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章节目录 宝贝,让我来(微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樊秋煦缓缓开口:“星光熠熠的夜晚,你徐徐走向我的身边。”

    这首歌他熟,刚刚在演唱会唱过,祁遇嘴角咧开了一个弧度,马上接上了下一句:“你和我共度的无数夜晚,都让我沉醉其中。”

    樊秋煦挑眉,美眸流转,勾了勾唇:“I’m  takin’  over  you。”

    祁遇从后面缓缓地将她拥入怀中:“我就是你的paradise,我的确很危险,但你无法抵抗,不要把我拒之门外。”

    感受到祁遇的靠近,樊秋煦身体一僵,而后听到对方继续意味深长地唱出pied  pier里面熟悉的歌词,不断在她的颈间吹着热气:“我就是一个吹着笛子,吸引你的人,是你的救世主,也是可以摧毁你的人,I’m  takin’  over  you。”

    樊秋煦定了定神,继续看向窗外绚烂的烟花,默许了对方不断在她的脖子间吹着热气,不断离她越来越近,直至两具身体紧密相贴,状似热恋般情侣的低喃。

    她问:“为什么是我?”

    祁遇抱着她,心情很好的问:“为什么乌鸦长得像写字台?”

    乌鸦长得像写字台,我爱你没有任何道理。

    樊秋煦从来没有接受过如此隐晦而又直白的爱意,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她我爱你,于是她向祁遇确认道:“你确定?”

    祁遇对上樊秋煦转过来的眼神,他很有把握地说:“我确定。”

    樊秋煦有点不理解,难道这就是爱情吗?难道爱情是一个可以让人轻易得到的东西吗?为什么一切看起来没有丝毫差错但又极其草率呢?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确实对眼前这个男人感兴趣。因此当祁遇的吻袭来时,她没有躲,这一刻,她任由理智沉沦,遵循身体的本能。

    就当体验人生了吧。

    祁遇温柔地搂着樊秋煦的腰,眼中充满了柔情,二人缓缓靠近,她微微仰起头,轻轻闭上眼睛,感受到了祁遇的呼吸。他一寸一寸地靠近,细致而又耐心地描摹她的唇,手指在她的发丝间轻轻划过。

    “嗯。”樊秋煦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一阵触电般的酥麻感席卷全身。

    祁遇的吻刚开始温柔而又青涩,生怕动作太猛烈吓到对方,他缓缓地撬开贝齿,吮吸她的舌头,然后逐渐变得热情而深情,直接把她抵在了落地窗前。

    祁遇的眼睛里有着化不开的欲,哑着嗓子问:“可以吗?”

    樊秋煦虽然自己没经历过,但直觉还有有的,对方应该水平不会比自己高多少,估计也是菜鸡一个,看起来万花丛中过,长着一张经历十分丰富的脸,但实际上,估计比谁都纯情,她突然想要逗逗他。

    她环着祁遇的脖子,眉眼弯弯,故意拉长语调,俏皮地问道:“祁总既然想和我做点什么,是不是得有点诚意,比如……让我看看您的体检报告?”

    听到对方的话,祁遇继续用左手揽着她的细腰,右手在手机上点了几下,调到了一张电子体检报告,递给樊秋煦看,好整以暇地说:“怎么样,还满意吧?”

    樊秋煦摇了摇头,仍然不满意,状似可惜的说:“这是今年七月份的体检,这都快过去大半年了,我怎么知道您之后会不会发生一点小意外呢?”

    祁遇也不恼,靠近樊秋煦的耳边,故意给她吹了一口热气,他发现,这里应该是她的敏感点,每次他这样对她说话的时候,对方的身体总会一颤,勾起阵阵颤栗感,他又故意拉长语调说:“这样美妙的经验怎么能和别人体验呢,那必须得和一位有体验价值的人体验才好呢。”

    得,确实是俩菜鸡无疑了。

    祁遇意有所指地笑着说:“一会还希望樊PD不要见怪。”

    祁遇握住樊秋煦的手,拉着她的手,让她在自己的衬衣上胡作非为,他引诱道:“就当是送樊PD的新年礼物了。”

    樊秋煦挑眉,很好奇这副身体之下藏着什么样的惊喜。毕竟,她也是在娱乐圈混过的,时尚圈也有过接触,她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她漫不经心地划过祁遇的衬衫,葱白的手指慢条斯理地解开对方的衣扣,等到解开了前四个扣子时,祁遇出声问:“不看看么?”

    她摸了摸对方的胸肌,葱白的手指和裸色系的美甲在祁遇小麦色的肌肤上放肆地抚摸,游离的双手让祁遇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祁遇呼吸一紧,仍然装作淡定地问:“喜欢吗?”

    樊秋煦向对方勾了勾手,示意祁遇稍微弓一下身子。

    祁遇照做,然后便见樊秋煦环住了自己脖颈,歪了歪头,在旁边故意吹着热气道:“很喜欢呢~”

    祁遇也礼尚往来,故意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那我也要拆我的礼物了。”

    说罢,他便由浅入深地吻向樊秋煦的嘴唇,大手抚上樊秋煦的腰,摸到了最下面的那个扣子,解开后,指腹缓慢地在她柔嫩的肌肤上滑蹭,沿着樊秋煦的曲线一路向上,最终摸到了那个阻止他的扣子。等到她整个人软了下来的时候,便用力吮舔她的耳垂和脖颈。樊秋煦想要反抗,但被祁遇的手腕扣住,被迫承受着他的爱抚。

    祁遇看着樊秋煦白皙的脸庞上逐渐泛起红晕,自己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他在此时颇为绅士地放开了樊秋煦的手腕,他看了看现在所处的落地窗位置,将她打横抱起:“这里凉,沙发还是床上?”

    樊秋煦猛一失衡,下意识地抱住了祁遇的脖子:“床上吧。”

    “好。”祁遇捕捉到了刚刚樊秋煦那一霎那的慌张,对她这样的小动作很满意。

    估计平常没太有人这样对她,自己估计得是前几份的那种。

    他心情颇为愉快的抱着樊秋煦去了卧室,关掉了主灯,独留下一盏氛围灯。

    樊秋煦重新回到了自己舒适的大床之中,随之而来的还有祁遇那充满侵略性的气息。

    两具身体紧密相贴,樊秋煦仰头和祁遇接吻,不一会,房间之内伴随着烟花升空声的,还有二人粘腻的喘息声和一点点水声。

    祁遇利落地剥掉樊秋煦的衣服,随手丢在了一边,然后继续俯身吻向了她那白嫩光滑的肌肤。上半身赤裸的肌肤瞬间便暴露在了空气之中,樊秋煦一向没有裸睡的习惯,加上自己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这么对待,多少有点不适应,有点小羞耻,

    随着祁遇的动作越来越猛烈,她克制不住地低吟了一声,这无疑是给祁遇下了一剂春药。祁遇直接脱掉了自己的上衣,然后把樊秋煦那碍事的裤子剥掉。

    樊秋煦觉得,这人还挺急的,这件事真的有那么美妙么?值得古往今来的那么多人都为之陶醉吗?

    就在此刻,二人目光交汇。

    祁遇觉得自己的动作确实有点过于激动,他吞了一口口水,指了指自己的腰带,试探着问:“要不,下面你来?

    樊秋煦好笑地看着他,只说:“我们自己脱自己的?”

    语毕,她解开了自己的内衣搭扣,两团白嫩立马裸露在了空气之下,两颗小红豆点缀其中。她颇为优雅的把内衣扔到了床的一边,意味深长地看向对方,仿佛在说,该你了。

    “咔哒”一声,金属扣打开,祁遇将自己束缚的东西释放出来,裤子则松松垮垮地挂在自己的身上,要坠不坠,和那根耸立的东西完全是两种相反的感觉。

    这是樊秋煦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看这种东西。

    “还满意吗?”

    樊秋煦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点点头表示:“还可以。”

    祁遇蔫坏地提议:“要不要摸摸它?”

    樊秋煦当真向前动了动,颇为好奇地摸了摸对方那根巨物。祁遇看着樊秋煦那个白嫩的小手一点一点包围在了他的性器上,白嫩的两团在自己眼下轻轻的晃着,小红豆变得逐渐红润耸立,他略带薄茧的手放在了对方的雪白的香肩上,这一切都让自己的分身越来越硬,越来越烫。

    樊秋煦确实感受到了对方的性器的微妙变化,她也知道大概是因为自己的一些行为刺激到了这个东西而让它野蛮生长,但是她就是不打算收手,反而兴趣越来越大,还学着自己刚出道时看的郑沫那些黄漫里面的主角,撸了几下。

    祁遇的呼吸越来越重,看着樊秋煦这么不得要领地对自己,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马上制止对方那作乱的小手,但是他仍然希望不要第一次就下到对方,还是得要点脸,因此只能哑着嗓子,耐着性子说:“宝贝,让我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