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章节目录 很想吻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今天可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你们有什么打算没?”郑沫看了看摊在保姆车上的舒意和樊秋煦,有点嫌弃。

    “喂!你们俩怎么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今晚好歹是跨年,你们就这样迎接?”

    舒意摸了摸旁边的手机,打开搜了一下新加坡的美食推荐,找到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就发到了她们仨的小群里。

    舒意懒散的问:“要不今晚吃这个?”

    樊秋煦看了一眼餐厅和酒店的距离,当即拒绝:“你俩去吧,我回去睡觉,连开三天演唱会,太累了,我准备回去躺尸。”

    郑沫很不可思议地看向对方,点开手机上的锁屏,把上面的时间大剌剌地放给对方看:“你确定?这都几点了,你居然睡觉?一起嗨啊。”

    樊秋煦和司机说先送她回酒店,然后摆了摆手,任由眼睛阖上:“累,你等我明年再陪你。”

    司机很快就把樊秋煦送到了酒店门口,樊秋煦带好口罩和帽子,快速地按了电梯,回到房间,直奔大床,倒头就睡。

    啊!还是床舒服。

    刚刚回来的祁遇看到那一抹身影,眯了眯眼,刚才那个人,以及那个打扮,怎么看起来这么像樊秋煦呢?

    熟悉的FG,熟悉的富贵。

    他印象中,樊秋煦好像穿过几次这个牌子的衣服。

    由于这几天一直在加班,导致祁遇定了三天的票只能看一天,但没想到,今天自己居然或许会有意外之喜。因为演出在新加坡,他直接让李衡帮自家投资的酒店,看到那一道身影后,他立刻让助理查一下樊秋煦的下榻酒店。

    不会真这么巧吧?  这是不是意味着,连老天爷都在帮他?

    祁遇打开门,倒了杯水,望向了夜幕即将到来的新加坡。

    **

    樊秋煦茫然地看向窗外,没想到自己水平不够,本来以为能一觉睡到明年的,结果才睡了两个多小时,感觉肚子有点饿,她随便要了份意面还有咖啡让酒店送上来。

    她可不想再出门吃东西了,还是垫一垫继续睡觉舒服。

    她简单洗漱了一下,美美地敷了一个面膜,一套流程下来,酒店送餐也到了。

    她心情颇好地打开门,却被送餐的人给惊到了。

    怎么是这位大少爷给自己送餐?

    这家酒店是明家投资的?

    祁遇对上对方有些疑惑的眼神,推了推小车:“樊PD不妨先让我进去?”

    哦,还要进来。

    有意思。

    樊秋煦侧身,让祁遇把东西推了进来。

    祁遇把餐食摆在桌子上,不紧不慢地说:“刚刚你上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身影感觉像你,就很冒犯地查了一下你的行程安排。”

    他一顿,望向对方站着的方向,眼底含笑地说:“不介意吧?”

    樊秋煦不语。

    您也没给我介意的机会不是。

    她看着上面摆放的东西,悠悠地开口:“我可不记得,我点了这些。”

    祁遇倒是直接跨过这个问题,笑着对樊秋煦说:“尝尝?”

    樊秋煦坐下来,看向这一大桌子美食,不得不说,只是看着多,盘子大,实际上没几口就能吃完,还蛮符合她少食多餐的习惯。

    她决定先从牛排入手,慢条斯理地开始切那块菲力。

    祁遇带着期待地目光望向樊秋煦:“怎么样,好吃吗?”

    “七分熟?”

    祁遇挑眉,以为自己戳中了对方的癖好,强装镇定而又略带欣喜地说:“Exactly。”

    樊秋煦点了点头:“还不错。”

    祁遇一脸,我就知道你很满意的小表情,得意地问:“樊PD平时都吃几分熟?”

    她刚刚把祁遇的小表情收入眼底,对这一桌子菜,有了大概的猜测,但还是决定如实禀告:“全熟。”

    祁遇战术性喝水。

    樊秋煦有点好笑地说:“祁总不能光看着我吃啊,一起吃点东西?”

    她说着,把那份意面递了过去。

    祁遇摆了摆手:“你不是今天想吃意面吗,我吃点别的就行。”

    他也没客气,拿起餐具向那盘勃艮第牛肉进攻。

    樊秋煦看到祁遇这个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祁遇倒是毫不在意对方的眼神,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樊秋煦眉眼弯弯道:“祁总这是饿了?”

    祁遇恹恹地说:“做了两个小时的菜,我总得尝尝吧。”

    樊秋煦有点惊讶。

    从她点餐到送餐,拢共也就不到一个小时,但是祁遇说做了两个小时,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呆在酒店的,万一她出门了,祁遇的心思不就白费了吗。

    “你怎么肯定我会呆在酒店?”

    他喝了一口黑松露蘑菇汤,感慨自己的厨艺还是一如既往,心情很好地说:“看了郑沫发的帖子,她们俩说你‘睡死’在酒店了,”他一顿,开玩笑地说  “不然我可不会贸然做饭。”

    哦,祁家的大公子,做饭可是很贵的。

    樊秋煦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这家店明家有投资?”

    “那当然,不然我怎么能够在国外轻易地拿到你的入住信息。”

    樊秋煦继续问:“你很会做饭?”

    “一般一般吧,大学的时候申请过国外的交换项目,在国外呆了一年,不得不说,英国简直是个荒漠,居然那里最多的中餐是左宗棠鸡,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开始有意识地琢磨做饭了。”

    樊秋煦继续顺着他说:“不是有一个很经典的笑话么,什么是地狱,地狱就是德国的警察,法国的工人和英国的厨师。”

    祁遇吃了一口肉,没想到樊秋煦居然是这么有梗的人,他面含笑意地继续说:“世界上最短的书就是英国菜谱了。”

    “英国的国菜是炸鱼薯条。”

    祁遇很高兴地说:“对对对,但其实呢,我感觉炸鱼薯条真没网上那群人说的那么难吃,相比仰望天空这种东西,炸鱼薯条真的可以算珍馐了。”

    樊秋煦假装了解似的点点头,平静地吃了一块牛排,继续和祁遇搭话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祁遇正在喝汤的手一顿。

    他不理解为什么上一秒他和樊秋煦还在讨论炸鱼薯条,这一秒对方就问他感情问题。这跨度实在是也,太大了吧?没想到她居然是个意识流的艺术家啊。

    樊秋煦放下刀叉,好整以暇地向祁遇投向自己的视线。

    祁遇也不慌张,淡淡地笑了笑:“樊PD以为呢?”

    樊秋煦继续吃东西,颇为无所谓地说:“我已经说了我的想法。”

    房间内陷入一阵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樊秋煦吃得差不多了,她开了一瓶前几天舒意送给她的拉斐。

    红色液体缓缓地倒入酒杯中,液体与杯壁相交时,碰撞出了悦耳的声音。

    樊秋煦递给了祁遇,径直走向落地窗前欣赏新加坡跨年夜的绚烂烟花。

    祁遇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樊秋煦能感觉对方停在了大概和她相距一两米的位置:“生日礼物还喜欢么?”

    樊秋煦转头,笑意不达眼底地看向对方:“祁总破费了。”

    “不算破费,这份礼物,就是我的答案,樊PD可还喜欢?”

    樊秋煦眯了眯眼。

    电光火石之间,樊秋煦突然想到了盛宇大厦那半分钟的视频里面的一句话,她直接脱口而出:“人们总是从你的歌词里,选取自己心爱的意义。”

    樊秋煦猛一抬头,对上了祁遇那双眼含笑意的清亮眸子里。

    【人们从诗人的字句里选取自己心爱的意义,但诗句的最终意义是指向你。】

    这一刻,烟花绽放在天空之中,点亮了整个夜空。无名的情愫在疯狂生长,潜藏在土壤中的种子破土而出,炽烈的感情汹涌澎湃。他们彼此都感受到了对方瞳孔中泛起的涟漪,在这无言地对视中,时间仿佛停了下来。

    此刻,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祁遇突然很想吻她,他向樊秋煦的方向缓缓靠近:“所以,樊PD的答案又是什么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