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十八层

章节目录 于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祁遇看着樊秋煦已经坐在桌子上吃三明治了,他出声问了一句:“都收拾好了?”

    “快了,你继续做,我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差不多了。”

    祁遇挑眉,没想到樊秋煦居然对事件的把控那么严格,他在自己的备忘录上写:做泰国旅行的计划。

    樊秋煦收拾完东西后,看到手机上有一个邮件的提示,是一个很熟悉的国外音乐人邀请她参与对方新专辑制作。樊秋煦翻了一下自己的行程表,和任静沟通了一下自己的时间,然后给对方发去了邮件。

    对方马上恢复了她,她记得洛杉矶和新加坡差十五个小时,仔细算算现在那边应该快两点了,没想到对方和自己一眼,都是个夜猫子。

    樊秋煦看了一眼还在敲键盘的祁遇,她索性戴上耳机,开始听对方发给自己的demo。几秒后,她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不得不说,这位的品味一直可以,她要不是需要做一些既能唱,又能跳的歌,她真的会做一整张关于Ramp;B的专辑。

    祁遇做完ppt之后,带着满头的小问号看向樊秋煦。

    樊秋煦摘掉了耳机,遥控着,让ipad公放了一小段demo给祁遇听。

    祁遇听完之后点点头,说有一种音符缓缓地抚过心尖的感觉,里面的鼓点很特别,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但又不失力量感,达到了一种很微妙的平衡。

    樊秋煦的眼神立马亮了起来,她没指望祁遇能说出来这种东西的,后来一想,像祁遇这样的孩子应该从小都会学点乐器,他能有这样的感觉也属于正常,她略带一些小雀跃地说:“我要和给我发demo的这个音乐人合作一起做这首歌。”

    “很开心?”

    “很开心。”

    “那……明天能见到小熊会不会更开心?”

    樊秋煦当即就笑了,不像之前祁遇看到的那种,带着克制和疏离感的营业式微笑,而是一种发自真心的微笑,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喜欢自己的工作。笑起来连那双大眼睛都只剩下两个小月牙了。

    她笑着说:“你真的,蛮意识流的。”

    **

    18:30,樟宜机场

    樊秋煦和祁遇提前一个半小时到达机场,现在人还不算多,二人排了十分钟的队就自助值机成功,祁遇看了看自己手里八点四十的票,若有所思。他问:“要不要去吃点什么?”

    樊秋煦和祁遇办完了托运手续,在樟宜逛了逛,买了杯咖啡,在祁遇的坚持下和他一起吃了一碗暖呼呼的拉面,然后又去买了一碗紫薯冰淇淋和几块斑斓面包。

    樊秋煦很高兴,她不太喜欢吃太甜的,但是喜欢吃凉的,但是如果凉的和甜的组合在一起,那是她可以接受的。

    她故意递给祁遇了一块树莓色的:“你觉得怎么样?”

    被别人猛不丁的投喂,祁遇还没反应过来,接着最里面就是一丝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他点了点头:“还可以。”

    “不酸?”

    祁遇又咬了一口,再次感受了一下这个冰冰凉凉的味觉体验:“不酸,我觉得还行。”随即他反应了过来,略带一点恍然大悟的语气说:“你不喜欢酸的?”

    樊秋煦诚实地点了点头。

    祁遇以一种“你不喜欢才投喂给我的幽怨眼神”望向对方。

    樊秋煦感觉自己做的确实有点问题,于是她找补着说:“你有没有感觉这个很像我们小时候吃的那种,”而后她纠正了一下,“不应该是我们小时候,应该是我小时候,我感觉你应该吃不到这样的东西。”

    祁遇哀怨地看了她一眼,刚刚还说自己有stereotype呢,她这不也是,多得很么。

    樊秋煦看着对方哀怨的眼神说:“就是那种糯米滋,你上得肯定是私立,应该没有学校小卖部卖这种,怎么说……看起来就不健康的‘三无’食品吧?”

    祁遇向对方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就像爱豆在用尽自己的毕生精力开门营业一样,阴阳怪气地说:“很遗憾,我吃过哦。”

    祁遇开始滔滔不绝地和樊秋煦讲他小时候上学的光辉事迹,从打架到翻墙,从请家长到进医院,总而言之,怎么叛逆怎么来,没有你想不到的,只有他没做过的。学校就是帮助祁家看祁遇的地方,在这里,学肯定是学不了一点的,但是课是不能认真听的,架是不能少打一次的。

    樊秋煦感觉很奇怪,按理来说,像祁遇那么叛逆的人,怎么可能就不犯点“青春期都会犯的错误”呢?按理来讲,祁遇的学校,就不是上学的地方,那里面的孩子,妥妥的纨绔权贵的预备役,居然祁遇的青春里没有“伤痛文学”吗?

    樊秋煦一边吃冰淇淋一边问:“你居然没有做一些青春期该做的事情?”

    祁遇一脸骄傲地说:“你这可就stereotype了吧,我爸给我的要求是,我可以不学无术,但一定不能碰毒品,不能乱搞。我家虽然不是什么书香门第,但是对于品行,还是有一定要求的。”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他们走到了一家书店门口,樊秋煦决定进去逛逛,反正飞机上也干不了什么,还不如买本有意思的书消遣一下。

    祁遇也随着樊秋煦一起进来,看着对方买的书,默默地吞了口口水:飞机上也要看这种东西吗?

    他看着樊秋煦买了一本,自己掠过那些花里胡哨的畅销书,拿了一本时代周刊交钱走人。

    樊秋煦看了看时间,准备登机。

    **

    上了飞机后,祁遇看了几份下周开会要用的文件,等处理完之后,他往樊秋煦的方向一看——对方直接把那本达利欧的书放在她前面放东西的地方,自己闭上眼,看起来已经进入梦乡了。

    祁遇对着正好过来的空姐要了一条毯子,他接过来搭在了樊秋煦的身上。

    在给她搭毯子的时候,樊秋煦轻轻浅浅的呼吸正好打在祁遇的耳朵处,祁遇看了一眼对方的睡颜,心里想:买一架飞机很有必要,不能老是戴口罩啊。

    然后,他悄悄把她的口罩拉了一下,让对方能够顺畅地呼吸。

    做完这些工作后,祁遇平复了一下心情,喝了半瓶凉水,拿过来樊秋煦买的那本原则2开始仔细研读起来。

    不得不说,他当年上课的时候都没这么认真的读过教科书,居然现在自己开始一字一句地研究这本畅销书。

    看了几十页后,感觉上面说的也是有几分道理的,从荷兰到英国再到现在的美利坚,国与国之间,盛衰兴亡,历史周期,不可避免,而我们,则正在见证这个时代的到来。

    于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