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奇文书库 -> -> [HP]变数(斯内普x原女)

章节目录 第25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西弗,你听我解释,不是我买的,是别人送的,样品,让我试用……”薇尔瑞柏气喘吁吁地解释,希望能平息斯内普的怒火。

    不过斯内普好像更生气了,“你要想让全校都知道你的特殊爱好就尽管大声嚷嚷。”

    薇尔瑞柏赶紧闭上嘴不敢再吭声。

    斯内普一口气拉着她回到地窖,又打开暗门把她扔进卧室里。薇尔瑞柏踉跄了几步,兜里的小玩具不小心又洒出来了几个。

    “还有人会送你这么私人的东西,看来你们感情很好啊。”斯内普用油滑的腔调说,好像只是在闲聊。

    但薇尔瑞柏却嗅出了里面危险的气息。

    “我们只是合作关系。她是情趣用品店的负责人,让我设计一些新产品……”

    斯内普冷哼了一声,“你自己在家的两个月就在干这个?我让你看的书呢?让你练的魔法呢?”

    “都看了,也练了,这只是空余时间……”

    “看来我留的任务还是太少了是吗?让你还有时间和你的情人约会,一起商量做这些羞耻的东西!”

    “不是我的情人!也没什么可羞耻的!这只是一些增加生活情趣的东西!”

    “增加情趣?难道我让你感到无聊吗!”

    “当然没有,西弗,你非常好,非常棒,让我非常满足,我爱死你了!”薇尔瑞柏展现出极大的求生欲,“这真的只是一些赠品,要试用的只有两件,而且我也只是看看产品效果,它们永远无法取代你。即便用它们,我也是幻想你在抚慰我……”

    在薇尔瑞柏猛烈的攻势下,斯内普的脸色缓和了些。

    “……这个和那个,只有这两件,别的我都用不着,只是放在寝室不安全才都拿出来……”

    “是啊,寝室不安全,拿着它们在学校里游荡就安全多了。”斯内普阴阳怪气地说。

    “我不是游荡,只是想找个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我想去有求必应屋的,只是还没找到就……”看斯内普的眉毛越挑越高,薇尔瑞柏的声音逐渐弱下去。

    “所以你觉得黑魔王用来藏东西的地方会比我这更安全。”斯内普说。

    “不,不是,我只是……我不确定你是否能接受这些东西。而且如果跟你说我要用它们,我也有点不好意思……”薇尔瑞柏害羞地低下头,“我知道你是个禁欲又保守的人,这些对你来说确实很难接受……”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不能接受?”斯内普低沉的声音透着一丝诱惑。

    薇尔瑞柏吃惊地抬起头,不敢相信这是从斯内普嘴里说出来的。

    “怎么?很难相信?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排斥性欲,刻板无趣的无聊老师?”斯内普一步一步逼近薇尔瑞柏,直到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只是很少主动提及这种事,但并不厌恶它。我很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欢愉。如果你想尝试一点新东西,我完全不反对。”

    斯内普说着脱掉薇尔瑞柏的袍子,把里面藏的东西全都抖落出来。

    “那么我们今天从哪个开始呢?”

    “只需要试那个吮吸跳蛋,就是粉色的那个,还有那根有弯度的……”

    “不,这么多东西只学两样,那课堂内容也太少了。我们应该提高效率。”斯内普拿起其中一样说,“这个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用来绑住手的是吧?我记得你挺喜欢束缚咒的。”

    “西,西弗,不用那么麻烦,你把房间借给我一会儿,我试验完那两样东西就走,明天还有课呢……”薇尔瑞柏看着他在玩具里挑挑拣拣心里有些慌。

    “现在想起来还有课?”斯内普说着又举起一对蝴蝶乳夹问,“那么这个是做什么用的?”

    “那个是乳夹……”薇尔瑞柏小声说。

    “夹在乳尖?不疼吗?”斯内普像学术讨论一样一本正经地问。

    “呃,能调……”薇尔瑞柏拿起另一只“蝴蝶”给斯内普演示,挂在下面的铃铛叮铃作响。

    在把东西大体都搞明白用途后,斯内普打开了粉色的吮吸跳蛋,顿时一阵嗡嗡声响起。

    “声音有点大,”她接过跳蛋在手背上试了一下,“不过力度不错。”

    “手背没有那么敏感,你应该在正确的部位尝试。”斯内普说。

    薇尔瑞柏一阵脸红,不过还是隔着睡裙把跳蛋按在自己的胸前。

    “我以为应该是直接贴着皮肤的。”

    薇尔瑞柏脸更红了。她草草在胸前扫了扫就关上跳蛋又把点潮笔拿起来。“大致感觉一下就行。这种东西我以前在家用过,知道什么感觉。而且这些东西使用前应该清洗干净,直接用我可不放心。”

    “以前用过?”

    “在以前那个世界的时候偶尔拿出来玩一次,用来放松。不过我不常用,毕竟每天修改游戏代码就要把人累死了。回家也没精力了。”

    “你在那个世界也跟朋友设计过这个?”

    “没,那个世界已经有这种产品了。”

    “既然这样你就更应该像以前那样用才能知道差别。以前你也隔着衣服用?”

    “那倒不是……但是你在这看着,我……”薇尔瑞柏尴尬地拧着点潮笔。

    忽然薇尔瑞柏感觉眼前一黑,什么东西遮住了她的眼睛。她刚想把那东西拽下来,手就被斯内普控制住了。

    “西弗,别……”

    “这样你就看不见我看你了。”斯内普在她耳边轻声细语。

    “可是——啊——”失重的感觉吓了她一跳,她赶紧胡乱抓住一些布料保持平衡。但很快她发现自己完全没必要这么紧张,斯内普把她抱得很稳。

    “你的反应可真有趣,看来情趣用品确实有点用处。”斯内普带着笑意的声音让他的胸腔微微振动。薇尔瑞柏赶紧松开抓在他胸口的手。

    斯内普把她轻轻放在床上,又拉起她的手扣上腕带。

    “这个不用……”薇尔瑞柏赶紧说。

    “你不喜欢吗?”斯内普安静地问。

    “呃——”薇尔瑞柏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她觉得自己不是个受虐狂,不应该接受这样的对待。可完全交给斯内普的感觉又让她很轻松,很安心,似乎还隐隐有些期待。混乱的大脑让她无法做出符合身份认同的合适回答,她只能沉默着拖延时间。

    可是斯内普已经从她的沉默中得到了答案。他继续之前被打断的动作,把她的腕带绑到床头。

    “西弗,我……我没有受虐倾向……”薇尔瑞柏小声对斯内普说,又像是告诉自己。

    “我从不认为你有,只是防止你一会儿乱动。”斯内普说。

    嗡嗡声再次在耳边响起,耳后敏感的区域被吸了一下,有点湿润的感觉。看来斯内普用魔法把它洗了,薇尔瑞柏心想。

    失去视觉之后听觉似乎格外敏锐。声音在往下游走,还没等它到达胸部,还不算大的乳头就挺立起来迎接。斯内普让跳蛋隔着睡裙在胸部转了几圈,然后从下摆钻进去顶住粉嫩的乳尖。薇尔瑞柏不禁吸了口气。

    “吸,吸力挺,挺好的,可以了……”薇尔瑞柏说。

    但斯内普似乎认为不应该这么快结束。他让跳蛋围着刚发育起来的胸部打转然后向下游走钻进薇尔瑞柏的睡裤里。

    “唔……那里别……呃……”薇尔瑞柏试着阻止斯内普把吮吸的圆孔对准她的阴蒂。但颇有主见的斯内普还是在绕了一圈之后,准确地把小口对上那个点。薇尔瑞柏微微有点刺痛。

    “太快了,那还没准备好,有点疼。”薇尔瑞柏如实说。

    斯内普立刻把跳蛋拿开,用手抚慰了一下受刺激的地方。

    “可以先用光滑的面震动,一会儿再用吮吸的功能。”薇尔瑞柏说。

    斯内普闻言马上照做,仿佛像个跟着指导老师做实验的学生。

    酥麻的感觉从下体蔓延至头顶,让薇尔瑞柏十分舒服。“这次真的可以了,西弗。”

    “再等等,还有一个。”斯内普说着,把细棒的点潮笔也打开。

    “先把跳蛋关了,一个一个来……”

    但斯内普这次没有听话。跳蛋依旧在阴蒂振动,穴口又感受到了不一样的频率。

    “啊哈——太,太多了——”

    “不,是还不够。”斯内普说着把点潮笔探进洞里。

    “啊——”里外同时振动让薇尔瑞柏忍不住挣扎起来,“停下,西弗,快停下……”

    可是振动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频率。与此同时,耳朵和脖子附近也感到一阵发痒。她努力让精神集中,才弄清楚那是一根羽毛捣的鬼。

    她想不通斯内普是怎么做到拿着两个按摩器还能腾出手用羽毛搔她的痒。她想出声询问,可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让她的话全都融化成了破碎的呻吟。

    身体越来越热,似乎有岩浆在里面翻滚。胸前感到异常空虚,她不停扭动身子,让乳尖剐蹭布料获得一点点安慰。

    快感堆积,似乎就在一线之隔。然而就在这时,斯内普忽然关掉了振动中的玩具。

    “嗯?怎么了?”薇尔瑞柏控制着声音,让内心的渴望和急切尽量不显露出来。

    “做个尝试。”斯内普简单地说了一句,把腕带和眼罩解下来。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薇尔瑞柏眯起眼睛,正好掩饰掉眼里的失落和郁闷。

    “用个你能想到的咒语。”斯内普说着把魔杖递给她。

    “神锋无影!”薇尔瑞柏把魔杖连同愤懑的情绪一股脑儿朝旁边的桌子一甩,桌子的一条腿瞬间被切断,桌上的东西顺着倾斜的桌面滑下去。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薇尔瑞柏赶紧趁它们落地前把所有东西都漂浮起来,“对不起,西弗,我没想到会这样……”

    “虽然你想到的咒语有点让人意外,”斯内普似乎没有生气,还帮忙修好了桌子腿,“不过效果是显着的。和我的推测一致,你动情的时候魔法会增强。”

    “呃,强了吗?我自己怎么没什么感觉。”薇尔瑞柏说。

    “那你应该好好体会一下,把这种本能变得可控。”斯内普说。

    薇尔瑞柏耸耸肩。如果每次性爱都带着任务,高潮前被强制禁止,就为了感受体内的魔法,让魔法变强,那她宁愿放弃性爱。想想就知道,那也太折磨人了。

    可斯内普不这么想。“再来一次。”他直接地说,就像安排上课任务一样。

    “不,还是下次吧,今天我累了。”薇尔瑞柏赶紧躲避着拒绝。

    “可我觉得你精神还挺好的。别浪费了这些东西,过来。”斯内普一挥魔杖,把眼罩和腕带又给薇尔瑞柏戴上。

    “别,不要,太难受了,西弗勒斯,那种停在半路的感觉,我不想再来一次……”薇尔瑞柏浑身都在抗拒。

    小玩具又工作起来,薇尔瑞柏像条脱水的鱼在床上不停翻滚,可就是无法摆脱束缚。她越来越生气,开始变得暴躁起来。

    “混蛋!放开我!有本事别用玩具,你自己来!”

    斯内普没有说话,而是用脱掉她的睡裙和裤子作为回应。凉飕飕的空气让她皮肤发紧,手腕和眼罩也勒得她生疼。她不停乱蹬想攻击斯内普,可一直找不到目标。

    忽然手腕和眼罩被解开,薇尔瑞柏恢复了自由。可还没等她找斯内普算账,男人已经朝她压过来。

    “你就那么渴望我吗?”斯内普把她的两只手按在床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我要让你也体会一下高潮前强制停止的滋味。”薇尔瑞柏屈膝想顶他,却怎么也够不到。

    “你以为我不需要控制自己吗?”斯内普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锁骨,“你以为看到你下面一塌糊涂的时候我不想插进去吗?你至少还有那些东西安慰……”

    他一路向下,吻上她高耸的胸脯。薇尔瑞柏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变回成年人了。

    “我……怎么变回来的?”她不再试图攻击斯内普,而是感受起身体的变化。

    “愤怒?大概,”斯内普说,“你的情绪让魔法变强,冲破了缩身药水的效果,上次也一样。”

    “上次我以为是你给我用了解药……”薇尔瑞柏闭上眼,感觉体内的那股热量,“是那些热热的感觉吗?那些就是魔法?”

    忽然一个冰凉的东西咬住了她的乳珠。她吓得赶紧睁开眼,发现斯内普正打算把另一只“蝴蝶”也给她戴上。

    “很好看,很适合你。”斯内普把她从床上捞起来,让她跪趴在床上,“这样让蝴蝶飞起来更好看。”

    “别,别说了……”薇尔瑞柏害羞地把脸埋在胳膊上。

    振动的玩具被抽走,在空气里发出毫无遮挡的嗡嗡声。炙热的分身在湿透的缝隙外蹭来蹭去,仿佛找不到进入的途径。

    薇尔瑞柏有些着急。她试着伸手过去帮忙,却被斯内普抓住手腕。

    “西弗,快进来,给我——”她忍不住主动起来。

    “我记得你的要求是让我控制自己。”

    “你这个恶魔!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薇尔瑞柏急切地说。

    “那是什么意思?”

    “是……插进来……我想要你穿透我……”薇尔瑞柏满脸通红地说。

    “如你所愿,我的女士。”

    硬挺的分身分开肉缝钻进去,薇尔瑞柏呼吸一紧。她试着抛开情欲的感受单独体会体内的那股热量,可是不能,她做不到。被侵入,被占据,被填满,还有强烈的刺激和内心的羞耻,哪一种感觉都远比那股热量更显着更夺目。

    “啊,哈,”她反握住斯内普的手,感知他的存在,“出点声行吗?让我知道,知道你在这儿,你在乎我——”

    听到薇尔瑞柏的话,斯内普忽然插在里面不动了。“怎么了?”薇尔瑞柏不安地问。她的话冒犯他了吗?还是出了什么问题?她担心又渴求地扭了扭屁股,有点像在跳舞。

    柔软的阴毛剐蹭着粉嫩的肉蚌,分身被湿热的内壁反复碾磨,斯内普忍不住在薇尔瑞柏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难缠的小家伙。”夜空般柔滑深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接着前面出现了一面半人高的镜子。斯内普俯下身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镜子里的场景,“现在看到我在这儿了吗?你和我,还有那对儿蝴蝶。”

    斯内普黑色的头发垂到她白里透粉的肩背上,让她有些发痒。胸前的蝴蝶微微颤动,像是在围着乳尖飞舞。斯内普的手慢慢滑向蝴蝶,轻轻碰了一下,乳尖立刻有被拽的感觉,有点疼,更多的是痒。

    “唔——”薇尔瑞柏轻哼了一声。

    斯内普又开始动作起来,甚至比刚刚顶弄地更用力,更深入。镜子里的自己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乳房随着节奏摇晃,两只蝴蝶上下翻飞,发出叮铃叮铃的声响。

    “哈啊,哈啊,哈啊——”薇尔瑞柏不敢再看,直观的刺激让她几乎要立刻到达顶点了。

    斯内普抱住她侧躺下,架起她的一条腿让他们交合的地方在镜子里一览无遗。

    “别浪费机会,好好看着,以后就不会再问我是不是在乎你,是不是爱你这种傻问题了。”

    湿透的毛发遮不住分身的进进出出,蚌肉被翻出来又塞进去,折腾成了发红的颜色。想象变成了现实的画面,大脑先于身体到达顶峰。

    “啊啊啊啊啊——”

    “天,好紧——”斯内普用力握住她的乳房抵抗下面被夹住的感觉。可是没有用,喷涌而出的液体浇在小斯内普的头上,让他也把持不住喷发出来。

    “我会怀孕吗?”薇尔瑞柏看着镜子里汩汩流出来的浓白的精液,疲惫地问。

    “不会,自从和你在一起,我一直在喝一种魔药。它能让精子失去活力,不会让你怀孕的。”斯内普说。

    薇尔瑞柏吃惊地瞪大眼睛看着镜子里的斯内普,“原来你一直……我都不知道……会对你有伤害吗?”

    “目前来看没什么。”斯内普无所谓地说。

    “那以后呢?如果你想有个孩子……”

    “你想要吗?”

    “我……我还没想好……我不是太喜欢……”

    “那就不要,我们不是必须有个孩子,瑞亚,这不是必须的。”斯内普把脸埋进她的头发,嗅了嗅她的味道,“只要我们在一起,只要这样,就很好。”

    “西弗——”薇尔瑞柏扭过头寻找真正的斯内普,和他热烈地吻起来。他爱她,她能感觉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