可能的创作能力,以及“飞鸟”这个团体的无限可能性。

    毕竟能驾驭得住这种风格的制作人不多,团体不多。

    能让这首歌让那些傲慢的西方人眼前一亮的情况也不多。

    要不杨乐乐怎么说,那个时候她正好在美国,大街小巷都在放她们的英单。

    最后聊着聊着,聊到了今年的跨年演唱会。

    说是跨年,其实是12.31和1.1的新加坡演唱会。

    12.31那场还没有到零点和粉丝一起倒数的程度。

    看着未来这几天的行程力度,她感觉自己可能今年不需要倒数迎接新的一年了,她估计会直接在睡梦中跨年。

    杨乐乐当场就乐了。

    她一直觉得樊秋煦很有梗,因此一直对于樊秋煦不常上综艺感到很可惜。

    为此,樊秋煦安慰道:“我们还是有很多团综和物料的。”

    刚开始不上综艺是因为,她们太弱小了,没人愿意带她们玩。

    后来国内外各类大奖拿到手软,也就没有特别融入那个圈子的必要了。

    相对于融入别人的圈子,她们更喜欢自己狂欢。

    杨乐乐表示,今年在新加坡的演唱会,她两场票都抢到了。

    樊秋煦对她的手速表示认可。

    另外,她还补充道,十一月份的日本东京大版以及马来西亚吉隆坡,十二月份的泰国曼谷新加坡,还有印尼雅加达,她买了全部亚洲巡演的票。

    樊秋煦惊了。

    这个人是不需要工作了吗?

    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就这么多么?

    杨乐乐看着樊秋煦那一脸震惊的表情,她解释说:“你们在国外开演唱会的时候正好遇上我在开钢琴独奏,根本没有时间去看。”

    她颇为可惜的说:“我就看了伦敦一场,当时我们的演出时间恰好差不多。”

    杨乐乐握紧小拳头,神色严肃地说:“这一次,我要把失去的一切全部都夺回来!”

    可以的,樊秋煦欢迎富婆粉丝的加入。

    并且越多越好。

    杨乐乐注意到了,樊秋煦这顿饭没吃几口,她为了看起来健康,低脂一点,特意选了这家日料店,因而很是疑惑,这个人,怎么感觉也就是吃了这一小碗拉面呢?

    樊秋煦看出来对方的疑惑,她解释说:“过两天要赶行程,演唱会和签售都要做,我怕吃多了上镜不好看。”

    杨乐乐接受了这个回答,感到很过意不去,问她要不要再出去喝一杯。

    吃肉不行,喝酒总行了吧。

    她眨了眨眼,诱惑道:“有很多帅气的小哥哥哦~”

    樊秋煦来了兴趣,她十分好奇地问:“你不用在意你老公的吗?”

    一顿饭的功夫,杨乐乐和樊秋煦已经聊熟了,她冷哼了一声,她十分无所谓地说:“我为什么要在意他?just  business,要看清我们这场婚姻的本质,”她神情十分严肃地说,“我们婚姻的本质就是让我们这个联盟更强大,至于其他的,就不要奢求了。”

    她话锋一转,耸了耸肩说:“说不定人家比我玩得还过分呢,我这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樊秋煦表示了解。

    不过,许熠珩私底下真的玩的那么花?他不是自己老婆不愿意被吵醒都能去客房洗澡睡觉的人么?

    感觉其实也没那么塑料吧。

    杨乐乐拉着樊秋煦去了隔壁街的一家消费不低的清吧

    不得不说,杨乐乐还是很懂自己的,她走进去,就赶到了对方的靠谱。

    没有震耳欲聋的DJ声,只有台上驻唱歌手的歌声缓缓地流淌在空气中。

    杨乐乐递给了她一份酒水单。

    有一些酒很常规,樊秋煦感觉没太有新意。但是她还是觉得,酒水名字的创新还是不要太先进,毕竟“恋爱脑”不是个好词,她直接略过了那一页,翻到后面,居然还有MBTI类型的酒水推荐。

    很好,版本十分超前。

    她看到在酒水单的尾页有Vichy  Catalan,她面不改色地告诉调酒小哥给她一瓶这个。

    杨乐乐并没有注意到樊秋煦这边,  现在她正专心致志地和调酒师小哥哥聊天。

    现在先不要想那一潭死水的婚姻,享受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樊秋煦则拿起手机,刷了刷朋友们发的一些动态。

    而后突然像感受到什么信号一样,抬起了头。

    对上了一双熟悉的视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