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章节目录 偶像失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樊秋煦感觉很无语,为什么她就不能喜欢黄油小熊?

    她白了一眼祁遇,凉凉地说:“stereotype,请不要根据对方平时的表现举止,来去假定对方的习惯和喜好。”

    “那你为什么喜欢这个小熊?”祁遇真的想不通,于是挥了挥手机里还播放着的视频,让樊秋煦看清上面飘过的一行弹幕:冷知识,黄油小熊里面是个男的。

    他挑眉:“你应该知道吧?”

    樊秋煦感觉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是个阳光开朗大男孩,但实际上各种做派沾染了母亲那边的资本家的铜臭味,以及父亲那边的无良政客的气息。

    她为祁遇解释道:“情绪价值,我就感觉看它顺眼,看它扭来扭去我感觉很开心,这就是它于我而言,存在的价值。”

    祁遇觉得这个答案有点意外:“就这么简单?”

    “其实我和小熊做的工作差不多,我这个行业又不算是多么高精尖的部门,也不需要你有多高的文化水平,相反,资本更喜欢那些九漏鱼,因为好控制,爱豆本质上就是向粉丝提供性幻想,让粉丝有一个精神寄托,艺人能干啥,我们啥也干不了,最多能发发歌,做做节目啥的哄粉丝开心。”

    她很认真地看向祁遇:“但是如今这个世道,人连寻求开心都很难,各个年龄群体有各个年龄群体的压力,大家都无法喘息,人们有自己喜欢的爱豆,相当于给自己找了一个桃花源吧,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少犯错,尽量不塌房,不让我的粉丝失望。”

    祁遇调笑道:“那你昨晚算不算是,偶像失格呢?”

    这个问题确实在樊秋煦的意料之外,但是却在樊秋煦的射程之内,她扬起了一个明媚的微笑:“所以还是得尽早止损,这样媒体曝出来我就可以说‘已分’,”她继续无所谓地说,“这不就把伤害降到最低了。”

    祁遇抱起了一个枕头,佯装想砸向樊秋煦,他没想到这个问题居然会像回旋镖一样砸向自己,他挤出了一个微笑:“你想得美。”

    他像想到什么了一样,打开手机:“那你喜不喜欢……”他从自己的绿泡泡里找到了自己小表妹的朋友圈,点进去,给樊秋煦看:“这个叫啥来着,玲娜贝尔?这个喜欢不?”

    樊秋煦摇了摇头:“不喜欢,感觉她不如小熊可爱。”

    “还以为你会对这种毛茸茸的小东西都没有抵抗力呢。”

    樊秋煦意有所指地看向祁遇:“不,我只喜欢合我眼缘的。”

    祁遇也是会心一笑,点开了某购票软件,他看到今晚七八点还有两趟飞泰国的航班,他话语中有些溢出来的开心,但是为了让自己不太明显,还是尽力地区克制,他咳咳了一声:“所以,要不要去泰国看小熊?”

    樊秋煦被对方的提议惊到了,这人怎么和郑沫一样,怎么这么意识流呢?

    她温馨地提醒:“你确定?能来得及?”

    “来得及,现在快两点了,你叫个餐,收拾收拾东西,我们五点半,六点左右出发去机场就可以,反正咱们俩应该不是逛樟宜机场逛好几个小时的那种人吧。”

    樊秋煦担心时间太挤:“可是收拾东西很麻烦的,我不确定这么一会能搞完。”

    祁遇则直接点出:“你能这么说,就说明自己想去,反正你可以叫工作人员来帮你收。”

    樊秋煦想着,反正自己有三天休息的时间,整天窝在酒店里也不太好,还不如出去玩玩,至于衣服啥的……还是得自己来,她不太喜欢别人碰她的东西。

    想到这里,她马上下床准备开启全新的一天。

    祁遇看樊秋煦准备下床洗脸刷牙了,他要来了樊秋煦的证件,快速买好了机票,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樊秋煦先叫了两个三明治,然后开始了洗漱工作。

    酒店送餐很快,没一会就送了过来。

    樊秋煦一边吃,一边刷了一下各大社交媒体,简单浏览了一下现在的八卦头条,确定了主人公不是自己的时候便放下心来。

    祁遇那边收拾得很快,樊秋煦刚吃完一个三明治,祁遇就过来按门铃了。

    祁遇看到樊秋煦桌子上的那一个三明治,大为吃惊:“这都下午两点多了了,你就吃这么点?”

    樊秋煦白了一眼他,指了指她两个大行李箱,示意行李很多,继而幽幽地开口:“还不是得感谢你,昨天做之前还特意给我做了那么一大桌子饭,我现在还没感觉太饿,你人还怪好嘞,还知道把猪喂饱了之后再杀。”

    祁遇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低了低头,不好意思地说:“我昨天真的不是朝着和你做那种事情来的,你要相信我。”

    樊秋煦收拾东西的手一顿,震惊地看向对方,彷佛在说:你要不要听听您在说什么屁话,你昨晚可是直接把我的手给绑上了啊,脱衣服脱得很是得心应手啊,后入的时候一点也不像第一次的样子,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祁遇收到了樊秋煦眼神中传达的信息,他狗腿地走向她的方向,想着帮她收一下衣服献一下殷勤。

    樊秋煦立刻打住,让他在外面找个地方坐下,自己找点事干。她可不想让别人插手整理自己的东西,本身自己就不是一个记忆多好的人,整天找不到自己的东西,要是别人帮她收,她不得更找不到了。

    祁遇也不矫情,看着樊秋煦那两个只装了一半的行李箱,他拿起电脑来准备做元旦假期结束后的年度总结ppt,这还是他第一次参与这么重要的会议,他可是不能马虎的。

    就这样,两个人一人办公,一人收拾衣服,樊秋煦这边由于收拾东西所发出的声响和祁遇那边敲笔记本的声音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二人也不说话,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祁遇看着樊秋煦过来地时候,不时地向她递水和一些散落在客厅里面的小东西;樊秋煦也打开了ipad,放了几首舒缓的轻音乐来放松祁遇做年终报告时紧张的心情。

    不得不说,他们俩虽然是第一天恋爱,但总有一种已然认识了多年的错觉,双方都能用一个眼神就明白对方想的是什么,需要的是什么,不用开口,便可以把这一切安排妥当。

    樊秋煦收拾了两个小时后,准备休息一下,她一边吃那个已经冷掉了的三明治,一边想:人与人的连结还真是奇妙,本来感觉还是不熟悉的陌生人,没想到睡了一次之后居然还可以睡出默契,现在居然还能一起去旅行。天知道她这辈子还没有跟只有几面之缘的陌生人出去旅行过,但是当她回头望向已经收拾了百分之九十的行李箱时,那两个箱子又在提示她这一切是正在真真切切地发生着的现实故事。

    自己这次还真是,疯了。

    ----

    这几天突然来灵感了,然后,我昨天码字码到十二点多!!!

    我就是最勤劳的小糊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